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 我是女人,我支持全民徵兵制:芝加哥全球事務報告裡的台灣戰爭預告

無論是哪個世代的台灣女性都有堅毅、捍衛台灣主權的意志
圖/報呱製圖

在美國外交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2022 年進行調查的四種不同情景中,發現大多數美國人支持收容來自其他國家的難民。這四個情境分別是:是否同意接納曾在戰爭期間與美國合作的阿富汗人、是否同意接納烏克蘭難民、若中國入侵台灣的話是否同意接納台灣難民、以及是否同意接納一般阿富汗難民。

以上四種收容戰爭難民的情境,只有一個還沒發生:台灣被中國入侵。

無論是支持民主黨或共和黨的美國人,在調查中不僅絕大部分同意接收烏克蘭難民,當假設情境轉為中國入侵台灣時,他們也願意接受台灣難民。大多數美國人支持接收阿富汗難民,但程度有些細微的差異,76% 的受訪者支持接納曾在戰爭期間與美國合作的阿富汗人,至於那些並未以任何言行支持美國,而僅是避免戰禍而逃離該國的人,美國人也有高達 56% 願意收容。 

這項調查顯示出的弦外之音其實耐人尋味。

若戰爭發生,多數美國人願意比照烏克蘭標準積極幫助台灣

首先,儘管美國內部對於政治與外交有非常多的意見分歧,但在長久支持烏克蘭的意願上,兩黨支持者意外的意見完全相同。儘管知道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戰事持續下去,有可能會導致一般美國民眾花費更多錢在天然氣跟糧食上面,然有高達七成到八成的美國人同意繼續在經濟、武器上面盡可能支援烏克蘭。而且,即便現任總統拜登已經一再重申不會派出地面部隊去烏克蘭,仍有 38% 的美國人覺得應該出兵支援。

此外,美國民眾受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的影響,他們對於世界和平不再有信心。近三分之二(64%)的美國人預測其他國家會效仿俄羅斯為領土征服發動戰爭,而更有四分之三(76%)的人認為中國會仿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先例,對台灣發動戰爭。

但美國民眾對世界局勢的認知是一回事,他們打算怎麼應對,則是另一回事。美國曾有孤立主義的歷史,即便是今日,不願涉入外國事務的美國人也依然存在。那麼對台灣人來說,真正關鍵的問題可能是,美國人怎麼看待台灣可能面臨的戰爭危機?

調查發現,如果台灣遭到侵略,美國人傾向於比照該國目前對烏克蘭的援助標準來援助台北。大多數人表示,如果中國入侵台灣,他們將會支持對中國實施經濟和外交制裁(76%),向台灣增派武器和軍事裝備(65%),甚至出動美國海軍阻止中國封鎖台灣(62%)。而更有高達 40% 的民眾表示,他們會支持「讓美國的靴子踏上實地」,幫助台灣自衛 —— 在此,同意出兵台灣的比例甚至還比實際出兵烏克蘭稍微更高一些。

聯合國2022年3月23日表示,已有超過360萬名難民逃離烏克蘭。圖為烏克蘭民眾14日抵達波蘭邊境在隊伍中等待入境。
圖/中央社

不願保衛自己國家的人,美國人幫助意願會大幅降低

雖說美國民眾對於烏克蘭跟台灣這兩個民主政體有跨黨派、而且堪稱相當高的幫助意願,但我們仍須注意美國人對阿富汗難民的看法,這某程度來說可能預示了台灣某些人的命運。

首先,目前美國兩黨支持者,對於幫助台灣的意願相差並不大,黨派造成的差異比面對烏克蘭議題時更不明顯,然而一旦換成對於「阿富汗」的看法時,則明顯顯示出兩黨支持者彼此劇烈的差異。

當把受訪者資料細分到「極端至一般保守主義共和黨」、「輕度保守主義至溫和派共和黨」、「輕度自由主義至溫和派民主黨」、「極端至一般自由主義民主黨」,就能看見共和黨人對於不曾與美國合作過的阿富汗難民接受度驟降到只剩 30%(極端至一般保守主義共和黨)跟 40%(輕度保守主義至溫和派共和黨),儘管極端至一般自由主義民主黨支持者仍有高達 89% 支持無差別接納難民,但也只剩他們有這麼高的意願,輕度自由主義至溫和派民主黨人的接納意願只剩 60%,甚至還低於他們支持接納台灣難民的意願(68%)。

有鑑於原本的阿富汗政府在美國多年的駐軍支援之下,仍未能展現出捍衛民主政體的堅決意志,在美國解除駐軍之後,立刻兵敗如山倒。對於這件事情,民調的結果顯示美國人(除了極端自由主義的民主黨人之外)事實上非常討厭不願自救的幫助對象。即便美國傳媒可能如同展示烏克蘭遭到無情攻擊那樣,也密集展示了阿富汗婦女被虐打、性侵、剝奪受教權等等人道處境慘況,仍無法讓泛共和黨支持者回心轉意。相比之下,當涉及「戰時曾與美國合作的阿富汗人」,泛共和黨支持者群體則表現出了截然不同接近七成的高度接納意願,顯示幫助可信賴且已盡全力的合作夥伴才是真正的兩黨共識,叛徒跟阿斗只有少數極端民主黨人才會口頭上支持。

當民主覆滅,女人首當其衝

當我們看見阿富汗婦女在塔利班政權之下,出門必須全副罩袍、沒有男性監護人不能自由移動、受教權利遭到限制甚至取消、未成年少女被強迫婚配、女性不得自由工作等等慘況,我們難免會想:為何阿富汗二十年來的人權改革跟民主努力如此容易就變成一場空?

我們經常有個錯覺,認為人類的社會只會越來越好,一個社會只要發展民主,就不會弄丟民主。這種自信心就像相信是已開發國家不會變成開發中國家一樣。但宏觀來說,事實並非如此。

塔利班2022年5月7日下令,全國婦女在公共場合必須穿著覆蓋全身的查多里(chadori)罩袍。命令中並說,女性在外若無要事,「最好待在家中」。
圖/中央社

美國政治學教授瓦萊麗.哈德森(Valerie M. Hudson)曾使用現存規模最大的數據庫分析研究了全球女性的地位,發現預測國家政治穩定度的最佳指標,並非取決於它的財富水平、民主程度或宗教組成,而是「該國女性受到的待遇」。當一個民主國家對婦女的暴力程度較高時,它不安全和不穩定的程度無異於非民主國家。哈德森主張,不穩定的國家將會導致戰爭,無論是侵略或者是被侵略。

以上這段描述當然有個盲點:何謂民主國家?要多民主才算民主?塔利班政權,或者稱其為「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固然不可能算是民主國家,但 2004 年至 2021 年之間受到美國扶植而執政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就是民主國家嗎?當然,從紙上的憲政體制來看它是民主國家,而在其統治阿富汗的期間,該國女性的地位相對並未太過沈淪。如果只是要跟極權獨裁國家作為對照的話,民主國家的分類其實是很鬆散且沒有實質意義的。更何況也沒有任何一個獨裁國家會自稱是「非民主國家」。

若我們把民主的應然與實然層面先拋在一旁,接受民主與否是程度多寡而非一分為二這件事情,接下來我們該討論的就是:從阿富汗現今的狀況看來,女性的人權跟福祉通常是第一個受到國家政權轉變衝擊的對象,它可以花二十年升高到一般正常國家的狀態,但在一夕之間淪為化外之境。而從中國長期以來系統性殺女嬰、綁架拐賣婦女至鄉村成為性奴等等劣跡,再對比它對周邊國家造成的威脅,無論是與中南半島各國的領海衝突、跟印度的領土衝突、跟日本的軍機越界衝突,乃至對台灣的各種威逼,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殺戮跟虐待自己國家裡女性的政權,就是會發動戰爭的危險政權。

那麼,我們的決心?

至此,我們回到標題。

台灣總統蔡英文 12 月 27 日宣佈「極為艱難的」兵役改革政策,不僅涉及長度的變更,也改變了服役的內容性質。其中,義務役從現行的四個月延長至一年,預計 2024 年元旦生效,適用於 2005 年起出生之役男。國防部將引進美軍最新模組化訓練模式,同時大幅提高義務役男待遇,薪資從每月約 6,500 元新台幣上調至 26,307 元,接近基本工資。

之所以是艱難的決定,因為這是正確有擔當,但吃力不討好的決定。自從台灣解嚴之後,兵役期限保持緩步下降,但從未低於一年兩個月。到了馬英九任內,役期先是立刻降到一年(2008 年),再降到四個月(2013 年)。馬英九的父親骨灰罈上寫著「化獨漸統」,對於要被「統一」(併吞)的對象當然沒有抵抗的理由。

從台獨聯盟的民調顯示,台灣人有在戰爭時保衛家園的決心。但這是否能夠轉化成對於迫切需要的兵役改革的支持?或者人們依然會被短視近利甚至居心可疑的媒體帶風向?我們想要保護這個家園的決心,我們想要保護這種生活方式、這種價值選擇的決心,究竟有幾分重量?

在國民政府遷台的背景之下,所謂的「國軍」究竟代表哪個國家,對於政治信念不同的人而言,過去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解釋。畢竟,當李登輝當上總統時,坊間盛傳軍方會發動武裝政變把這個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的本省人趕下台,讓統治權力回歸外省人手中,這未必是事實,但卻生動顯示了人們對於當時軍方的刻版看法。然而,隨著如郝柏村等軍事大老的逐一消滅,加上台灣這八年加強的民主化進程,我們開始注意到,即便是過去對「國軍」感到反感跟不信任的人,在 2020 年參謀總長沈一鳴不幸於墜機事故中殉職時,表現出了普遍跟強烈的哀痛跟憂慮。

正是那個時刻開始,我們感覺到,曾幾何時,國軍終於成為了真正的國軍。儘管仍有很多需要改革跟督促的地方,儘管我們真正的國名是什麼,未必有定論,但我們終於停止那種長期且強烈的懷疑:「我國的軍人可能不會代表我們自己去戰鬥」。

台獨聯盟前輩吳秀惠(1931-2022)
吳秀惠與周烒明夫婦當時和一群台灣青年意欲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成立「台灣」同鄉會,被國民黨在美國校園職業學生不斷地阻擾。當時任何組織掛上「台灣」這個目前稀鬆平常、代表自己的字眼,都會被國民黨視為台獨的潛在組織。這件事情導致兩人護照要延期時,中華民國的領事館要他們兩人寫「悔過書」,否則不予延期。吳秀惠拿了兩人護照就走,不意外地,兩人都成為國民黨的黑名單而成為無國籍的人。吳秀惠早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就是「國際特赦組織」(AI)的成員,後來在西維吉尼亞州成為 AI 當地的負責人,搬到克里夫蘭後,更積極參與國際救援工作,成功說服俄亥俄州國際特赦組織分會,認養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的政治受難者陳菊。
圖/吳秀惠女兒網站

我是女人,我不僅支持兵役延長,還主張全民皆兵。因為我知道,保護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保持女性已經爭取到的各種權利、追求更上一層樓的性別平等,都只可能建立在台灣不受中國統治的前提之上。為什麼台灣過去所有奮勇抗爭的女性主義前輩幾乎清一色也都是台獨分子?因為被中國統一跟女性主義是背道而馳的。沒有民主,沒有自由,就沒有女性權益,這是很基本的事實。如果有任何人說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但不支持用各種可能的方式保衛台灣,不用懷疑,他/她並非真正的女性主義者。第三波以後的女性主義爭取的不僅是生理女性的權利,所有被壓迫的人都能夠挺身抵抗壓迫者。

來自中國的侵略威脅,跟奴化台灣的野心,就是 21 世紀女性主義要對抗的東西。因此,我呼籲所有的台灣女性,都應該正視並且支持兵役改革,在我們還有選擇的時候,我們要為自己做選擇,不要像阿富汗那樣,直到被放棄,才等待別人看你可憐實施人道救援。被生在中國旁邊不是我們自己的選擇,但是有尊嚴的保衛台灣卻可以是我們的選擇。

總統蔡英文2021年1月15日前往台南陸軍第八軍團54工兵群,視導災害救援操演,並與女工兵們合影留念。
圖/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引用來源:
2022/10/20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2022 Survey of Public Opinion on US Foreign Policy

2022/12/14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Refugees Welcome? Americans Support Taking in Afghans, Ukrainians, Taiwanese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