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另類抗中:發展模式與影響力之戰

法國與中國在非洲競爭影響力
圖/報呱製圖

到底美國拜登政府的多邊主義是否有效?是否能夠真地在國際合作上共同捍衛民主價值、對抗中國的威權輸出?法國介入非洲或稱之為影響非洲,或許作為未來國際多邊主義聯合對抗中國的手段之一。有鑑於 46% 非洲國家的債務來自於中國,是 15 年前的兩倍多,現今許多非洲國家的財政已經無法再承受這些債務。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2021 年 2 月 18 日接受法國國際廣播電台(France Inter)訪問時,宣布以「捐贈」(dons)而不是「借貸」(prêts)方式,從 100 億調升到 150 億歐元援助 18 個南撒哈拉非洲窮困發展中國家和海地共 19 個國家。2021 年 3 月 2 日,法國國會也一讀通過這項提案,最後定案 128 億歐元,並預計於 2025 對發展中國家援助(APD)從目前法國國民生產毛額的 0.55% 提升到 0.7%。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
圖/Ecole polytechnique Université Paris-Saclay (CC BY-SA 2.0)

法國外長勒德里安在接受訪問時,坦承法國已經在國際公共援助上消失很久了,無論是錢不夠或是意志不夠,或是東撒西撒的方式,但都缺乏政策行動上的一貫性。這次重回國際援助行列,未來這些援助的金錢將會用在教育、醫療、男女平權以及氣候變遷等問題上。

法國進行這些援助除了因為團結共融、慷慨等人道因素外,還涉及到對抗全球暖化、保存生物多樣性,必須說服非洲國家犧牲某部分的經濟發展與其他國家共同合作的效率問題,還有更為深遠的現實地緣政治影響力問題。法國因為有殖民非洲許多國家的歷史,任何介入非洲的作為,都會被放大檢視,不過隨著 1990 年代轉向歐盟成立的關注,法國在非洲的影響力也慢慢減弱,這次公開表示想要影響非洲,既不能重蹈過去殖民非洲的作為,也要避免將影響變成控制。因而,法國外長勒德里安表示,不同於那些將發展(如蓋鐵路)當作掠奪工具的國家,法國尊重各個主權國家以及和他們的夥伴關係。合作對象不僅是官方還有非官方的民間組織。可是,到底是哪個國家「以發展之名,行掠奪之實」?法國外長當然指涉了中國長期在非洲的所作所為。

中國在非洲佈局已經 20 多年,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AEI)所做的「中國全球投資追踪器」(CGIT)統計資料,「大西洋理事會」也進一步整理出,2006年至2020年間,共有601個中國外商在非洲南撒哈拉國家進行投資與建設,總價值超過3030億美元。不意外,中國對非洲的經濟影響力也帶來政治影響力,這些國家經常在聯合國投票支持中國的政策

尤其熟捻西方殖民非洲史的法國專家,早在 2005 年就觀察到中國在非洲的新殖民主義,如面臨高債務風險的非洲國家尚比亞(Zambia,中國稱之為贊比亞),債務佔了該國的GDP的35%。目前,中國就擁有尚比亞1/3國債。相較其他國家,中國對於尚比亞的債務,總是相對容易通融,對債務進行談判、重組或再融資,當然這只是加深尚比亞更依賴中國以及中國對它的影響力。中國以幫助當地發展之名,大量借貸給貧窮的非洲國家。可是,這些貧窮國家要怎麼還呢?最後當然是無力償還,而落入到債務陷阱之中。

除了非洲在國際組織重大決定被中國綁架以外,中國也利用各種時機擴大自身的影響力,進而箝制、甚至控制受中國所「幫助」的國家。如當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全球蔓延後,各國莫不積極研發可用疫苗,中國亦不例外。在中國宣稱自己研發出疫苗後,不忘趁機佈署疫苗外交,先不管這些中國疫苗效用如何,中國官方在 2021 年 2 月 23 日宣布將無償援助 53 國、出售疫苗給 27 個國家,分布在非洲、拉丁美洲、西亞、東南亞,不用說,中國疫苗外交也發揮了一種與西方民主價值對抗的影響力戰爭。

China Coronavirus vaccine. Covid-19 vaccination, chinese flag background.
沒有透明數據資料的中國製武漢肺炎疫苗,免費的你敢用嗎?
圖/Envato Elements

對此,法國外長勒德里安提到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21年第一季將會透過武漢肺炎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提供 20 億劑獲得 COVAX 認證簽約的國家。針對中國疫苗外交問題,他也語帶諷刺地說,不是在停機坪有許來自中國的疫苗,就會有疫苗政策…。

法國對南撒哈拉 18 個國家的捐贈,是否意味著法國跟中國在非洲暗中開戰?我們可以回顧法國外長勒德里安在2020 年 10 月 21 日參議院聽證會上除了表態支持台灣加入 WHO 的立場表態,他還也分析了歐盟與中國的複雜關係,分別是合作、競爭、敵對三個面向:在氣候暖化與生物多樣性議題上和中國的確是合作關係;在投資標準、透明化等有競爭關係;在制度和主要意識形態上則是敵對的。法國外長提到法中的複雜關係,也適用於其他各國。

這段話也重現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 2021 年 3 月 3 日首次的公開演講《一個給美國人民的外交政策》當中,雖然許多人強調「敵對」一詞,我們卻不應該一廂情願地只關注到拜登政府一種「類抗中」的宣示。也可以反過來關注各國不得不與中國有所合作的事實,以多邊主義要對抗中國的難度。畢竟,合作、競爭、敵對雖然說出了所有與中國關係的可能性,這三個概念也是彼此衝突。現實上,美國、歐盟或是其他各國與中國之間的合作、競爭、敵對的比例拿捏,難有一致性,而屢屢造成中國分化西方國家團結的破口。

儘管越來越多國家更意識到中國對全球體系的挑戰,美國拜登政府宣示與主導的多邊主義,延續川普政府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談(Quad),從部長上升到領袖層級。Quad美日印澳等四國,這個俗稱「印太北約」也將於2021年4月在印度孟加拉灣和法國舉行聯合軍演。可預期的是,在拜登的多邊主義下,Quad將一步步地提升「戰力加乘要素」(force multiplier),結合有力的盟邦對中國形成一股強大的軍事壓力。不過,前提是,美國不能退縮,不能退縮到川普政府時代對中國的底線。拜登政府的多邊主義還有另一層隱憂,美國過去對於其他國家過多的掌控力,如何相信多邊主義下,各國與美國是合作而不是服從?

因此,其他各國包括歐盟對於美國重新回到國際政治,既歡迎也擔心。歡迎的是,歐盟可以不用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中,獨力對抗中國的強力主導;擔心的是,就如拜登所說「美國回來了」,不是說說而已,從拜登上台後的軍事、外交動作上來看,美國還真地回來了。中國為了破壞歐盟與美國的聯合,不難猜測,歐盟將會重新陷入或是被中國進一步操作為「美帝回來了」,進而陷入歐洲熟悉且親切的左派焦慮話語之中。

中國早已深入非洲國家,影響力遍及各個層面。
圖/tanpetstate.org – tanpetstate Resources and Information

隨著法國 128 億歐元無償援助的具體作為,我們很願意相信法國脫離天真的努力,以及期待法國外長勒德里安口中以不同「發展模式與影響力的戰爭」對抗中國,可以發揮真正效果。也希望,法國的舉措,會是國際多邊主義的合縱連橫的開端,不是只是美國發動,而是由一群西方民主國家與中國的「競爭」(或許抗中一詞,不符合外交詞令的優雅,或是使用這麼重的詞時候還未到)。另外,就在 2010 年 3 月初,為因應中國這個「非市場經濟體」,美歐暫時 4 個月的關稅休戰,似乎也看到了美歐聯合戰線的一線曙光(美歐關稅休戰 應對「非市場經濟體」挑戰),不過,相較於中國過去幾十年對非洲大量資本的投入,除非有更多國家介入所謂的影響力之戰,只是單靠法國對非洲的善款,可能是只是杯水車薪,猶如肉包子打狗。

法國對非洲的影響力之戰,必須考慮到歐中協議在 2020 年 12 月 30 日簽署,歐盟也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緊接著才是美國與英國)的脈絡,法國會不會是一個孤例?歐盟果真可以聯合美國共同抗中?現實上很困難。表面上,中國官方大肆宣傳緊密、前途大好的歐中關係,卻不少人質疑歐中協議可以產生多大的效力 ?先不論歐中協議需要各國議會和歐洲議會的同意,耗時費力,不知何時可以簽署, 尤其是要求中國對其國家補貼政策透明、保護智慧財產權、避免強迫勞動,這些美國做不到的談判結果,何以歐盟可以做到?

但是歐中協議的簽署,似乎也是不得不,有了協議才會有相罵本,然而,依照中國兌現承諾的紀錄,歐中協議未來可能走向名存實亡。一旦歐洲協議破局之後,可以預期的是,美歐戰略聯盟結合的緊密度將會大增;萬一,中國真地願意遵從協議,美國也會同樣要求,一旦中國也不得不答應了,中國民族主義式門戶大開的話語又會再度捲動,甚至影響到習近平政權的穩定性,習近平是否可以承受一丁點的威脅?當然,中國也可能透過歐中協議,只給予歐盟國家好處,而不理會美國,而這樣的可能性會有多高呢?尤其歐中協議某個程度涉及到「制度性」改變中國這個「非市場經濟體」。事實上,中國最多表面上假意承諾、實質拖延或是破壞各種可能抗中的聯合,對內宣傳中國的強大與在世界上不可或缺,才是中國一以貫之的策略。只是中國能否發揮影響力,就另當別論了。

2015 年 11 月 24 日第四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CEEC-China)
當時還是在 16+1 模式下運作。
圖/European Institute for One Belt One Road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比如說,中國雖然與歐盟表面「交好」,但是從未放棄分化歐盟各個成員國。就在2013年歐中協議開始談判的前一年,自 2012 年開始,中國挾著一帶一路的大量資本優勢,企圖跳過歐盟,逕行主導與中東歐國家合作(CEEC-China,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一般被之為「17+1 合作」,中國企圖藉由「17+1 合作」的東歐國家深入歐洲以及擴大中國與歐盟談判的發言權。不過,中國的影響力正在式微中,因為「17+1 合作」的許多國家,並沒有從中國得到任何好處。

2021 年 「17+1 合作」的視訊峰會之前,波羅地海三國到巴黎訪問時已經採取消極抵制這個峰會,立陶宛外交委員會也通過決議脫離「17+1 合作」,規劃在台灣設置經濟辦事處,並希望未來採取歐盟和中國 27+1 的機制。最後,「17+1 合作」 峰會少了 6 個國家高級代表,並不影響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對外宣稱中國與中東歐關係牢固、《新華社》稱之為這是「為天下謀大同」。而卻有《外交家》的西方中國專家諷刺,「17+1 合作」不過是一個殭屍機制,只剩下照片和公報的作用

參考連結

1.  https://www.franceinter.fr/emissions/l-invite-de-7h50/l-invite-de-7h50-18-fevrier-2021
2.  http://videos.senat.fr/video.1778354_5f903a0cc49ce.audition-de-m-jean-yves-le-drian?timecode=6181735
3.  https://thediplomat.com/2021/02/how-chinas-171-became-a-zombie-mechanism/
4.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
5.  https://www.france24.com/fr/afrique/20210302-aide-au-d%C3%A9veloppement-en-afrique-la-nouvelle-doctrine-fran%C3%A7aise
6.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19/dec/11/china-steps-in-as-zambia-runs-out-of-loan-options
7. 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blogs/development-finance-in-sub-saharan-africa-the-chinese-mo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