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能源開發危及亞馬爾半島涅涅茨馴鹿牧人

涅涅茨馴鹿牧人(圖/Detroit Publishing Co./公共領域)

反對大型油管興建或擴建工程的加拿大原住民在雪地中封路抗爭,抗爭者與警方之間的衝突引起各國媒體的注意,反對抗爭者的種族歧視言行也隨著抗爭升溫而浮上檯面,廣受報導。同樣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也有類似問題,只是少人注意。上週四(2 月 20 日)國際公民記者網站《全球之聲》刊出一篇訪問文章,透過流亡原運人士貝勒佐可夫(Dmitry Berezhkov)的角度一窺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的能源與人權衝突。

亞馬爾半島位於西伯利亞北部,隔著喀拉海(Kara Sea)與新地島相望,12.2 萬平方公里的廣大土地,卻只有 1.5 萬人口,其中約有 1 萬人是涅涅茨原住民(Nenets)。涅涅茨人是馴鹿牧人,居住在他們稱為「大地盡頭」的凍原上,不幸的是亞馬爾半島也是俄羅斯境內天然氣儲量最豐之處,俄羅斯及其他國家的能源企業接踵而至,在此地建立起近岸氣田和液態天然氣輸送管。以俄羅斯政府為主要持股人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也在 2008 年宣布「亞馬爾計畫」,要在此地大規模開採碳氫化合物。

俄羅斯亞馬爾-涅涅茨自治區
俄羅斯亞馬爾-涅涅茨自治區

設立在莫斯科的俄羅斯北方原住民族協會(Russian Association of Indigenous Peoples of the North, RAIPON)反對俄羅斯大舉開發亞馬爾半島,該組織的前副主席​、​出身堪察加半島伊傑爾緬族(Itelmen)的貝勒佐可夫卻因此遭災。2013 年,貝勒佐可夫前往挪威參加世界原住民族會議時遭到挪威警方逮捕,所幸最後獲得挪威的政治庇護,並未被遣送回俄羅斯​,並流亡斯堪地那維亞直至今日。​

貝勒佐可夫​接受《全球之聲》公民記者訪問時,形容天然氣輸送管線就像「八爪章魚」在亞馬爾半島蔓延。每一條管線、每一條道路的建成,都以剝奪馴鹿牧人的土地為代價,牧地變少的結果,不僅無法維持原先的鹿群規模,牧人之間甚至被迫開始競爭牧地。換言之,能源管線的興建是生態災難與原住民文化災難的開端。

涅涅茨馴鹿牧人棲息地(圖/Sergey.vlad.popov/CC BY-SA 4.0)
涅涅茨馴鹿牧人棲息地(圖/Sergey.vlad.popov/CC BY-SA 4.0)

貝勒佐可夫認為,在未來的 10-20 年內,亞馬爾半島的馴鹿將會因為土地掠奪,失去可食的苔蘚及地衣而大量死亡。會有越來越多的牧人移入定居村落,疾病、酗酒等問題也會隨之而生。

​貝勒佐可夫還指出,儘管亞馬爾半島有馴鹿牧人工會,但工會領導人往往與大型能源公司保持良好交誼,也自開發計畫獲利,因此樂於配合大型能源企業的政策。而實際上需要幫助的馴鹿牧人逐苔蘚而居,分散在廣大的土地上,無法既顧全放牧又聚集合作,是目前最大的難題。

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天然氣廠(圖/俄羅斯聯邦政府)
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天然氣廠
(圖/俄羅斯聯邦政府)

​在被問到外人如何能夠提供協助時,貝勒佐可夫表示,俄羅斯法律有「邊境地區」的規定,外人必須獲得當地居民或組織的邀請才能進入,但此等邀請是由俄羅斯國安單位核發,因此要倚靠外部勢力也相當困難。

本月稍早​又發生一起不幸事件​,​使得亞馬爾半島的前景更加黯淡。​俄羅斯司法部稱 RAIPON 協助成立的「支持北方原住民族中心」(CSIPN)與加拿大原運組織有關,將之認定為「外國代理人」,​已經​禁止​該​中心的運作。

延伸閱讀:加拿大總理取消加勒比海行程 盼解決天然氣管道修建爭議

​參考新聞來源:​
2020/02/20    Global Voices(全球之聲)    Pipeline problems for indigenous peoples on Russia’s Yamal Peninsula
2020/02/20    VICE(惡傳媒) Indigenous Peoples Report Racism Surge as Wet’suwet’en Rail Blockades Grow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