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之後 國會與大學可以怎麼推動母語復振?

《國家語言發展法》在 2018 年底通過後,對國家語言的定義、傳承與發展立下準則,被視為本土語言平等權利的具體展現。然而,也有論者批評道,《國家語言發展法》缺乏實施細則,並無進一步規範台灣本土語言的復振時程與規劃恐淪為僅具象徵性的符碼。況且,上個月甫上線的「十二年國教的總綱修訂草案」才引發爭議《國家語言發展法》與本土語言復振能否繼續深化,成為所有關心台灣本土語言人士的擔憂。

2020 年 5 月 12 日,也就是昨天,對關心本土語言存續的朋友來說,有兩件喜事發生第一台灣基進黨籍立法委員陳柏惟在國會中提出的「母語問政公決案」逕付二讀,未來,國會將有機會設置通譯,讓各族群的民意代表用自己的母語在國會殿堂問政。第二、台灣大學學生會成功推動〈國立臺灣大學推動復振國家語言授課補助實施要點〉,未來,台大將對以母語進行教學的課程進行補助,鼓勵更多本土語言相關課程的開設。

這兩項推進,可說是《國家語言發展法》訂定後,本土語言於公共領域教育場域使用上相當大的突進。以下,我們來分別介紹這兩項政策。


立法委員陳柏惟在選舉前就以流利的台語演講出名,自上任以來也多次以台語質詢政府官員。但陳柏惟昨(13)在臉書上po文表示,雖然《國家語言發展法》規定「國民參與政府機關(構)行政、立法及司法程序時,得使用其選擇之國家語言」,但目前立法院在營造友善的國家語言使用環境上,可能還是「不及格」

台灣基進黨立法委員陳柏惟,時常在國會以台語質詢。

陳柏惟接著解釋。雖然目前《國家語言發展法》規定,任何人都得以在公共場合或官方場所使用母語,但是他舉自己為例,在立法院使用母語質詢時,常常面臨對方或民眾聽不懂的問題,往往需要在詢答前,先確認對方能夠理解台語。

陳柏惟點明,目前立法院缺少的環節就是「通譯」。他以歷史為鑒,早期台灣原住民和漢人交易時,便是因為有「通譯」這樣的角色,使原住民和漢人能順暢溝通,也仍可以保存彼此使用母語的自由。

陳柏惟表示,若要讓立法院成為能使用母語問政的空間,可以仿效加拿大與瑞士的做法在加拿大,無論是加拿大還是魁北克省的議會,任何人都可以選擇使用英語或法語辯論,且這些機構的正式刊物與紀錄必須同時使用英語或法語,在法院也可以自行選擇英語或法語。而瑞士的國會也訂有四種官方語言,且國會內配有四種語言的翻譯

陳柏惟最後呼籲,立法院應積極培養通譯人才,目前國會已經有很優秀的手語老師,希望接下來不只手語翻譯老師,也能有個國家語言的翻譯老師,成為一個更優質的立法院。

台灣基進黨籍立法委員陳柏惟在國會中提出的「母語問政公決案」逕付二讀,未來,國會將有機會設置通譯,讓各族群的民意代表用自己的母語在國會殿堂問政。

除了鼓勵國人在公共場合說母語之外,也有不少人點出,透過教育來培養國家語言人才,也是復振本土語言不可或缺的環節。而台灣大學昨(12)通過的〈國立臺灣大學推動復振國家語言授課補助實施要點〉(以下簡稱〈補助要點〉),就是高等教育為本土語言復振的一個大突進。

台大學生會在一篇聲明中表示,〈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後,中央教育主管機關有責任獎勵大專校院開設國家語言相關課程、並進行相關學術研究。事實上,台大已有部分教師使用台語授課(課程包括微積分、法律史、台灣史、台灣音樂),同時也不乏台語、客語以及阿美族、布農族、泰雅族、排灣族語等語言課程,然而,這些課程卻往往在經費上出現很大的困難,且以國家語言授課的教師,在備課上往往需要花費數倍的時間,如果缺乏制度支持,無異於對於本土語言教學的壓抑。

台灣大學學生會成功推動〈國立臺灣大學推動復振國家語言授課補助實施要點〉,未來,台大將對以母語進行教學的課程進行補助,鼓勵更多本土語言相關課程的開設。

因此,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受訪表示,〈補助要點〉便是希望在本土語言課程的「供給面」上給予支持。透過獎金補助,或是減免授課時數等誘因,來鼓勵更多教授開設本土語言相關課程,並減輕教師的負擔。畢竟對於大部份教授來說,已經習慣以華語或英語教學,忽然間要切換為本土語言來教學,事實上對教師來說也是一個門檻。

凃峻清也指出,〈國家語言發展法〉作為一個「精神上的母法」,是在校內推動〈補助要點〉的過程中非常重要的關鍵。原本許多教授與行政人員並不了解〈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精神與重要性,使得學生會在推動〈補助要點〉過程中常常受挫,幸好,在學生會搬出〈國家語言發展法〉這個神主牌之後原本不支持的校方也只好「依法行政」,協助〈補助要點〉的推動。

凃峻清也期待,台大校方能夠確實執行〈補助要點〉,未來也會繼續爭取,將〈補助要點〉的實施範圍擴及到更多的課程,也呼籲教育部能夠系統性的補助全台大專院校,期待本土語言課程在高等院校場域裡茁壯。

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在會長任期內推動台大通過〈國立臺灣大學推動復振國家語言授課補助實施要點〉

無論是立法院的「母語問政公決案」,還是台灣大學的〈補助要點〉,兩個法案的推動都可說延續了《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精神,在公共領域與教育場域中實際推動本土語言的復振。《國家語言發展法》缺乏具體規定,這當然是一個缺陷,但可能也是促使更多人在不同領域推動母語復振的動力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