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叡人:中大學生會解散——台灣不該對中失去警覺 反3Q罷免案意義重大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圖/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提供。

昨(8)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中大學生會)被迫解散,引發媒體注意,自 2020 年港版國安法實施後,持續出現香港人民遭到逮捕的消息,而此次中大學生會被迫解散,對台灣又有甚麼意義,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教授表示,台灣不該對中失去警覺,也因此,現在的反 3Q 罷免案意義更是重大。

中大學生會相關新聞:香港校園震撼彈!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宣布解散

報呱提問:對於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自今年二月以來,校方宣佈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並要求學生會向政府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最終中大學生會無奈宣布解散的消息,老師覺得這對香港的大學自治及校園民主有怎樣的寒蟬效應嗎?或對政局有甚麼樣的影響?

吳叡人:其實,不是說中大學生會解散對大學自治有什麼影響,這已經不可能有更壞的影響,因為香港各大學學生自治,實質上已經不存在了。

中大當年曾經有機會可以去註冊為社團法人,可是他們沒有去做,因此,中大學生會始終維持一個校內學生社團的形式,它與校方有點像是一種默契,校內規章形式存在校園,是被學校管轄的學生自治單位,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現在面臨就是要被逼解散,解散是一個形式上,不要被「解散」兩個字所迷惑,事實上,香港各大學生學生會功能大概已經全面被整頓。

▌中大學生會被迫解散的成因

香港政府沒有直接介入,香港各大學校的最高管理層決策單位叫做「校委會」,由他們直接面對學生,採取的方式是:撤回對學生會的所有支持,財務、場地、通訊設備,因此,實質上學生會已經無法運作,這個情況從去年年底就開始。今年二三月各大學需要改選的時候,因為大家害怕,都沒有站出來舉辦選舉,到後來只剩下兩個學校選出來,一個就是中大,另一個就是理大,中大就是「朔夜」,理大也是本土派,也是遭到校方杯葛,到後來不承認他們,雖然沒有解散,實質上已經無法運作。

中大的情況最慘烈,因為「朔夜」是一個非常強硬的、直接公開批評國安法的組織。後來,校方直接公開譴責他們、跟他們劃清界線、步步進逼,結果他們上任一天就辭職。臨時學生會代行事務中間一直與校方溝通,但校方非常強硬,要他們註冊團體,面對法律責任;在校內無法得到校方的協助,又無法在敵視學生會的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下向警務處註冊,變成進退兩難,然後完全動彈不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在這個過程當中,兩百多人因國安法被逮捕,整個社會風聲鶴唳、處境非常恐怖的氣氛下,可想而知,這些年輕人心理壓力非常大。

最後為什麼會採取解散這個方法?通常學生會是不是能夠透過代表大會、評議會來決議解散,這個在法理上有爭議。像中大教授就說,你們不能解散。我對這件事解讀是:暫且不說這是一個政治動作,解散作為一個抗議,也相當無可奈何。學生已經在一個恐怖的氛圍,不知道誰在什麼時候,因為在學校裡面某個言論就會被逮捕、警察就會衝進來搜索等等。港大、中大還有好幾個大學學生會都被警察、國安處搜索過了,草木皆兵的情況,就寸步難行、動輒得咎。因為國安法的紅線是沒有標準的,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鄧炳強會用國安法來辦你?所以學生實質上被學校放生,讓學生赤裸裸面對香港的警察、國安處,沒有人幫他,香港大學教授沒有人敢出面,香港法治已被摧毀了。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宣布解散。
圖/翻攝自中大學生會 CUSU臉書

▌全面破壞香港公民社會自主力的其中一環節

你也可以說,學生就完全不動每天就廢在那裡,可是他們覺得說這是要負責任,至少要表達立場,我覺得他們今天做出一個解散的行動,法律上效力暫且不論,至少就這個行為,我覺得他們試圖想要向香港中大學生,中大學生會、中大學生自治的傳統負責任的行為。當然也是把球丟給香港政權,不過,實際上,就是被逼迫解散。

因此,可以把學生會解散看成一連串公民社會團體被迫解散其中的一環,所以應該算第 50 個被解散的團體,但是事實上,其他各大學學生會實際上也動彈不得。你可能會問說,是不是因此就完全沒有學生自治組織?也不是沒有。現在港大和中大學生會是全校性,底下還有各學院的學生會,目前我的瞭解是它們還存在,但是,這些學生會到底會以什麼方式繼續尋找生存,可能還要再觀察看看。至少整合全校的全校性學生會。事實上就我所知道,中大是用解散的形式,來阻止他們存在、而港大學生會實質上是就是廢掉了。

有理想的學生、自治的學生幹部、參與學生運動的人,他們還希望能夠用不同方式 繼續延續抗爭,因而希望能固守學生會。不過香港政府幾個摧毀學生會的方式,第一個方式,透過校方當劊子手;第二種方式,等學生自治團體犯錯。比方說,他們從來沒有公開禁止《地厚天高》、《理大圍城》,但你只要想辦活動或是遊行言論要是稍微激烈一點,警察和國安處就會表示,這有違反國安法,就進入校園搜索,然後逮捕。

中大的解散是承受巨大壓力下做出來的抗議,至於學生自治,我認為港英時期所建立起來的學生自治傳統大概告一段落,已經結束了。

也因此,國安法實施以來,他是有計畫的全面摧毀香港的公民社會自主力,中大解散只是其中一項環節而已。

2019年9月2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再度發起「三罷」,但以「罷課」為主,下午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參與學子多數身穿黑衣、戴著黑口罩,彷彿一股「黑潮」湧入校園,掀起波瀾。
圖/中央社記者吳家昇香港攝

問:如今香港議題好像已經逐漸淡化,現在的台灣對於香港應該要保持何種警覺性?

吳:這要分兩部分,台灣社會目前對香港的議題比較沒有那麼的注意,我覺得全世界皆然,不只有台灣。因為基本上反送中運動當初受到那麼大的矚目,跟整個的運動的規模、是否能持續存在有很大的關係。媒體有一種特性,會去注意正在發生的事情,像反送中的整個運動,街頭動員就特別受到矚目,但這些東西已經被鎮壓下來。

香港要有自主、大規模動員,抵抗的能量持續存在,表現出來之後,讓媒體注意報導給全世界,全世界再回來聲援香港,這樣的一個連鎖效應的各個環節,在香港已經消失了。

台灣逐漸不關注香港,其實是很自然的狀況,一開始台灣注意,也不是因為台灣特別喜歡香港,而是因為,香港勇敢且有創意的大規模示威抗議,捕捉的全世界的眼光,加上台灣離香港很近,展現一些熱情,而且台港之間促動台灣內部政治上的一個變化,那就是 2016 年蔡英文政權當選。

▌香港之後,台灣成為美中新冷戰衝突的第一線

現在一方面是香港運動算是告一段落,運動基本上重心移轉到海外,好像台灣當年在二二八之後的民主運動,轉到海外去搞獨立運動(台獨聯盟);現在蔡英文政權已經逐漸穩定,對他們來講,最多做一些救援的工作。可以看到:香港整個運動被鎮壓,運動告一段落,導致全世界對香港的注意力慢慢地放下來,現在特別被關注的、新的、重要的議題,不是香港,而是美中對抗。美中對抗新冷戰格局下的第一戰是香港之戰,也就是可以把 2019 年 6 月到 2020 年 6 月視為新冷戰第一戰,香港勇敢地抵抗,但失敗了。現在整個的新冷戰焦點很清楚,就轉到美中直接衝突,美中直接衝突裡面,台灣現在是第一線,而不是香港。香港被鎮壓後,新冷戰第一線移到台灣來。所以對台灣而言,沒有注意香港是很合理的,台灣面臨到一個前所未有、最嚴峻的時刻,現在台灣正式成為新冷戰的前線。

香港現在的意義是什麼?我們應該還是繼續支援香港,但我們不容易去支援香港內部的人,除了持續做一些道德、符合正義上的聲明與發言,支持香港自由民主以外,我們能繼續做的是:把台灣繼續維持一個海外香港重要基地,應該協助在台港人穩定下來。

海外香港社群已經慢慢的形成,它不是只待在一個地方,在台灣、北美、英國、澳洲,大概這幾個重要的地方都有比較大的香港社群。我認為接下來,現在香港運動已經轉移重心到海外,台灣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台灣離香港距離近、語言上使用中文,恐怕是未來海外論述的核心,以後對香港要發言、各種文書,香港人如果還想透過想要出版東西討論香港,大概很多事情都轉到台灣,台灣未來恐怕會成為很重要的香港海外運動、香港獨立運動的後勤支援、學識理論論述甚至還有包含香港文化的保存的一個中心,我認為,這個觀點是從香港的角度來看。

共機擾台破紀錄
國民黨擋軍購、刪Q,幫中國欺負台灣人
圖/台灣基進黨

▌與海外香港運動結合進而保護台灣

那我們台灣人角度怎麼看香港呢?應該把香港看成自己的事情,台灣和海外香港運動要緊密的結合、全力支援。

台灣有這批海外香港人,他們是非常善於國際上的連結,除了為了穩固傳統台港友誼、追求共同的自由外,有一個很實際的理由:必須要一個新的盟友。這批海外香港運動的這些人雖然年輕但潛力大,他們在台灣慢慢重整旗鼓,然後形成一個強大的力量,他們會發揮他們在國際上的連結、宣傳,甚至在各國遊說的力量,應該會對台灣的獨立、保護台灣獨立有很大的幫助。

還要讓台灣社會了解到,不是因為香港人在抗爭才支持他,香港現在不抗爭就不支持他。香港不是不願意抗爭,而是因為他們被一個巨大的怪獸鎮壓,他們正在受苦,那我們台灣人在過去兩年,台灣民主與國家鞏固,相當程度是受惠於香港人的抗爭。因此我們不能忘記,要不是香港,台灣早就被統派那些民粹主義者所掠奪,台灣早就完蛋、所以,我們應該心裡面要有感激之念、道義、同時也要理解到,香港對台灣變成某一種持續提醒:我們「絕對要堅持保護台灣」。

▌勿忘借鏡香港抗中,陳柏惟罷免案是關鍵

我們有心人應該要和台灣人繼續宣講香港的事情,想想我們過去在戒嚴時代,香港現在就是戒嚴時代。這個時候要盡量去協助他們,同時以香港為戒,絕對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必須要徹底的把台灣那些親中力量掃進歷史灰燼。

現在陳柏惟被攻擊很明顯,台灣基進被攻擊是一個象徵,這是一個很明顯地政治鬥爭,陳柏惟罷免案,除了有選舉、地方派系、政治利益,另外,很明顯,陳柏惟和台灣基進代表一個很純粹、強烈、堅持、堅定不移的台灣獨立、台灣主體性的力量。今天如果罷免陳柏惟,某種程度上會使我們的台灣主體意識的聲勢受挫,所以事實上,冷戰已經打到我們國內來了,國民黨已經正式宣告代理中國,朱立倫與習近平的通訊就已經說明了,所以我們更不能忘記香港。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