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之年——促使芬蘭瑞典加入北約 制衡俄羅斯擴張

歐盟和北約成員國分布圖
圖/報呱製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改變了幾十年來芬蘭和瑞典的長期中立立場 —— 這兩國接連表態預計在 2022 年 5 月底前遞交申請書,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簡稱:北約)。北約防線將因此而得以「北擴」,更將從 30 個會員國增加為 32 個,進而控制波羅的海、深入北冰洋,制衡俄羅斯的擴張。

2022 年 5 月 12 日,芬蘭總理馬林(Sanna Marin)與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發表聯合聲明表示:「芬蘭申請加入北約,刻不容緩」。芬蘭總理馬林(Sanna Marin)5 月 11 日訪日時,共同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主張「歐洲與印太的安全保障是無法分割」,並強調「藉由武力,片面改變現狀,在世界各地都不被容許」。

如果芬蘭、瑞典成功加入北約,代表了歐洲民主政治軍事同盟的擴大,也是冷戰結束後,歐洲區域安全、地緣政治再一次巨大轉變。

北約是二戰後,在美國主導、以及對抗共產主義擴張的冷戰背景下,以集體安全與防衛為宗旨而形成的政治軍事同盟。1991 年蘇聯瓦解後,原本與北約對抗的華沙公約組織自然而然瓦解,而反對被劃為蘇聯成員國,如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等國後來就相繼加入北約。

根據北約的《華盛頓公約》第 5 條「集體防禦條款」,也就是北約成員國其中一國或多國受到攻擊時,視為對「全體」攻擊。

歐盟和北約成員國分布圖
圖/報呱製圖(點圖放大

北約將擴大為32個會員國 控制波羅的海、深入北冰洋

目前有 30 個會員國的北約,除了歐洲國家外,還有美國及加拿大。在芬蘭、瑞典加入後,將達到 32 個會員國,不僅將使北約集體防衛範圍擴大,波羅的海沿岸 9 國,除了俄羅斯以外,其餘 8 國:瑞典、丹麥、德國、波蘭、芬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都會是北約成員國。未來在波羅的海,俄羅斯將完全被北約成員國所孤立。北約在歐洲北部的軍力,也將超過俄羅斯。

在烏克蘭戰爭前,歐盟 27 會員國,有 21 國家是北約成員國,原本就是歐盟會員國的瑞典、芬蘭一旦加入北約,對歐盟將有 23 個國家是北約成員國,有助於歐盟整體團結與政治軍事合作的密度,歐盟對於世界政局的影響力也會日益增加。

另一個戰略地緣的重要影響是,由於芬蘭與瑞典的加入,使得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地區連結成北約集體體系的北翼拱衛。而這一堅實的北側翼深入北冰洋,控制著極圈的優越戰略地位,佔據著對峙俄羅斯北方艦隊的有利陣位。

格陵蘭、冰島和英國之間的「GIUK 缺口」(GIUK Gap)關鍵海域
圖/Wikimedia Commons/報呱製圖(點圖放大

俄羅斯的北方艦隊,乃是俄羅斯海軍四大艦隊最為強大的艦隊,旗下眾多的核子潛艦,特別是戰略彈道飛彈核子潛艦,是俄羅斯全球核子武力投射最具威懾的武裝力量。

北方艦隊母港位於俄羅斯西北部、北極圈最大城市莫曼斯克(Murmansk),與芬蘭、挪威遙遙相望。芬蘭與瑞典加入北約後,北約將可利用有利的戰略地緣位置,監視俄羅斯戰略核子武力出入的孔道,並將原來的防禦線由原來挪威海域上的「GIUK 缺口」(GIUK 為格陵蘭、冰島和英國三國的簡稱),向北極方向推進。

因而,意味著北約可深入至北極圈內的莫曼斯克出口處,進而封鎖俄國戰略核子潛艦、戰略轟炸機的出入,北約將對俄羅斯形成戰略制壓的態勢。 俄國外交部曾表示,芬蘭若加入北約,將面臨「嚴重的軍事和政治後果」。而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在今年4月對此表示:「這是他們的決定…,但如果他們決定申請,芬蘭和瑞典將受到熱烈歡迎,我希望這程序能很快進行。」更有評論反諷地說,芬蘭、瑞典加入北約,這是蒲亭為歐洲安全做出難得的貢獻。

北約總軍費 美國貢獻佔近七成

想阻止北約東擴的俄羅斯,竟然促成了北約「北擴」。影響所及不僅是波羅的海,還包括斯堪地維尼亞半島、巴倫支海、北冰洋。俄羅斯北海艦隊及主要戰略武力投射路徑,將全部在北約的監控範圍中。

北約成員國軍費支出圖
圖/報呱(點圖放大

芬蘭、瑞典將朝向北約成員國軍費支出佔該國 GDP 2% 的目標規劃,不過,30 個北約成員國,除了冰島沒有武力之外,其餘 29 個國家,也僅 10 個國家超過 2%,甚至包括德國等大國都尚未達 2% 的標準。

從 GDP 來看,希臘軍事支出佔其國家 GDP 的 3.59%,是北約第一名。甚至高於美國的 3.57%。然而如果從就個別國家的軍備支出總額比較,令人驚訝的是,美國單一國家的軍費支出,佔北約30個成員國軍費總支出的 69%,將近 7 成。無怪乎北約被稱之為「美國主導」的北約。

在芬蘭與瑞典加入北約後,無疑是替北約增添兩支「精兵」。這兩國雖然長期處於中立國的立場,但兩者的軍事實力不容小覷。

芬蘭與俄國的前身蘇聯有過「冬戰」及「續戰」兩次交鋒(分別在 1939 年和 1940 年),芬蘭當時以小搏大,造成入侵的蘇聯軍隊重大損失。而瑞典更是世上少數擁有完整軍工體系,能獨立設計和自行製造包括潛艦、戰鬥機的國家。再加上原本就是北約成員國的挪威,擁有擅長極地作戰、量小質精軍隊。北約的防禦範圍更可深入北極圈的北面,形成對俄羅斯有效的對峙威懾力量。

瑞典自製著名的獅鷲獸戰鬥機(JAS 39 Gripen),兼具「戰鬥、攻撃、偵察」的多功能戰鬥機,它機動性強,僅需 700 公尺跑道,即可起飛。目前服役於瑞典、捷克、匈牙利、南非、泰國、巴西等國。

瑞典、芬蘭支持加入北約民調 超過半數且不斷攀升

瑞典晚報Aftonbladet委託民調公司(Demoskop)也在 2022 年 3 月做了民調,當時有超過一半(51%)的瑞典受訪者支持加入北約,而到了 4 月則高達 57% 支持,反對從 24% 下降到 21%,而猶豫不決的人則從 25% 下降到 22%。相較於 2012 年不到 20% 的受訪者支持加入北約的狀況有大幅度的改變。

其實自 2014 年俄國入侵克里米亞以來,瑞典在波羅地海鄰近海域就曾發現俄羅斯潛艇,這在當時也嚇壞了瑞典人,自此支持瑞典加入北約的民調就不斷上升。不過,反對瑞典加入北約的一方認為,瑞典在地理上有芬蘭和波羅的海為屏障,也不像芬蘭鄰近俄羅斯,有強大生存壓力,因此瑞典並不如芬蘭需要立即加入北約。

另一方面相較於瑞典,芬蘭人加入北約的意願更高,長期忌憚俄羅斯入侵的芬蘭,一向對北約敬而遠之。即使在 2014 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之後,芬蘭廣播公司(Yle)在 2017 年進行民調,也只有 21% 的芬蘭人支持加入北約。然而在 2022 年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芬蘭廣播公司的 2 月份民調,支持加入北約的受訪者就超過半數,有 53% 贊成;3 月則達 62%;到了 5 月 9 日民調更高達 76% 表示贊成。

芬蘭是否該加入北約軍事聯盟民調
結果有76%的受訪者贊成、12%反對、11%表示不知道。自三月以來支持芬蘭加入北約的比例多了 14%。
圖/Eetu-Mikko Pietarinen / Yle

芬蘭不再芬蘭化

芬蘭的危機感與瑞典不同,原因是,就地理上來說芬蘭與俄國接鄰邊界有 1,340 公里,而芬蘭人口只有 553 萬,相較擁有 1.14 億人口的俄羅斯,小大立判。對芬蘭來說,需要投靠北約以避免俄羅斯的軍事威脅。而對於北約何嘗不是如此,曾被派駐至北約的前美國駐歐州陸軍司令霍吉斯(Ben Hodges),對芬蘭加入北約一事表示,這樣一來就彌補了北約在歐洲北部防禦的空白。

芬蘭與俄羅斯之間有長達1,340公里的邊界
而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之後,芬蘭和瑞典開始警覺到俄羅斯日益增長的威脅與挑戰,因此紛紛表態欲加入北約集體防衛組織。
圖/報呱(點圖放大

自 1948 年簽訂《芬蘇友好同盟條約》,一直到 1992 年蘇聯解體,芬蘭面對俄羅斯總是戰戰兢兢。因此,有了「芬蘭化」(Finlandization)這個貶抑的國際政治詞語,指的是芬蘭在冷戰時期以中立自居,面對蘇聯的態度一直唯唯諾諾。後來更被學者衍伸為小國在大國威脅下,一種現實主義作為,在維持自身的安全和主權外,不挑戰鄰近大國的決定,甚至不惜自我審查,以免違逆大國。

俄烏戰爭開打前,有不少專家甚至覺得可以讓烏克蘭「芬蘭化」,試圖緩和俄烏的緊張關係,不過芬蘭化的提議,也引來許多批評,認為這是一廂情願,因為芬蘭化是建立在俄羅斯沒有保證的善意,反而弱化了烏克蘭抵抗意志。

俄羅斯以「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對納粹」為由入侵烏克蘭。這些荒謬的理由,讓人合理推測,俄羅斯入侵周邊其他國家,是不會缺乏藉口。面對大國可能入侵,小國必須避免主張毫無實力的中立,以免被孤立、進而遭大國各個擊破。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藉由集體防衛,才更可能遏制俄羅斯極權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