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

《大國戰疫》宣揚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如何對抗武漢肺炎疫情
《大國戰疫》宣揚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如何對抗武漢肺炎疫情

社會主義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武漢肺炎防疫當然也要有「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面對疫情的第一考量就是維穩、把故事說好。

中國官媒《新華社》在 2020 年 2 月 26 日報導在中共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主導下出版了《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一書,內容為讚揚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如何對抗武漢肺炎疫情,這份宣傳品除了中文之外,也譯成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版本,這本書的意圖很明顯,就是「大外宣」,說好中國故事。

不過就在 2 月 26 日的前一天 25 日,韓國因疫情大爆發宣布將對大邱和慶尚北道地區採取封鎖,後一天 27 日日本宣布中小學停課。26 日前後的兩天歐洲與中東多國也首次發現確診病例。中國趁勢大外宣之時,他國苦難正要開始。12 月初就出現首傳病例的中國,在過了 3個月後的抗疫後,最後疫情在世界各國開始大爆發,它卻開始宣傳自己抗疫故事?雖然 3 月 1 日《大國戰疫》就下架了,但是 3 月 12 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說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到中國的,引起美中兩國一番輿論空戰,接著 21 日官媒《環球時報》在微博稱武漢肺炎是義大利先傳播染。

所以,中國到底在幹嘛?是在生雞蛋還是拉雞屎?以下我們就透過事件表的四個階段:疫情確認期定調期大封城期大外宣及推責期,來看「中國特色防疫」到底在幹嘛。

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
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

疫情確認期:12 月初至 1 月初

整個 12 月至 1 月初是中國對於疫情的確認期。英國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期刊 1 月 24 日發表由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中國學者共同撰寫的報告,指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治的首批 41 起確診病例中,有 13 人並未前往一開始大家以為的感染源華南海鮮市場,這些病人最早有是 12 月 1 日至 10 日之間發病就診。而美國《科學》期刊(Science) 1 月 26 日引述美國喬治城大學傳染病專家盧西(Daniel Lucey)推算認為感染可能是在 2019 年 11 月就已經出現了。不過,武漢官方的疫情通報卻是在 12 月 1 日的一週後 12 月 8 日。

接下來 2~3 週武漢的醫院陸續收到呼吸道相關症況的病人,但無法確認病原體,而各種抗生素救治也無效。以下是武漢的醫院幾次送樣本檢驗的經過:

  • 12 月 24 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將 15 日住院患者的肺泡樣本送到檢測機構廣州微遠基因,27 日廣州微遠基因組出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序列回報給武漢市中心醫院。
  • 12 月 27 日:傍晚武漢市中心醫院再將一個樣本送往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30 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將送檢報告回報武漢市中心醫院。而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武漢市紅會醫院神內科醫生劉文、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醫生謝琳卡就是因為這報告而在同學同事群組發訊息要大家注意。
  • 12 月 30 日:武漢金銀潭醫院採樣送往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進行檢測,1 月 2 日確定武漢肺炎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
  • 1 月 3 日:武漢市中心醫院送樣至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5 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證實武漢病毒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在這中間,湖北衛健委在 1 月 1 日通知廣州微遠基因不能再驗、不能公開資料。而 1 月 3 日國家衛健委更要求未經批准,不得擅自提供生物樣本及資訊。從 12 月初武漢的醫院發現不對勁,到 1 月初中央層級的國家衛健委要求隱匿資訊這個動作,就意味著中國政府已經確定武漢肺炎這件事會是一件大事了。

從 12 月初發生異狀開始大概過了 3 週才剛始密集做檢驗,不過以上的 3 次的醫學檢驗可知道,中國的醫學檢驗速度算挺快的,僅約 10 天就至少 3 次檢驗確定。不過,1 月 1 日李文亮等人被依法查處,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有人認為是「『整理』可疑現場」),中央政府的這些隱匿疫情動作也代表「疫情確認期」的結束。在這段期間,武漢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曾在 1 月 3 日表示目前有 44 例「個案」。而其他城市似乎尚未有疫情傳出。

武漢肺炎病毒曾「被認為」從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傳播出去。 圖╱中新社

定調期:1 月 7 日至 1 月 20 日

在一般正常國家,只要一確定是棘手的流行病馬上就會緊鑼密鼓開始部署防疫,甚至在更早期發現不對勁就會開始超前部署。但是「中國特色」的防疫,還得有個「定調期」,也就是等長官、等高層對這個議題的定調

中共黨媒《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 2 月 3 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內容提到習近平說:「1 月 7 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不過,1 月 6 日政治局常委會前,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要求啟動中心的二級應急響應,不過中央領導人傳來的指示是「勿影響節日氣氛」。

「勿影響⋯⋯」貫穿接下來的 2 週,一直到 1 月 20 日,武漢市成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中國呼吸道醫學專家鍾南山公開承認存在人傳人,這天新華社也報導,習近平要求「全力救治患者,盡快查明病毒感染和傳播原因,加強病例監測,規範處置流程。還要及時發佈疫情信息,深化國際合作。」1 月 20 日中國終於定調了,真正進入防疫工作期,但重點是 1 月 7 日至 1 月 20 日中間發生了些什麼事,讓中國的防疫工作一拖再拖?

  • 1 月 10 日:中國春運開始。
  • 1 月 11 日:台灣總統大選。
  • 1 月 15 日: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 1 月 18 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辦「萬家宴」

1 月 11 日台灣總統大選和 1 月 15 日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很可能是中國政府 1 月初隱匿疫情的原因。而接下來的「過年經濟」可能也是一大原因,如果在過年前爆發疫情,會嚴重影響過年採買、旅行等消費行為大衰退,馬上影響眼前的經濟。但是 1 月 10 日中國春運一般估計有 30 億人次流動,而武漢市長周先旺後來說,至 23 日封城之前有 500 多萬人離開武漢。而這其中有 7515 人搭機飛到台灣。此外,18 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辦「萬家宴」,號稱有 4 萬多個家庭參加。台灣於 1 月 21 日發現首例確診,為中國武漢回台商人,而泰國在 1 月 13 日發現首例確診,日本則為 1 月 16 日,代表疫情早已擴散至中國以外的地方了。

2020年1月15日美中兩國正式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圖╱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Shealah Craighead

大封城期:1 月 23 日至 2 月 24 日

農曆除夕的前一天 1 月 23 日湖北武漢市、鄂州市、仙桃市、枝江市、潛江市、天門市封城,隔天 24 日 30 個省區市相繼啟動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並有 10 個城市封城。從 20 日成立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到 23 日開始的大封城,中間僅有 2 天的時間,事態馬上升級到最嚴厲的手段:封城。此外,20 日定調的那天,武漢市以外的中國其他地區也開始大量通報有確診個案。因此,封城恐怕不是所謂的防疫「效率高」,反而是因為前面一個月多的拖延、隱匿所導致的不得不為之。

雖然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以及總理李克強分別在 1 月 22 日、27 日到武漢視察試圖穩住民心,但接下來至 2 月第一週,陸續許多城市以各種形式與政策名稱實施封城,包括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江蘇南京市、徐州市、南通市、福建省福州市等大城。

不過,就在 1 月 27 日李克強視察武漢的這一天,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接受中國官媒央視新聞直播專訪中,說道:「(訊息)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這番話被解讀為,由於當時武漢肺炎疫情的政治壓力都壓在武漢,因此周先旺表達出,地方政府的權限是受限的,需要等中央的命令才能有大動作。更生動的解釋就是,周先旺被安排出面「甩鍋」給中央,甩鍋是中國用語,表示將責任丟給對方,這個詞挺有畫面感的。重點是這也意味著,從疫情確認到現在大封城期間過了約 1 個月,中國國內的「甩鍋」和政治角力已檯面化。

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圖/湖北省人民政府)
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圖/湖北省人民政府)

另一方面,2 月 14 日新華網報導中央在 12 日要求各地推動復工復產。不過,復工復產前需要疫情已緩和的社會氣氛。有意思的是,2 月 12 日中央下達「復工復產」指令的這一天,中國官方公布湖北的確診數爆量到 13797 例,隔天 13 日雖大幅減少但高達 4823 例,不過 14 日就恢復到之前的一天 平均 2000 多新增確診的水準。針對 2 月 12、13 日的大爆發,中國官方說法是因為中央衛健委修改臨床診斷標準,放寬認定標準讓病人提早接受治療。但巧合的是,2 月 13 日中共撤換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湖北衛健委主任,新官就任一切重新開始,清新好做事。就任一週後的 21 日一天的新增案例就首度低於 400 例了。氣氛有了,23 日習近平再強調要有序復工復產。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 27 日再加碼,要求病例清零

為何急著要求復工復產?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0 年 1 月至 2 月期間,中國的零售額與 2019 年同期相比下降了 20.5%,同期工業產值也下降了 13.5%,而固定資產投資則暴跌了 24.5%。此外,根據日本財務省 3 月 18 日公布的貿易數據,2 月份自中國進口總額與同期相比銳減近半約 47 個百分點。就進口類別觀察,食品類別減少 34.4%、服裝類 65.7%、一般原物料産品 28.6%、化學製品 43.5%、通訊設備 45.3%、金屬製品 50.5%、紡織原物料 53%、汽車零組件 46.8%、半導體零組件 18.1%、絕緣線材 53.2%,換算進口總額約 6,734 億日圓。也就是說,1、2 月這兩個月世界工廠的停工讓中國經濟受創很嚴重。

另一方面,《中新網》3 月初曾報導:「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日前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企業陷困境,最大困難在於金流斷鏈危機,近 50% 企業已有裁員安排;而受訪企業中,更有約 86.5% 受到較大衝擊,其中近 30% 將虧損;且有近 9 成企業帳上資金撐不到 3 個月,能支撐半年以上的企業不到 10%。」這意味著,如果從 1 月初開始算起的話,9 成中國企業的資金只能撐到 3 月底。假設不考慮客戶端的需求,光要產線重新上線恢復產能也需要一段時間,因此 3 月如果沒讓產線動起來的話,4 月開始可能就會爆發企業倒閉潮,然後失業潮再跟著來。面對火燒屁股的狀況,中國除了急著要求復工之外,也投入了數千億人民幣救市。

武漢肺炎疫情當前,合理的狀況是政策配合疫情發展的數據,讓數據配合政策發展無疑是要賭一場大的。綁在賭桌中間的有「復工救經濟」、「向世界展現抗疫勝利」,只是,如果賭輸了,結果會是?不過更可能的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中國實際上是賭贏還賭輸。

推責、大外宣期:2 月 26 日~

2 月中下旬開始,中國政府開始著手清場復工,除了救經濟之外,中國特色的防疫也開始進入「推責大外宣期」。2 月 26 日《新華社》報導在中共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出版了《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一書,內容讚揚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是如何對抗武漢肺炎,內容除了中文之外,也有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版本,中國毫不拐彎抹角的告訴世界,我就是要說好中國故事。只是,3 月 1 日《大國戰疫》就下架了。

武漢肺炎假資訊。北緯40度
武漢肺炎假資訊:疫情最嚴重的地區都在北緯40度

不過,2 月 27 日中國呼吸道醫學專家鍾南山表示,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這樣的「暗示」為接下來中國向外推卸責任開了頭,通訊軟體上也有一大堆具有「暗示」的假資訊流竄。例如有一張地圖上標示了武漢、西雅圖、紐約、華盛頓、南韓、日本、伊朗、義大利、法國都是在北緯 40 度,然後讓轉傳者寫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都在同一緯度,那麼巧!」但實際上,紐約在北緯 40 度、華盛頓在北緯 38 度、西雅圖在北緯 47 度、南韓最北邊也才北緯 38 度、日本北緯 40 度大概是青森縣、伊朗最北邊的邊境處才是北緯 40 度、義大利最嚴重的北義則是北緯 45 度、法國最南邊則是北緯 42 度。重點是,武漢位在北緯 30 度。

那為何這個假資訊圖不是標示北緯 30 度呢?因為只有紐約是真正在北緯 40 度,其用意就是要在讀者的腦袋裡留下「暗示」,為以後的向外「甩鍋」埋下種子。但還有一個可能是,這一張相當隱喻的疫情暗示圖,因為中國首都北京正「巧」就是在北緯 40 度。

3 月 12 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在中國禁用的推特上表示:「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這個由中國官員親自出手的推責的舉動也讓美中兩國隨時爆發的緊張關係,再度火上加油。美國國務院 13 日召見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抗議中國官員的言論。國防部發言人法拉(Alyssa Farah)13 日在推特上寫道:「現在正值武漢病毒全球蔓延,各國應該合作防疫之時,中國共產黨卻是選擇發表病毒來自美軍這種荒謬虛假的陰謀論。」一位美國國務院官員更直接說:「散佈陰謀論是危險和荒謬的。我們希望引起政府注意,我們不會為中國人民和世界的利益而容忍中國政府。」川普 17 日更進一步以「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來稱呼和推文。20 日川普更直說:「尊重中國。但病毒來自中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在中國禁用的推特上表示:「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在中國禁用的推特上表示:「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只是中國這波推責行動似乎踢到鐵板,趙立堅的推文激怒了美國所有媒體,之前還有部份美國媒體顧及中國感受,在提及時使用病毒正式名稱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但有眾多網友發現,現在因為趙的一條推文,所有美國媒體都直接使用「中國病毒」來稱呼,戲稱趙立堅此舉讓美國媒體統一病毒名號。不過,3 月 21 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在微博改口稱武漢肺炎是義大利先傳播的。中國甩鍋美國這條路走不通,馬上換一條路走。

大外宣不只有推責他國這種負面的策略,也有正面企圖扮演救世主的大外宣。3 月 10 日習近平到武漢視察,象徵著疫情原點中國武漢的疫情已經在減緩了,隔天被戲稱為 CHO 的 WHO 跟著宣布「全球大流行」,這樣一搭一唱傳達出一個圖像:「在全球被武漢肺炎肆虐的當下,中國則是雨過天晴了」。這為中國想要出面洗刷形象當救世主提供了一個想像的溫床。

習近平在武漢視察疫情(圖/吉林省紀委)
習近平在武漢視察疫情(圖/吉林省紀委)

中國央視報導,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15 日發表電視演說時表示:「中國是目前唯一能幫助塞爾維亞的國家。中國有著大量的臨床經驗、高效的管控措施和治療技術,值得借鑑學習」。西班牙外交部長龔薩雷茲(Arancha Gonzalez)也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通電話時表示,西國面臨醫療物資短缺等困難,希望中國能提供醫療物資支持。中國還派遣專家小組,分別於 3 月 7 日及 11 日前往伊拉克、義大利協助防疫。也向 WHO 捐款 2000 萬美元,向伊朗捐款人民幣 400 萬元,並對伊拉克、伊朗、日本等 26 國捐贈病毒檢測試劑盒,還向日本、韓國等國捐贈口罩、防護衣等物資。欲展現「救世主」面貌的企圖十分明顯。

而《人民日報》也克盡中共官媒的職責,宣傳義大利為了感謝中國,大家紛紛在街道上放起中國國歌。當然,台灣的《中國時報》也馬上旋即應和報導。不過,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查證這則是假新聞,查核中心指出義大利民間 14 日中午 12 點到陽台鼓掌,是在向義大利醫療人員致敬,並非演唱中國義勇軍進行曲向中國致謝。而片中,義大利文「感謝中國」是變造且後加上的聲音,義大利新聞媒體的該片段並沒有人喊這一句話。而且義勇軍進行曲也跟畫面內民眾鼓掌節拍對不上。

《中國時報》跟著《人民日報》義大利人唱中國國歌的假新聞
《中國時報》跟著《人民日報》義大利人唱中國國歌的大外宣新聞

此外,對於中國專機運送大量醫療物資到義大利,義大利網友紛紛貼文感謝。不過有義大利媒體質疑,中國寒冬送暖是「假新聞」,千台呼吸器與上萬口罩都是義大利花錢買的,這只是商業交易。除對義大利發動文宣攻勢外,馬來西亞「中國報」3 月 21 日報導「中國捐大馬 1000 萬個口罩」。但是,馬來西亞交通部長魏家祥澄清,這批口罩實為馬來西亞政府向中國購買,並非由中國捐贈。義大利知名記者龐皮利(Guilia Pompili)說:「北京前陣子積極到處宣傳『中國對抗傳染病的全球模式』,現在大量出口醫療物資,是北京的第二波政治文宣,只要觀察中國官方媒體,就會發現主軸都繞著『慈善的中國』展開,除了義大利,中國也已打算對其他國家這麼做。」

另一方面,不論是中國捐的口罩或是向中國買的口罩也陸續品質的問題,荷蘭廣播聯盟的新聞指出,自中國進口的 130 萬個 FFP2 等級口罩(最低過濾效率 94%,約與 N95 口罩相當)當中,有近半數約 60 萬個未達安全水準,醫護人員若配戴此等口罩照顧重症病患,本身也有很高的染病風險。荷蘭衛生部因而緊急召回所有已經分配到醫療院所的口罩。而義大利、捷克等其他歐洲國家也傳出類似的問題。

中國有說好故事嗎?

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從 12 月初的疫情確認開始,經過 1 個月進入大約 2 週的定調期之後才進入積極管制作為。對於分秒必爭的傳染病防治,中國基於維穩的基調以及專制體制上的缺陷,導致從疑似案例到積極作為居然過了 7 周,隱匿與拖延也使得管制措施馬上升級到封城。另一方面,也使得受感染的人也早已全世界到處跑,造成 1 月中之後世界大流行。而中國卻在 2 月下旬開始在檯面上宣傳自己的「防疫成功」、「人道救援」,甚至是想要把武漢肺炎的病毒來源透過明與暗的管道洗成是中國以外的地方。

不過,3 月 29 日美國雜誌「財經內幕」(Business Insider)引述英國「週日郵報」報導,英國強生政府非常不滿中國對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一旦危機結束,英方勢必重新檢討雙方關係,並認為中國試圖藉著協助其他抗疫的國家來擴大經濟實力。這是因為中國沒把故事說好嗎?還是大家想聽的其實是真實的故事?

中國在 3 月 24 日宣布 25 日武漢市以外的湖北城市解封,而 4 月 8 日武漢解封。到此,中國特色武漢肺炎防疫從「疫情確認期」、「定調期」、「封城期」到「推責、大外宣期」,中國的這則故事還有後續不同的發展嗎?

Tagged:
About the Author

呆作過半導體公司、社福機構、智庫、節目編輯等。嘴砲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