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貓奉女皇命守護冬宮275年 獲法國神秘貓奴遺產捐贈

Hermitage cat,其中一隻冬宮貓/Wikipedia

位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國立艾米塔吉博物館(State Hermitage Museum)被稱為冬宮,亦是全球四大知名博物館之一,裡面收藏著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藝術珍品,共有 300 萬件藝術品、文物、雕塑等收藏。除此之外,冬宮內的「冬宮貓」(Hermitage Cats)是著名的一大特色,這些貓守護著宮內各處,讓到訪的旅客印象深刻。

Hermitage cat,其中一隻冬宮貓/Wikipedia

冬宮貓是一群居住在俄羅斯冬宮博物館的貓,用於驅趕老鼠以保護博物館藏品不被破壞,多年來亦成為該博物館之一大特色,吸引了不少貓奴前來。這些貓平時居住在博物館的地下室,夏天的時候則會出來在堤岸和廣場上走動;在以往牠們是可以在博物館內的畫廊自由行動的。

2012 年冬宮貓共有 60 隻,其中有些是前代冬宮貓的後代,有些是收養被遺棄的貓;至 2013 年冬宮貓的數量已增至 74 隻。

最初因 18 世紀時的俄羅斯帝國君主彼得一世自荷蘭帶貓來飼養,冬宮才開始有貓居住。其女兒伊莉莎白.彼得羅芙娜.羅曼諾娃(Elizabeth Petrovna,Elizabeth of Russia)在登基為女皇之後,便於 1745 年下令從喀山招募強壯優秀的貓咪來防止冬宮博物館的鼠患。在二戰的列寧格勒圍城戰期間,城市內所有的動物包括冬宮貓在內幾乎都死亡了;戰爭結束後,蘇聯政府運了兩車貓到聖彼得堡,其中有一部分居於冬宮。 60 年代因當地貓隻過多,博物館便送走大部分貓,然而後來因鼠患加劇的緣故仍繼續飼養貓。

Hermitage to register Hermitage Cat trademark - Russia Beyond
冬宮貓/Russia Beyond

自 1998 年起,冬宮博物館將 4 月 6 日訂為「貓日」;定期在每年的 3 月底和 4 月初間舉辦和貓有關的活動。

Beauty will save the world
正在宮內巡邏的冬宮貓/Beauty will save

獲得神秘暖心法國貓奴遺產捐贈

博物館館長皮歐特洛夫斯基(Mikhail Piotrovsky)本月被問到冬宮貓近況時,先稱館方從未停止照顧貓咪,訪客和網民也都在留意牠們,接著就稱「貓咪有自己的贊助人,最近來自法國,一位男士甚至將小部分財產遺贈給貓咪,我們現在正跟律師們聯繫,這真的非常暖心。」

身兼博物館發言人的助理館長哈圖寧(Maria Haltunen)事後解釋,館方是在 2019 年夏天被告知此事,程序現已跑到最後階段,「這位來自法國的先生過世了,將遺產分贈給他的摯愛(親屬)與法國環保組織,份額比前兩者要小的第三分就贈給冬宮貓。」

立遺囑人是法國公民波塔(Christoff Botar)、職業不明,館方不知道他願意慷慨解囊的原因,也不知道他是否曾來過博物館參觀,又跟冬宮貓有什麼關連,但推測他是一位「平凡謙虛的 男士 貓奴」。

Day of the Hermitage cat in 2021 — 2021 Year
俄羅斯冬宮貓們的彩繪/2021 year

冬宮歷史

冬宮建成之初到 1917 年羅曼諾夫王朝結束一直是俄國皇帝們的皇宮。冬宮具有雙重性,早在彼得大帝的女兒伊莉莎白.彼得羅夫娜女皇在位期間(1741~1761年)就已經具有皇家博物館的屬性,伊莉莎白女皇是最早修繕、也是最大規模修繕冬宮的女皇之一。

1917 年俄國皇帝尼古拉二世(1895~1917年在位)宣布退位,冬宮結束了它作為皇宮的歷史。博物館在 12 月 17 日慶況自己的建館日 —— 這一天也是聖葉卡捷琳娜日。艾米塔吉博物館於 1852 年對公眾開放。

Guarding Russia's jewel box: A cat's eye view of the Hermitage - Russia  Beyond
尊貴的冬宮貓/Russia Beyond

1917 年 11 月 7 日阿芙樂爾號巡洋艦炮擊冬宮,(一說並未開炮,並未流血),接著士兵和工人占領冬宮。1940~1943 年聖彼得堡被德軍圍困,冬宮受到很大破壞,但館藏的藝術珍品得到了列寧格勒(當時聖彼得堡被稱為列寧格勒)人民的妥善而及時的保護。1945 年二戰結束,蘇維埃政府開始重修冬宮。因為這棟建築還提拔了設計師拉斯特雷利的作品。現在的冬宮一般被稱為艾米塔吉博物館(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Эрмитаж),以古文字學研究和歐洲繪畫藝術品聞名世界。

資料來源:
2020/12/1 TASS Museum objects sold by Soviet leadership can only be bought back, says Hermitage chief
2020/12/15 am Михаил Пиотровский обратился с манифестом о сохранении культурных памятников Арцаха в послевоенное время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