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盜、海嘯威脅:印度以印度洋為核心的外交軍事戰略布局

印度總理莫迪與印度海軍將領登上印度海軍驅逐艦「加爾各答號」(INS Kolkata)  圖/ SpokespersonNavy @indiannavy

對於印度來說,海洋安全是國家安全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印度有超過 7,000 公里的海岸線,加上印度的進出口貿易主要依靠印度洋航道,而印度洋的重要性也伴隨著重大的威脅,其中包括中國在印度洋的擴張、海盜、非法移民、包含海嘯在內的天災等等。此外,印度認為海洋安全也是外交政策的核心之一。

印度洋的利益與威脅

印度在地理上面對印度洋,再加上有著綿長的海岸線,因此在加強海洋安全上有其天然的優勢。例如印度洋運載著全球 75% 的海上貿易貨物及 50% 全球每日石油消耗量的原油。因此,印度洋的海洋安全對國際社會也至關重要,而印度洋本身除了中國日增的威脅之外,也存在著海盜、非法移民、武器走私、恐攻、天災等海上問題。例如最近發生的一起疑似無人機襲擊在阿曼北部阿拉伯海的一艘以色列的油輪,導致兩名船員死亡的事件。2004 年印度洋大海嘯在印尼造成數十萬人死亡與失蹤,其餘波也對人力和自然資源造成了嚴重損失,更讓聯合國於 2005 年建立印度洋海嘯預警和減災系統。面對自 2007 年以來索馬利亞海盜對西印度洋航運的威脅日益增加,印度海軍也在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下扮演積極打擊海盜的角色。

中國威脅 vs 印度海空軍在印度洋佈局

相較於海嘯與索馬利亞海盜的威脅,中國在印度洋的擴張則是印度在經略印度洋的最新挑戰。2019 年中國科研船實驗一號(Shiyan 1)在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現身,然而這不是孤立事件,接下來中國船隻不斷的在印度洋出現,例如 2021 年 1 月中國的調查船向陽紅 03 號在蘇門答臘島以西的印度洋作業,遭懷疑是以水下滑翔機(underwater glider)繪製印度洋的海床。

中國利用海洋科學調查船在2019年至2021年間調查東印度洋,特別是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附近海域。
圖/Intel-lab.net/報呱譯圖(可點圖放大

對此,印度在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拉克沙群島(Lakshadweep Islands)建造機場與海軍基地作為抵抗中國海軍的堡壘。拉克沙群島是往返九度海峽(Nine Degree Channel)的必經之地,九度海峽是印度洋上一條 200 公里寬的海峽。是連接歐洲、中東、東南亞到東亞的重要海上通道之一。而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則是作為麻六甲海峽連接印度洋與南中國海的門戶。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作為麻六甲海峽的入口,也被視為是中國的貿易頸動脈,印度可以在此掐住中國的海洋貿易路線。即便中國透過一帶一路以及在巴基斯坦開發瓜達爾港(Gwadar Port),麻六甲海峽仍是中國的生命線。

印度意識到這一點,所以過去幾年在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啟動了新的軍事設施計畫。例如 2019 年 1 月在北安達曼島落成高哈薩(INS Kohassa)海軍航空基地,把 3,000 英尺跑道升級成 10,000 英尺跑道,這將可以讓包括波音 P-8I 海上偵察機在內的寬體飛機在此起降。位於大尼古巴島(Great Nicobar Island)的 Baaz 海軍基地在 2012 年啟用,該基地的海軍航空站俯瞰六度航道(six degree channel),六度航道是進入麻六甲海峽的重要入口。除此之外,大尼古巴島正在蓋一個耗資 13 億美元的深水港,而印度大陸西岸馬哈拉什特拉省(Maharashtra)、金奈邦(Vizhinjam)以及東岸奧里薩省(Orissa)巴拉迪浦港(Paradeep)都在蓋深水港,這些深水港將大大提升印度海軍在印度洋的巡航能力。

另一方面,印度也升級位於拉克沙群島的基礎設施,讓寬體飛機在此起降,並興建新的空軍基地。這些海軍基地的發展將有助於印度海軍的投射力量並提供海上防禦和海上指揮能力。拉克沙群島的空軍基地將使印度空軍的作戰半徑從印度大陸延伸到南中國海。而在拉克沙群島的安德羅特島(Androth Island)也派駐海軍分遣隊擴大印度海軍跟印度大陸之間的通訊網路,追蹤印度洋地區的動向。此外,日前《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曾報導印度在印度洋模里西斯(Mauritius)的阿加萊加島(Agaléga island)興建軍事相關的基礎建設。阿加萊加島蓋了一個有 3 公里跑道的簡易機場,以及兩個具有軍事用途的大型碼頭。阿加萊加島的前哨基地則有助於印度波音 P-8I 海上偵察機機隊的起降。

印度洋戰略地理位置
圖/Maverick @Mave_Intel

不過,中國也非常清楚印度在印度洋地區的地理優勢。2015 年中國國防部官員曾對來訪的印度代表團表示,印度不應將印度洋視為自家後院,中國顯然是想提醒印度要注意中國的實力。

延伸閱讀:印度於印度洋再建情蒐設施 遏制中國行動能力

印度海軍的現代化升級

除了在印度大陸的東海岸和西海岸、戰略群島上建設新的深水港口,並將現有的港口和簡易機場升級之外,印度也一直在持續努力設計和建造現代化軍艦和潛艇。例如印度首艘自製航空母艦維克蘭特號(INS Vikrant)正在柯欽造船廠(Cochin Shipyard Limited)建造,預計在 2021 年底或 2022 年初服役。國營馬札岡船塢公司(Mazagon Dock Limited)建造印度第 2 艘殲敵級(Arihant class)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艾里格特號(INS Arighat),這艘潛艇將攜帶潛射彈道飛彈 K15 和 K4,射程分別為 750 公里和 3,500 公里。其他如 Garden Reach Ship Builders and Engineers、維沙哈巴南造船中心(Shipbuilding Centre Vasakhapatanam)等在造船上均有相當的進展。

與此同時,印度向俄羅斯租了一艘阿古拉級(Akula class)核子攻擊潛艦 Bratsk,目前正在改裝中,預計 2026 年交付。此外,印度政府還在考慮俄羅斯向印度免費移交 3 艘老式基洛級(Kilo-class)潛艦的提案,改裝這些潛艇每艘將花費印度 2.5 億盧比。考慮到印度目前快速老化的潛艇艦隊,所有相關的提案評估仍在進行中。

印度持續尋求軍備現代化升級
圖/Indian Navy

印度海軍也採購新的戰鬥機、無人機和直升機。2020 年印度海軍租用了兩架 MQ-9B 海上衛士型無人機,用於在印度洋進行監視行動。印度計劃再購買 30 架 MQ-9 收割者(Reaper)無人機,估計成本為 30 億美元,其中 10 架將用於印度海軍。此外,印度海軍已經開始引進從美國的 MH-60 反潛直升機。而印度本土製造的增程版布拉莫斯(BrahMos)超音速巡弋飛彈已成功試射,這款飛彈可攜帶核子彈頭,射程從 300 公里增至 450 公里,以及可改裝成航母殺手的新一代烈火-P(Agni Prime)彈道飛彈。而印度未來也可能購入美國魚叉(Harpoon)反艦飛彈。

海洋安全作為外交戰略核心

除了佈建基地與強化軍備之外,深化與海上鄰國的經濟和安全合作,協助他國建設海洋安全能力也是印度的海洋戰略之一。總理莫迪在 2015 年訪問模里西斯期間提出「所有區域國家安全與成長」(SAGAR)原則,強調以「永續利用海洋」合作方案為重點的願景,並為該海域安全和穩定提供合作平台。「所有區域國家安全與成長」的五大支柱是:

一、印度扮演提供印度洋地區(IOR)網路安全的角色。
二、積極與友好國家接觸,印度將持續加強印度洋國家的海洋安全防衛能力和經濟彈性。
三、建立合作關係,採取有效的集體行動促進區域和平與安全。
四、著眼於印度洋的未來、進行多元交流,增強該地區所有國家永續發展的前景。
五、印度洋區域和平、穩定和繁榮的主要責任是居住在該地區人民身上。

印度洋各國的港口是重要的海洋軍事戰略咽喉點,亦是中國與印度發揮外交與軍事影響力的重要據點。
圖/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報呱譯圖(可點圖放大

保護海上交通線(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 SLOC)對加強海上安全至關重要。在印度洋有三個主要海上交通線或稱之為「海上咽喉點」。首先為透過吉布地與厄利垂亞的「曼德海峽」(Bab al-Mandab)將紅海與印度洋連接起來,這是跟歐洲聯繫的海上交通線。再來是「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連接波斯灣和印度洋,這是印度、東協、東亞大部分能源的進口路線。最後是連接印度洋、南中國海、太平洋的「麻六甲海峽」(Malacca Strait),也是印度跟東協、東亞、俄羅斯、美國的主要貿易路線。

因此,共享相關商業航運威脅的資料即是加強海洋安全的重要部分。印度於 2018 年在新德里(New Delhi)衛星城市古魯葛拉姆(Gurugram)設立印度洋地區國際融合中心(International Fusion Centre for the Indian Ocean region),由印度海軍和印度海岸警衛隊共同管理,提高對安全和安保問題的海洋意識,預計會有 40 名來自盟國的聯絡官員進駐。

在實際合作關係上,印度和塞席爾(Seychelles)長期保持軍事關係,從 2009 年起印度海軍艦艇就曾幫助塞席爾在其專屬經濟海域巡邏。2018 年兩國簽署了在塞席爾阿桑普申島(Assumption Island)聯合開發海軍基地的協議。自 2016 年以來印度還在塞席爾有一座雷達站。印度於 2018 年也跟阿曼簽署了協議,讓印度海軍進入阿曼杜格姆港(Duqm),此外印度海軍也可以停泊阿曼首都馬斯喀特(Muscat)的港口、越南金蘭灣的港口。目前印度正在開發伊朗的戰略港口查巴哈港(Chabahar Port)。

而索馬利亞、阿曼海岸、非洲海岸、馬爾地夫之間的海域海盜猖獗,印度也加入「亞洲對付海盜及持械搶劫船隻區域合作協定組織」(ReCAAP),要求海軍在阿拉伯海東部亞丁灣執行反海盜護航任務,進而擴大在印度洋的影響力。

印度在亞洲打擊海盜和武裝搶劫船隻區域合作協議(RECAAP)中的積極作用是擴大其海軍影響力的另一項舉措。印度海軍一直在阿拉伯海東部亞丁灣執行反海盜護航任務。索馬里海岸和阿曼海岸、非洲海岸線和馬爾代夫之間的海域海盜猖獗,印度海軍目前在該地區有強大的存在。近年則是透過「印度太平洋倡議」(Indo-Pacific Oceans Initiative,IPOI)擴大串連區域。同時為因應中國不斷擴張,印度也跟美國、日本、澳洲組成四方安全對話(QUAD),使得印度在海洋的角色也日漸吃重。

延伸閱讀:
中國再給緬甸軍政府600萬美元建港 加深一帶一路及中資影響力

參考來源:
2021/08/09 The Times of India Explained: What’s maritime security
2021/08/09 The Indian Express Envisioning a secure Indian Ocean
2021/08/12 Euroasia Review India Banks On Geographic Advantages To Counter Chinese Navy In Indian Ocean – OpEd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