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

3 Articles Published | Follow:

香港焚城錄:問題早就已經不在送中

9 月 4 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相較於之前堅持不願撤回的立場,貌似有些讓步。有些論者認為香港的抗議已經獲得一勝,應該見好就收,否則等到中國共產黨十一國慶之後,香港抗議者恐怕將面對無情的鎮壓與清洗。

然而,英國《衛報》報導此事之後,可以看見該則 FB 貼文底下留言全都是眾多香港人以英文寫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們希望外國人能夠了解,香港人並不覺得自己已經獲得一勝,而中共把持的香港政府也完全達不到他們的期望。

香港元朗事件映照出台灣政客醜態

本月稍早,《德國之聲》專訪國民黨副主席周錫瑋,訪談影片七月十九日一上架便引起譁然。在這支影片中,周錫瑋不待主持人發問,自顧自的講起香港:「看到最近香港發生很多改變。為什麼中國沒有使用武力鎮壓抗議行動?他們為何做出妥協?為什麼?因為他們希望找到機會來證明,他們(中國)可以有所改變。他們(中國)可以進步。」

周錫瑋的良心構造若與我們的相同,現在應該對自己的莽撞發言悔不當初。因為,就在訪談刊出不到三天後,香港就發生了被部分網友稱為宛若「港版二二八」的「元朗事件」。

圖/也談台灣樂團的「中國腔」

也談台灣樂團的「中國腔」—— 以 Coldplay 和 Lorde 為例

2018 年「Blow 吹音樂」網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讓我們來談談「中國腔」〉,就一篇音樂評論而言,作者盡了相當程度的努力,蒐集各方說法,並且訪問語言學教授,得出「台灣樂團若有些有中國腔,並非因為政治意識型態傾中,而只是因為成長過程中喜愛的樂團剛好是北方口音的中國樂團」之結論。

這樣的結論並不能說有錯,不過可惜這篇文章並沒有注意到一個更基本而全面的問題、一個外於「漢語語言學」之外的大問題 —— 就一般語言的表現形式而言,人類演唱音樂時使用的語言腔調,除非該音樂領域本身的藝術表現形式有嚴格限制(譬如美國鄉村音樂),否則一般來說應該會比日常說話的腔調自然更傾向於「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