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台南,歧視台北,或者是歧視整個台灣?《台北女子圖鑑》

《台北女子圖鑑》女主角桂綸鎂在首集中以一臉不符合時尚品味的裝容登場
圖/翻攝自《台北女子圖鑑》影集

2016 年底,一部改編自同名網路小說的日劇《東京女子圖鑑》問世,它描述一名叫做綾的女子,受到大眾媒體與廣告中的物質文化吸引,決定離開家鄉秋田前往東京追求事業與愛情,經過長達二十年的奮鬥,並且輾轉居住過東京許多不同地區之後,綾有所成長與體悟。

《東京女子圖鑑》的重點事實上並不在於綾的故鄉有多糟糕或封閉,甚至也不在於歌頌大東京地區有多麼了不起,而是透過「簡化」跟「標籤化」東京各個具有文化特色的地區,譬如西麻布、銀座、中目黑等地,描述生活在其中女性可能的共通特色。這部作品的構想就跟原本連載的月刊網站《東京日曆》(東京カレンダ)調性一致,是一個介紹東京消費、飲食、旅遊的媒體,稱不上有什麼深度,也不打算假裝自己有 —— 誰會在觀光娛樂取向的媒體上尋找社會批判或者真實深刻的反思?

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描述女主角齋藤綾從外地赴東京打拚20年,當上國際時尚品牌經理的歷程。
圖/ファスミー

有鑑於此,影集描述了 1997 到 2017 之間,一個女性在大都會的成長經驗,主人公是個膚淺、無聊但是充滿野心的人,她沒有非去東京不可的理由,但她認為如果要過上自己理想的生活(也就是得到電視節目上那些成功者、有錢人的「高級生活」),非得去東京不可。這種角色個性設定就連日本觀眾本身都有點莫名其妙,如果搜尋日文《東京女子圖鑑》,會看見關鍵字還包括了「爭議」、「問題」。

但這部影集儘管根本上欠缺反思而且崇尚消費,畢竟劇本還是十分精心撰寫,也拍出了一些反映部分女性生命處境的況味。因為擁有龐大野心的女人 —— 不管那份野心的源頭有多麼世儈跟卑微 —— 至今在日本的社會裡仍是離群的黑羊,力爭上游的女人跟力爭上游的男人雖然面目同等猙獰,但論遊戲初始值的難度畢竟還是有點不一樣,觀眾大可以投射自己的掙扎在女主角身上,而不需要太去思考她是否本質上就是個膚淺而該死的人。

但讓人意外的是,《東京女子圖鑑》真正造成巨大風潮的地方事實上是在中國,衍生戲劇《北京女子圖鑑》、《上海女子圖鑑》應運而生。在這裡必須嘉獎的是,中國戲劇製作單位這回還真的有好好簽下授權,而沒有直接盜版翻拍,此舉已經達到中國形式作風的道德高點,無法期待更多。然而,無論是《北京》、《上海》其實都跟原作有非常大的不同:《東京》裡面最描繪細膩且匠心獨具的「居住東京各個地區的事實,反映出居住者的文化背景、共享價值觀、社會經濟地位與階級」沒有了,反之,留下來的只是一個老梗的框架,亦即從中國偏鄉上京進城開眼界的女子,不想被故鄉男友拖後腿,用各種離奇方式晉升跟談戀愛的奇幻故事。

左起:《東京女子圖鑑》劇照、《上海女子圖鑑》劇照和《北京女子圖鑑》劇照
圖/Amazon/優酷

《北京》、《上海》女子圖鑑事實上說穿了,是「中國城鄉發展嚴重失衡、又欠缺遷徙自由、如果不去睡有北京上海戶籍的有錢人或者自己想辦法弄到戶籍隨時都會被趕出去啊」的極權國家圖鑑。在這些故事裡,女主角說服自己「在這裡工作的機會只有這麼一次」,來合理化自己做的各種選擇。她們的看法也許是對的,因為在沒有民主的國家,你或許不管做什麼事情機會都只有一次。

在《東京女子圖鑑》中,編劇事實上沒有避諱女主角的一切動機就只是出於偏執跟愛慕虛榮,因為日本事實上是個民主而且相對健全的國家,錯過一次在東京就職的機會,總是還有下一次。甚至,即便不住在東京,也完全不會大幅影響女主角的生活品質。在完全自由的狀態之下,女主角對抗的其實只有整個社會對女人過低的事業成就期待。

但在中國版本,卻搞得好像不上北京或者上海下一秒就會在故鄉懷才不遇枯萎死掉一樣。而對於貧富差距、城鄉差異的刻劃,又讓人疑惑:「等等,現在是該談戀愛的時候嗎?這分配不均的嚴重程度根本已經到了國家等級的問題吧?」你無法想像美國人拍一部影集描述俄亥俄州的小鎮居民到紐約念大學找工作,但卻遭到明目張膽的出身歧視,甚至主角遇到問題時就推說:「因為我是俄亥俄州來的」。因為美國的核心價值就是相信每個公民都有機會,每個人都有追夢的自由,無論他或她在哪裡長大。美國跟其他民主政體一樣,可能本身有很多問題,但說到選擇自己人生的自由,絕不是問題之一。

換句話說,《北京》、《上海》女子圖鑑鋪陳的「困難」,事實上不是個人價值觀的問題,而是政治體制的問題:城鄉落差、權貴炫富、落戶困難,這些都是專屬中國當代的問題,如此「辱華」的主題竟然至今還沒被禁,似乎北京當局「螺絲是有點鬆了」,應該好好反省加油。

《台北女子圖鑑》爭議劇情
圖/網路梗圖/翻攝自《台北女子圖鑑》影片

那麼,當台灣導演、台灣編劇、台灣製作團隊,大言不慚的說《台北女子圖鑑》是直接向《東京女子圖鑑》致敬,但卻沒有拍出任何後者具備的優點,卻只是一再不當地把「事實上一點都不鄉下」的台南市拿出來當成台北的對立面,嘲笑跟揶揄台南人不懂化妝(這不是事實)、沒看過密密麻麻的巷子(同樣不是事實),更糟的是,以極度欠缺地理常識的方式侮辱完台南之後,也沒看到團隊交代出「台北究竟哪裡比較好」的一套說法。《東京女子圖鑑》描寫了東京不同地區的許多風貌,即便當成觀光手冊看也算有收穫。而自稱師出同門的《台北女子圖鑑》描寫的台北人卻只是刻薄、喧嘩、狗眼看人低的一群醜陋暴發戶。實在不清楚到底是台南市民受到此劇的侮辱比較嚴重,還是台北市民?

以及,「台南人是鄉下人」、「台北人是勢利眼暴發戶」,不管屬於其中哪種都沒有文化底蘊可言,如果是鄉下來的女人必須陪睡上位,這種描繪我無法分辨究竟是編劇跟導演內化了多年來中華民國演藝圈裡佔據宰制位置的外省人對台灣人的整體看法,還是他們純粹覺得在中國行得通的劇情,「在同文同種的台灣」也行得通?他們或許不覺得,台灣跟中國在政治體制跟社會價值觀上面有任何根本上的差異 —— 我們是台灣人,我們不喜歡也不應該喜歡打著侮辱某個城市的偏見旗幟的宮鬥劇,宮鬥劇是給沒有自由的奴隸看的,騙奴隸他們更努力一點就能翻身奴役他人,而非改變體制;能投票的我們也許不是什麼貴族,但也絕對不是需要看宮鬥妄想人與人之間只有主子與奴才關係沒有平等關係的極權國家可悲奴隸,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改變整個體制,讓社會接近我們的理想。

如果《台北女子圖鑑》的製作團隊看不清這一點的話,他們或許永遠都不應該製作任何一部以台灣為名的作品,因為他們不配。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