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呱觀點

剩下一把掃帚也得拚

台灣人民是世界史上,第一個同時迎來民主政體飽和後的民粹危機、掌握資本的中國科技極權威脅,以及本地民主政治困境永劫回歸的民族,因此,前方不會有任何指引,也不會有先人摸索過的路可以照著走,我們得要自己痛苦掙扎地探索,蘇貞昌院長曾經說剩下一把掃把也要拚下去,相當程度上反映了台灣人民的宿命:想要過上尊嚴的生活,就得要拚命。

你的政府不是我的政府

過去,民主政體自我革新的能力,來自於取得選舉勝利的政治人物,能夠藉由實際的治理實績,將過去不滿民主政體的民粹壓力,引導進中道的政策論辯與理念競爭中。但民主政體這樣的自我革新能力,正在大幅衰退,影響所及是人民對政治人物的耐心有限,而為了確保民心,最簡便的手法就是訴諸陰謀論。

效力成謎的守護民主自由論

守護台灣的自由民主,台灣的自由民主將因國民黨的執政而再度陷入危機,這樣的訴求到底能不能打動台灣選民? 回顧2008與2016年,這個問題似乎無法回答。可以說,或許本土派會相當扼腕,它的效力完全端賴民進黨彼時是順風還是逆風,幾乎與訴求本身的現實切合程度沒有關係。

從台灣女孩凌友詩談起

中國已研究過台灣法律,為了避開兩岸關係條例的限制,故意游走在灰色地帶,採取向個別人士購買服務的方式「聘用」,實質上等同薪資;由此可見,統戰情勢已發展到心理戰、輿論戰和法律戰三戰齊發的地步了。

關注中國「尋求影響力活動」:讀胡佛研究所報告

2018年由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出版的《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a’s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是一份全面解析中國(主要在美)的「影響力活動」(influence activities)或「尋求影響力」(influence seeking)的報告書。

咦!《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有違反言論自由?

《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有違反言論自由?「沒有。」它反而是防衛言論自由的利器,透過與外國利益關係的公開透明,作為民主防衛的其中一道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