報呱觀點

蒲亭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III. 蒲亭是否真的相信自由民主?

基於前面兩篇文章所述,蘇聯解體後初期的俄羅斯經濟、社會、法治環境極度惡劣,百廢待興,在對歐美外交層面的持續受挫也影響到了俄羅斯精英對國家價值未來的前途抉擇。

蒲亭是如何在這幾十年間進行政治改革,而為何俄羅斯的反對派一直無法成功挑戰蒲亭呢?

俄羅斯政經三部曲來到最終篇,請看本篇以俄羅斯國內視角做完整觀點評論。

澳洲反外國勢力干預立法前傳 I:澳洲如何從紅色滲透覺醒?

2018 年 6 月,澳洲參議院在反對黨工黨的支持下,由執政的自由黨–國家黨聯盟(The 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以壓倒性 39:12 的票數通過了《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兩項重要法案。這兩項立法被視為是澳洲自冷戰以來,針對間諜活動和外國勢力干預最大幅度的法制改革。

為什麼在「反對外國勢力干預」這個議題上,澳洲社會有這麼強的民意基礎?澳洲的兩大政黨也取得這麼大的共識?究竟,澳洲面對多嚴重的外國勢力滲透致使澳洲政府不得不採取行動?

蒲亭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II. 蒲亭政治精英體制解析

上一篇談到了俄羅斯政治歷程所塑造的特殊生態,讓蒲亭在俄羅斯擁有高支持率,我們爬梳了蘇聯解體到俄羅斯的歷史過程。本篇我們要來探討俄羅斯最深層決策體制是如何形成、又都是哪些人在主導?「俄羅斯政治精英體制」又是怎麼樣的一套「潛規則」呢?

蒲亭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I. 俄羅斯剛步入民主時遇到的危機

俄羅斯總統蒲亭一直被全球主流媒體塑造成如俄羅斯沙皇,獨裁者等形象。但其實要注意的是,蒲亭和其他國家獨裁者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是通過民主程序選出來的總統。俄羅斯在憲政體制層面和法國、台灣等國同屬半總統制國家,但蒲亭到底是如何做到高支持率的?以及在他治理下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我們要從俄羅斯政治歷程所塑造的特殊生態和最深層決策體制來一窺。

中國在國際組織的布局 —— 全球秩序的威脅?

法國〈費加洛報〉在 2019 年 6 月 23 日,就在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屈冬玉當選為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秘書長的同一天,分析了中國在國際組織的布局,顯露出西方對中國威脅論另一個角度的擔憂。

在本篇文章裡,將過去近 20 年來中國加入國際經貿組織、聯合國機構等要角整理成表,從中分析,我們就更能理解為何今日歐美要築起「全球防中連線」來對抗中國試圖構築起來的「中國式規則」。

中國官方意識形態的天下觀

中國官方意識形態的天下觀

趙汀陽《天下體系:世界制度哲學導論》(下文簡稱《天下體系》)一書於 2005 年 4 月出版,趙氏宣稱:現今的政治理論基於主權國家,由此構成國際關係。然而,國家終究是國家,由國家與國家間所形成的全球政治,仍然侷限於國家的眼光,實際上未及「全球」。趙氏認為,現代政治因而從來不存在一個「全球」等級的政治領域,而這一點,在時代將每一個區域都急速捲入全球化的現代世界,政治理論的困難更顯得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