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菲等東南亞國家計畫重啟核能

印尼菲律賓正準備重啟核電廠以配合該國國內經濟發展要求。  圖/Envato Elements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2020 年 3 月 15 日報導,在能源需求激增和反煤的聲浪中,印尼和菲律賓正在低調地進行以提出的監管變更來恢復休眠中的核電計劃。印尼政府創造就業的綜合法案包含鼓勵私人企業投資核電。這個法案已於 2 月提交議會,尚待國會通過,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會努力試圖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讓法案通過。

而菲律賓能源部長庫希(Alfonso Cusi)再次向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建議,將核能納入能源結構,也已在 2 月提出了行政命令草案。

自巴淡島(Batam)於 1960 年代被印尼政府開發為特別發展區,列入星馬印三國經濟開發區以來,印尼就一直懷抱著野心勃勃的核計畫。印尼目前有 3 座研究規模的核反應爐,總發電量約為 30 兆瓦。但是,印尼輿論長期反對核能使得印尼核能並未大規模開發,這主要是因為人們對腐敗和無能官僚機構的擔憂,以及印尼處於地震帶上。不過 2019 年核談判重新浮出水面。一些議員呼籲發展核電,以保證工業活動的電力供應。

coal power plant in the afternoon
燃煤的火力發電廠遭到環保人士抗議空氣污染。
圖/Envato Elements

據報導,印尼國家電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和美國核能新創公司 ThorCon International 正在計劃進行一項初期研究,開發價值 12 億美元的 5 億瓦的釷(Thorium)反應爐,以取代現行的鈾反應爐。支持者認為,核能比其他可再生能源便宜,因此可以幫助印尼提高能源結構中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從目前的 12% 再往上提升。印尼 2019 年的裝機容量為 69 吉瓦(Gigawatt,即百萬千瓦),其中煤炭仍佔 60%,其次是天然氣佔 23%,燃料油占 4%。印尼政府的目標是到 2025 年將可再生能源增長 23%。不過印尼能源部長 Arifin Tasrif 在 2020 年 1 月國會聽證會上表示,核能是國家能源發展計劃中的「最後選項」,因此現在將新核規定納入綜合法案引起了質疑。

菲律賓則是亞洲電價最高的國家之一,有時在夏季(需求高峰時)或發電廠進行維護時會出現斷電的情況。2018 年,菲律賓 52% 的電力來自煤炭,23% 再生能源,21% 的自然能源,其餘的則來自柴油和燃氣輪機等石油資源。菲律賓在馬尼拉西邊的巴丹半島(Bataan Peninsula)上有一座核電廠。這是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時代建造的,也是當時東南亞唯一一座完整的核電廠。但是在馬可仕下台和 1986 年的車諾比(Chernobyl)事件之後,政府關閉這個核電廠,之後才又運轉。

菲律賓政府對核電的興趣來自與俄羅斯的關係升溫,俄羅斯在 2019 年 10 月杜特蒂訪問莫斯科期間提出核電計畫,其中之一是俄羅斯國家原子能源公司(Rosatom State Atomic Energy Corporation)將對小型模組化核反應爐進行可行性研究。另一個是俄羅斯建議巴丹半島的核電廠可以再投入 30 億至 40 億美元進行維修。惠譽解決方案(Fitch Solutions)認為,若菲律賓仍將核電導入國家能源結構,可以帶來強勁的經濟與人口成長。

Abandoned buildings in overgrown ghost city Pripyat.
1986年發生於蘇聯時期的車諾比核災事故,影響車諾比及附近地區在幾個世紀之內都不適合人類定居,如同「鬼城」。
圖/Envato Elements

而除了印尼與菲律賓之外,2016 年越南政府計劃建造一座核電廠,但同年被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喊停。2017 年泰國與中國簽署了一項協議,加強兩國在核能方面的合作。而馬來西亞則原本計畫在 2021 年擁有第一座核電廠,並將計畫延伸到 2030 年之後,不過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2018 年上任時對核能說「不」。對於東南亞國家在核能方面興趣漸高,綠色和平組織印尼氣候與能源專家 Satrio Swandiko 說:「核能並不是廉價的能源。政府錯誤地將核能轉變為清潔和安全的能源。正當德國和日本等發達國家開始放棄(核能)之時,印尼卻開始這條路。」

參考來源:
2020/03/15 Nikkei Asian Review Indonesia and Philippines move to revive nuclear ambitions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