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和俄羅斯決戰邊緣?外交和軍事衝突再度惡化

烏克蘭南部頓巴斯

目前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Donbass)地區衝突正在惡化,而這衝擊到了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雙邊關係。對此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已與烏克蘭防長塔蘭(Андрій Васильович Таран)通話並表示,「美方譴責俄羅斯近期在烏克蘭東部與日俱增的強勢挑釁行動」。

美方同時向烏方保證,「若俄國的侵略升級,美國不會讓烏克蘭單獨面對。」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利巴(Кулеба Дмитро Іванович)表示,俄羅斯使頓巴斯地區和克里米亞的安全情勢全面惡化。

俄羅斯回應

俄外交部副部長安德烈.魯堅科(Андрей Руденко)回應,「有關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即將出現軍事衝突的相關言論是假新聞,而這個言論是傳自烏克蘭政府。俄羅斯無意與烏克蘭發生任何衝突,尤其是軍事衝突。」

俄羅斯政府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回應,「我們感到很遺憾,目前頓巴斯地區的實際情況讓人感到震驚,烏軍的挑釁頻率比以往高很多。」

有記者問到,為什麼俄軍要在烏俄邊境及克里米亞增兵?培斯科夫回應,「俄羅斯根據自己的決定在本國境內調動兵力,任何人都不需要感到擔憂,對任何方面都沒有威脅。俄方正採取必要措施,以確保本國邊界安全。」

俄國內目前主要觀點認為,2014 年以來,烏方多次揣測俄方軍事行動,其中包括所謂俄軍計劃發動攻擊。但俄羅斯總統蒲亭已表示過,俄國無意攻擊其他國家。

烏克蘭:強化與俄邊境軍隊  希望美方能駐軍

3 月 23 日,烏軍總司令魯斯蘭.霍姆恰克(Руслан Холмчак)指責俄羅斯向俄烏邊境增兵,製造軍事安全威脅。他表示,作為回應,烏方打算強化位於頓巴斯和克里米亞方向的軍隊。

同時烏克蘭國內輿論普遍支持希望美軍能駐軍。培斯科夫警告,若美國在烏克蘭駐軍,俄方將採取進一步的措施來維護俄羅斯自身的安全。

俄羅斯談判代表指控:烏克蘭政府軍沒有遵守停火協議

頓巴斯問題俄方談判代表格雷茲洛夫(Грызлов)怒嗆烏克蘭:「過去半個月內再次記錄到烏方多次朝居民樓和學校開火的案例,這是一種軍事犯罪。而烏克蘭方面正在試圖加強這方面的行動,沒有打算遵守停火協議。」

格雷茲洛夫接著表示:「對於烏克蘭的開火挑釁,烏東的民兵保持了克制,基本上沒有違反停火協議,而由於烏克蘭的挑釁沒有得到效果,所以烏方加強了這方面的緊張局勢,體現在烏方發動的資訊戰。」

格雷茲洛夫表示,「由於頓巴斯的局勢現在難以被改變,烏克蘭當局感到自己陷入困局,所以對基輔來說唯一的選擇是與頓巴斯進行政治對話,這也是烏克蘭在履行明斯克協議中承擔的義務,烏克蘭不應該進行任何軍事冒險。」

左上:烏克蘭政府軍,右上:俄國派至克里米亞的無法識別國籍的小綠人(俄軍),左下:盧甘斯克州的俄軍坦克,右下:頓巴斯的俄羅斯步兵戰車。/Wikipedia

2014頓巴斯戰爭狀況回顧

頓巴斯戰爭爆發於 2014 年 2 月,位於烏克蘭東南部頓巴斯,由俄羅斯控制在烏克蘭東部和南部的俄語地區的親俄勢力與烏克蘭政府軍交戰。烏克蘭東部和南部的俄語地區的親俄勢力要求將這些地區併入俄羅斯聯邦。其中,克里米亞在 2014 年 3 月經過公投後宣布獨立並隨後加入俄羅斯聯邦;而頓內次克州及盧干斯克州等地親俄民眾也佔領了政府建築物並升起俄羅斯國旗,局勢持續動盪,進一步引起外界擔憂烏克蘭爆發內戰拖累全球經濟。

2019 年 4 月 24 日,俄羅斯總統蒲亭簽署有關簡化烏克蘭盧干斯克州和頓內次克州頓巴斯地區居民獲得俄羅斯護照的命令。這些居民可以在不放棄烏克蘭國籍的情況下申請俄羅斯國籍。此舉引發烏克蘭和美國抗議。

2019 年 10 月 1 日,烏克蘭問題三方聯絡小組(烏克蘭、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俄羅斯)及烏東武裝代表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舉行會議,各方以書面形式確認同意施泰恩邁爾模式文本。該模式是 2015 年德國外長施泰恩邁爾提出的政治解決方案。施泰恩邁爾模式是指在符合烏克蘭法律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的監督下,在烏東部武裝控制的領土上舉行選舉並實行自治;同時烏克蘭將單方面從這些領土內撤軍。10 月 6 日,烏克蘭多個城市爆發示威遊行,抗議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同意施泰恩邁爾模式,示威者要求重新談判。 

2019 年 12 月 29 日,烏克蘭與烏東部民間武裝互換戰俘,總人數達到 200 人。

2020 年的武漢肺炎疫情使衝突地區的生活條件惡化。3 月的戰鬥有所增加,有 19 名平民喪生,比前五個月的總和還多。6 月起雖然一些過境點向少數人開放,但頓內茨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引入了新規定,表面上是為了防止武漢肺炎的傳播,這使得大多數人幾乎不可能越過接觸線。相反的是與俄羅斯邊界完全重新開放。

2020 年 7 月 27 日,交戰雙方之間進行了新的(第 29 次此類嘗試)「全面停火」。在烏克蘭獨立日 2020 年 8 月 24 日的講話中,總統澤連斯基宣布停火已經持續 29 天,沒有人員傷亡。烏克蘭軍隊於 2020 年 9 月 6 日報告了自 2020 年 7 月  27 日休戰以來的首次戰鬥損失,一名士兵因炮擊死亡。

2014年10月的軍事局勢:深紅和粉紅部分為親俄民兵和俄羅斯控制的地區,其餘皆為烏克蘭政府軍控制。

關於烏克蘭與民兵軍備

2015 年 1 月 24 日,英國每日電訊報採訪了烏克蘭坦克連長瓦迪姆.奧茲尼,奧茲尼表示他在戰場上遇到了許多 T-72,然而烏克蘭政府軍的 T-72 並不多,因此他認為這些 T-72 是俄羅斯提供的。

然而根據烏克蘭在 1992 年蘇聯解體後繼承的烏克蘭陸軍裝備清單裡有 1000~1300 輛 T-72 坦克、2100 輛 T-64 坦克,電視台亦有報導過烏克蘭重啟位於卡爾可夫的坦克修理廠,以及BM-21多管火箭炮 315 輛。烏克蘭也繼承了許多前蘇聯的高端武器例如 300 輛 T-80 坦克和烏克蘭改良型的 T-84 堡壘主戰坦克也能發射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T-80 使用燃汽輪機發動而非柴油機馬力達 1200 匹類似美國 M-1 艾布蘭坦克機動力和火力較強,以及 蘇-27 戰機、龍捲風多管火箭炮、S-300 防空導彈等等、MI-24 武裝直昇機、Su-25 攻擊機、伊爾 76 戰略運輸機、蘇-24 轟炸機等等,然而這類重裝備在城市巷戰的地形中難以發揮作用。

1 月 27 日俄羅斯電視台報導東烏民兵奇襲攻陷了之前炮擊高爾洛夫卡的政府軍砲兵陣地,並虜獲大批火炮、裝甲車輛。政府軍措手不及倉皇逃跑,留下了一系列包括軍事地圖在內的軍事機密文件。文件證實之前對城市中醫院、餐廳、幼稚園、學校的炮擊並非誤傷,而是圈定的故意炮擊。

2014 年 12 月 6 日根據烏克蘭媒體報導在波羅申科遞交人員的新世武器裝備中有大量的新開工坦克以及改進型號,為一個新的現代化。總統頒發證書國有企業軍方新增一百多件裝備:KrAZ 卡車,布拉特 T-64BM 坦克、T-72,和 BTR-4E 和 BTR-3E1U 步兵戰車,2S1 自行火砲,以及 米-8 直升機和 MI-2。

由於親俄民兵一直缺乏可用於作戰的飛機,因此他們決定修復航空博物館的退役戰機進行作戰。在此之前民兵已修復了一輛原本被改作紀念碑的 IS3 坦克。以及民兵中有許多前軍工產業技術人員修復了一架在盧干斯克航空博物館的 SU-25 戰機。

另外詹氏資訊集團報導,烏克蘭國防部稱:擊毀了烏東的 TOS-1 火箭炮和 鎧甲-S1 防空系統,這類俄系多管火箭炮烏克蘭並沒有裝備,但詹氏防衛週刊稱無法單獨驗證這訊息的真偽。

目前烏克蘭方面已經將手上幾乎所有可用兵力派遣至烏東前線,並且正在大量收購彈藥與維修零件,頓巴斯方面也得到了俄羅斯提供的 T-62 坦克、T-72 坦克和諸多武器零件,隨時有可能再度爆發大規模衝突。

2019 年 10 月美國前總統川普向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Mick Mulvaney)下令臨時凍結劃撥給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外界公開理由為「烏克蘭境內大量腐敗的考量」但國際局勢謀略和當時川普一起競選爭議可能也有幕後影響,其民主黨對手拜登之子在烏克蘭最大私營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任職董事,據報導川普要求烏克蘭調查此人有否涉及不法行為,後來不知為何此事外洩於媒體。此為川普電話門事件。

資料來源:
2021/04/01 TASS Грызлов: Киев продолжает настаивать на режиме секретности переговоров по Донбассу
2021/04/02 RBC Киев предложил повысить боеготовность войск НАТО вокруг Украин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