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產業補貼有多大? 超過國防支出

2023年4月,在中國電動車廠零跑汽車(LEAPMOTOR)位於浙江省金華市的工廠中,機械手臂正在電動車生產線上組裝汽車。(圖/China Daily)

歐美近期嚴厲批評中國產能過剩,不僅歐盟去(2023)年 10 月展開「反補貼調查」,今(2024)年 5 月美國拜登政府對中國電動車課徵 100% 的關稅,歐盟 7 月將對中國電動車課徵「暫時」關稅(在原本的 10% 關稅,再加徵 17.4~38.1% 的關稅),11 月決定「最終」關稅。

相關報導:此地無銀三百兩 中國否認電動車因國家補貼獲得優勢

美國不只對電動車課徵 100% 關稅,還有其他相關中國產品。而歐盟上述的暫時關稅,當然不足以遏制中國製造電動車的低價傾銷,鑒於德國法國車廠在中國製造,有許多複雜的中國因素,歐盟執委會還要與歐盟 27 個會員國協商出「最終」關稅。

電動車產能過剩的原因,被歸結於中國政府長期的「非市場行為」,其中最受人矚目的是,中國國家的產業補貼。而到底中國產業補貼規模有多大?不妨看看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在 2022 年所釋出的報告,雖然這是根據 2019 年的統計數字,依然有相當高的參考價值。

美國對中國電動車課徵100%關稅 還有其他⋯⋯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美國到底對中國那些產品課徵關稅,稅率有多少?

白宮在 5 月 14 日發表為了保護美國工人與企業免於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的概況說明中提到:到 2025 年,半導體關稅將從 25% 提高到 50%。2024 年,根據 301 條款下的電動車關稅稅率將從 25% 提高到 100%。301 條款下的某些鋼鐵和鋁產品的關稅稅率將從 7.5% 提高到 2024 年的 25%。

鋼鐵是現時最受廣泛應用的金屬材料。在製造各種建築、基礎設施、工具、船隻、汽車、機械、電器及武器時,鋼鐵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
(圖/pixabay)

2024 年,電動車鋰電池關稅從 7.5% 提高到 25%,而非電動車的鋰電池關稅稅率則於 2026 年從 7.5% 提高到 25%。2024 年太陽能電池(無論是否組裝成組件)的關稅將從 25% 提高至 50%。醫療產品如注射器和針頭的關稅稅率將於 2024 年從 0% 提高到 50%。

適逢美國總統大選白熱化,拜登提出 100% 關稅後,川普加碼到 200%。關稅效果是否能抑制中國電動車傾銷美國,是否要採取如歐盟《電池法》等更嚴厲的措施,仍是未定之天。

WTO 仍未取消中國的非市場地位

中國雖然於 2001 年加入 WTO,2016 年中國在加入 WTO 之後的15年,企圖改變自己非市場地位。WTO 仍將中國視為「非市場行為」(non-market practices)國家。

即使中國亟欲脫離非市場地位,在中國以國家之姿介入市場仍未改變的情況下,2024 年 5 月七大工業國(G7)聯合聲明,仍強調中國的非市場行為。而中國透過毛寧對外辯稱,中國 40 多年的經濟成功,是「市場作用與政府作用有效結合的成果」,已不言而喻。

報呱小教室

非市場行為
涵蓋範圍相當廣,包含:造成產能過剩的產業政策;國家的普遍補貼;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所導致歧視性和反競爭活動;任意或不合理地使用法規;強制技術轉移;國家資助的商業機密竊取行為;政府對商業決策的干預或指導;監管和市場透明度不足。

范德賴恩:世界無法消化中國產能過剩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曾公開指出「世界無法消化中國的產能過剩」,而中國一貫的辯稱或對外的宣傳則為「中國可以生產高效率、成本低、優質的產品」、「中國也沒有禁止西方低價商品進入中國」云云,以受害者之姿,反過來指責西方國家的保護主義,或是西方沒有遵從自由市場規則。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
(圖/twitter@vonderleyen)

中國不公平競爭轉為對內宣傳,是西方帝國主義對中國崛起的打壓,大玩特玩民族主義,不願就事論事。因為,不管是 WTO 宣稱中國的非市場行為或是歐盟所說的產能過剩現象,這背後其實與中國產業政策下,國家補貼的資本驅動有關。或許我們會說,那一個國家不補貼?沒錯。國家產業補貼的確是各個國家貫徹產業政策普遍使用的手段之一。

中國沒說的是,中國全方位的補貼,配合其他竊取智慧財產、強制技術轉移、低價傾銷,打擊同類產品的生產者,以期佔領全面市場。而中國不透明的產業補貼,不僅是非市場行為之一,還是中國以國家力量,不擇手段搶占市場的重要方式之一。

中國政府不管是對中國企業免稅、減稅,降低土地取得成本或是額外補貼降低中國製產品市場價格,以低價打擊同類產品增加市佔率。只是這個補貼的規模竟然超過國防預算。

中國產業補貼全球之冠

根據 CSIS 2022 年 5 月釋出的報告,2019 年中國產業補貼(直接補貼、稅收減免、低於市場的信貸和國家投資基金等等)占了 GDP 的 1.73%。如果用名目匯率為 2,480 億美元,如果從代表實質購買力的「購買力平價」(PPP)來看,中國產業補貼為 4,060 億美元。

2019 年主要經濟體對產業政策的支出,以名目匯率計算。
中國數據為保守估計值。
單位為10億美元。
(圖/CSIS)
2019 年主要經濟體對產業政策的支出,以購買力平價計算。
中國數據為保守估計值。
單位為10億美元。
(圖/CSIS)

每個國家根據自身要發展的產業政策,都有補貼政策,可區分為國家投資基金、低於市場信貸、政府研發支援、研發稅收獎勵、其他稅收獎勵、直接補貼。中國也發展出中國特色的補貼模式:低於市價的土地補貼、國營企業應付淨額和債轉股。

光看數字,我們沒有概念,但和其他國家比較就能知道中國產業補貼的規模之大。根據 CSIS 報告第 33 頁中顯示,中國國家產業補貼支出,佔了中國 GDP 的 1.73%,產業補貼上中國是南韓(0.67%)的 2.6 倍、法國(0.55%)的 3.1 倍、日本(0.50%)的 3.7 倍、德國(0.41%)和台灣(0.41%)的 4.2 倍、是美國(0.39%)的 4.4 倍、是巴西(0.33%)的 6.1 倍。

2019 年中國國家產業補貼支出佔了中國 GDP 的 1.73%。
(圖/CSIS)

2019年中國產業補貼超過國防支出

不僅沒有一個國家可以超越中國的產業補貼,CSIS 報告特別指出,如果相較於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公布的 2019 年中國軍費支出的名目匯率為 2,400 億美元,中國產業補貼高過了國防支出。

因為中國非市場行為以及不透明,還有一些無法納入產業補貼的統計。因此,CSIS 的研究報告,也說明了這個研究的一些限制,這個研究排除了中國與產業補貼的相關措施,包括市場進入限制、在地化要求、政府採購以及黨國引導資本市場的能力。

CSIS 報告還提到:如果包括其他數據、假設,如中國低於市場的信貸、非上市私人公司的補貼、中國政府產業政策所提供引導基金(Government Guidance Funds)、國有企業的淨應付款,中國產業補貼將會得出比目前更大的數字。

2019年中國政府對產業補貼金額超過國防支出。
(圖/報呱製圖/點圖放大)

相關報導:
《金融時報》中國製造商佈局全球 銷售廉價電動車
比亞迪進軍台灣 中國電動車藏國安問題無法管?
拜登再提高中國產品關稅 電動車關稅大增近 4 倍達 100%
內燃機轉電動車 全球政府面臨 1,100 億美元稅收缺口
是比喻也是爭點的電動車:面臨隆冬考驗的歐中關係
中國扭曲電動車市場 歐盟發起反補貼調查

參考資料連結:
2022/05/23 CSIS Red Ink: Estimating Chinese Industrial Policy Spending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2022/01 SIPRI A New Estimate of China’s Military Expenditure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