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借鏡日本以法案因應新型態威脅 以經濟手段創造有利環境

由左至右為主持人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與談人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蔡錫勲教授。(圖/嚴武臣)攝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台灣安保協會、台灣教授協會、台灣制憲基金會、新台灣和平基金會等團體,10 月 1 日下午於台大集思會議中心蘇格拉底廳舉行「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研討會。下半場「借鏡日本經濟安保思考台灣經濟安全」由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主持,邀請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蔡錫勲教授與談。

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先從戰爭型態轉變,平時與戰時的界線模糊,且日本在貿易上依賴中國,為因應戰略物資中斷或網路攻擊等會損害國家利益的非傳統戰爭威脅,故日本成立了《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用以守護日本經濟安全。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則將焦點放在政府開發援助(ODA)作為一種經濟外交工具,如何結合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在援助他國的同時為日本創造對有利的國際環境。

「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研討會,下半場「借鏡日本經濟安保思考台灣經濟安全」由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主持、邀請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蔡錫勲教授與談。
(圖/嚴武臣攝)

《經濟安保推進法》
因應新型態威脅

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首先提到日本在戰後因為制定和平憲法採非武裝中立的態度,且日本社會氛圍以發展經濟為優先,只有像是在 1991 年的波灣戰爭時以金援參與,這就曾被批評是「支票外交」,直到安倍政府時期 2012 年開始在傳統軍事領域增加預算、部署西南諸島等。

到了岸田時期除了國防以外更進一步提出經濟安全,過去在歷史上的戰爭多是使用戰車、飛彈等兵器的傳統戰爭,然而現代戰爭是一種「總力戰」不單只有槍砲,還包含了沒有硝煙的戰爭。

李明峻舉例二戰時期日本在中國控制的地區散佈偽鈔製造經濟上的混亂,更快在戰事上取得優勢。而 2009 年愛沙尼亞遭到俄羅斯網路攻擊,癱瘓了銀行、國會、媒體 22 天,促使歐盟、北約都將網路攻擊納入協防系統。這類新型態攻擊儘管看起來沒有傳統戰爭駭人,但造成影響並不亞於槍砲。

日本有1,133個品項從中國進口市佔率超過五成

日本的經濟安全雖然已經落後於其他國家, 但也在今年 5 月通過並成立了《經濟安保推進法》,而沒有法案的台灣又再比日本更落後。

台灣安保協會副理事長李明峻
(圖/嚴武臣攝)

日本對中國的出口在 2021 年創下新紀錄,且已超過對美國的出口。貿易上來說和鄰國合作比較方便、運費也比較便宜,使得日本疏美親中的傾向越來越明顯,所以在面對到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議題,歐美開始譴責、經濟制裁時,日本還停留在「深切憂慮」,連制裁都慢人家一步。

日本內閣府去(2021)年 2 月 3 日發佈的《世界經濟潮流》當中以金額計算比較日本、德國、美國進口來源國家,其中從中國進口的部分(2019 年),日本達到 23.3%,德國 8.5%。再比較從中國進口市佔率佔 5 成以上的「集中供給財」,日本最多,有 1,133 個品項、美國 590 個、德國 250 個,日本依賴中國的情況相對更嚴重。

李明峻提到日本的冷凍水餃有 95% 是從中國進口,曾經發生中國廠商的員工與公司衝突而在水餃中下毒,造成多位日本人中毒

日本剛通過的《經濟安保推進法》,會從明年開始分階段施行,法案有四大重點:① 強化供應鏈、② 確保基礎設施安全、③ 官民合力研發尖端技術以及 ④ 禁止公開有危害國家疑慮的專利。

在日本推出這個法案之前 OECD 當中只有日本、墨西哥沒有建立非公開專利制度。違反法律最重可處兩年以下的刑責。

相關報導:日本「經濟安保法案」概要出爐 將審查外國產品及系統以減少基建安全受威脅

經濟安保因應非傳統威脅

安倍政府時期成立的《安保關聯法案》針對傳統安全威脅分為「和平安全法制」,並分階段定義「重要影響事態」、「存立危機事態」及「武力攻擊事態」等情況。

延伸閱讀:日媒分析:台海發生武力衝突遭波及,自衛隊的三套劇本

但隨著經濟及科技的發展,平時與戰時的界線已漸趨模糊,建立經濟安保制度是用來因應戰略物資供給中斷或網路攻擊等非傳統的安全威脅

而經濟安保戰略看似以經濟為主軸,實則遠超經濟範疇,除外交、軍事等傳統安全議題外,其實更橫跨財政、法律、環境、農林漁產、教育、智慧財產、衛生勞動等多元領域。

中國運用供應鏈及基礎建設優勢,對各國發揮政治影響力,顯示中國威脅已超越政治、軍事等傳統安全範疇,擴大至基礎建設、金融、經濟或新興科技等非傳統安全領域。

中國近年的高速發展是奠基於其經濟實力的增長,而軍事衝突恐導致經濟成長停滯,所以多以經濟制裁等舉措應對衝突。例如 2010 年中日兩國於釣魚台海域發生撞船爭議事件後,中國隨即停止對日出口稀土等事例。

經濟安保需要整個政府動起來

李明峻強調如果台灣要制定經濟安全法制,不是成立一個經濟安保部門或是一個委員會就能處理的,像日本就是整個內閣在負責。日本經濟安全的組織架構當中,由總理大臣擔任主席,經濟安保大臣和內閣官房長官擔任副主席,其他內閣成員都各自有各自要負責的任務。

日本內閣成員在經濟安保各自的任務。
(文字/李明峻提供)

為了分散進口來源,創造進一步有利於經濟安全保障戰略的國際環境,日本也將國際組織要職列為經濟安全保障戰略重點。「日法外交國防部長級 2+2 會談」、「日美領袖電話會談」、「美日韓外長會談」及「日印外長會談」等,均可見日本提出經濟安全保障合作議題。

經濟手段
創造有利環境

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首先說明,在日本今年成立《經濟安保推進法》之前,其實就有民間團體和政府相關智庫開始在研究經濟安全議題。

政治大學國際事務研究學院石原忠浩教授
(圖/嚴武臣攝)

石原提到「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JIIA)」今年 3 月公開的期中報告,當中分析了經濟影響軍事力的實例,如何運用經濟手段以增強自己或盟友的軍事力量或削弱潛在敵國的軍事力量。

比如「出口管理」限制能夠轉用武器的物質與技術;「投資審查」限制潛在敵對國家的國內投資;「武器的移轉與國產化」日本政府於 2014 年後逐步開放出口武器、推動國產化;「負擔駐日美軍經費」負擔相關駐留費用以維護日本安全,這一點是日本比較特殊的狀況。

在「投資審查」的部分,石原強調未來應該要針對本國企業限制其對潛在敵國的投資。

報告中也分析了經濟影響談判能力的實例,發生武力衝突之際會處於脆弱地位,所以經常會使用經濟手段來加強談判(議價)能力。

「經濟制裁」日本對北韓、伊朗等國家曾經實施制裁、也有以停止援助的方式牽制他國,也好比說中國在 2010 年停止對日本出口稀土、2012 年杯葛日本產品,中國對台又有更多實例;「能源糧食安全」確保石油天然氣、小麥、大麥、肥料等;「交往政策」互相依賴關係改變潛在敵國的行為或態度;「供應鏈的多角化與強化」疫情時代後各國採取相關政策,例如「中國加一」不要太依賴中國應有替代或並行夥伴,像是日本製造業已慢慢移往東南亞。

在「交往政策」的部分,石原補充過去日本在天安門事件曾受到很大的批評,那時的日本希望讓中國加入國際體系以調整其對國內及國外的態度,最後走向自由民主,所以沒有對中國停止援助。

政府開發援助(ODA)
屬於官方主導的經濟援助,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之下的發展援助委員會(DAC)的定義應該需要符合以下三個條件:① 由包含中央、地方政府等的官方機構及實施機構向發展中國家或國際機構提供的資金;② 主要目的是對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社會開發提供貢獻;③ 以贈送因素(Grant Element,簡稱為 GE)25% 以上的優惠援助條件。而軍事援助、商業利益密切關連的援助項目皆不屬於 ODA 的範疇。

日本ODA基本方針的演變

戰後日本將 ODA 作為經濟外交非常重要的工具,並且扮演著重要的角色。1970~80 年代隨著邁向經濟大國的過程,日本必須對國內外說明日本對外援助的理念與原則。在 1992 年制定首次 ODA 大綱,有四個原則:① 環境與開發並重、② 避免被使用於軍事用途、③ 關注開發中國家的軍事動態、④ 關注開發中國家民主化與市場經濟的狀況。

不過大綱並沒有明確訂定目標,所以也受到批評,但至少日本表達了自己的立場。石原說 1992 年的 ODA 大綱特別重視國際貢獻的層面,也讓人批評國家利益的主張似乎被隱藏。

1990 年代是日本經濟巔峰時期,後來逐漸衰退,引發民間對 ODA 產生「國內經濟狀況不佳為何要援助其他國家」的反感與疑問。所以在 2003 年修訂的 ODA 大綱當中出現援助他國可以為國家帶來利益的論述

現行的 ODA 大綱是在 2015 年改制的「開發合作大綱」 ,是由安倍政府時期擔任外務大臣的岸田文雄成立懇談會、舉行公聽會吸取輿論意見完成。這份大綱的重點在於明確點出日本開發合作的理念以和平國家立場積極貢獻推進和平、穩定、繁榮;放眼新時代的開發協力並展望 SDGs 的新議題,石原說日本強調了高品質的經濟成長(包容性、持續性、強靭性),日本協助他國的基礎建設計畫雖然金額較高但安全性也高,相對於中國便宜但粗製濫造的基礎設施。也內涵共享普世價值、建構和平的理念,並讓多樣主體參與開發計畫,使弱勢者也能參與其中。不過這仍然還是有輿論和專家疑慮過度強調國家利益的層面、經濟發展,應要更加關注社會開發層面的議題。

新修訂的大綱將會結合經濟安保

為因應國際局勢瞬息萬變,今年 9 月中召開了修訂大綱的懇談會。會中外務大臣林芳正表示作為重要外交工具的 ODA 需要更加活用在戰略方面,且有必要配合時代變化來更新和加強開發合作。外務省政務官吉川ゆうみ也提到對於日本的安全和發展,需要透過開發合作創造對日本有利的國際環境

這場懇談會由日本重要著名國際政治經濟學者、京都大學教授中西寬主持,成員包含兩位學者、3 位經濟界人士、以及 NGO、國際機構各一。預計經過共 4 次懇談會統整建言,再舉辦公聽會吸取意見後定案,最快會在明年度施行。

後疫情時代經濟安保已經成為極為重要的國家政策,相對於日本成立《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石原教授也關注日本經濟外交中主要手段的 ODA 與經濟安保的關聯,預計新修訂的 ODA 將會納入經濟安保與開發合作的展望,透過經濟手段來創造對日本有利的經濟安全環境,並推廣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內涵,以維持既有國際秩序,確保能源及糧食安全

對中國的警戒

主持人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小結,李明峻分享的經濟安保法是日本消極的安全;石原忠浩提到的 ODA 則是日本積極的經濟安全手段,這兩位與談人的報告當中都隱含了對於中國警戒的因素,包含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在外務大臣時期修訂 ODA 大綱的經驗,未來執政策略應該是會透過參與國際事務來保障日本的經濟安全,這給予台灣很好的啟示。

陳俐甫也提到日本 ODA 強調高品質、高透明其實明顯就是劍指中國,好比說中國和日本在東南亞國家的基礎建設高速鐵路的競爭,以及中國一帶一路在對外援助時會讓他國失去港口控制權、或陷入債務危機等。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台灣安保協會、台灣教授協會、台灣制憲基金會、新台灣和平基金會等團體,10月1日下午於台大集思會議中心蘇格拉底廳舉行「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研討會。
(圖/台灣獨立建國聯盟)

完整場次報導:
開幕及閉幕重點:民間團體發起討論 期望台灣社會與政府重視整體安全戰略
專題演講:王美花:台灣在半導體製造的關鍵地位無可取代
第一場:李淳:別讓敵人撿到槍!台灣首重經濟不可或缺性
第二場:陳冠憲:台海發生戰事將影響全球76%晶圓代工產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