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當流水匯聚成洪:論香港當前情勢

當流水匯聚成洪:論香港當前情勢

演講/吳叡人
時間/2019.10.7    地點/中山大學西灣隧道
主辦/中山大學政治所
逐字稿整理/顧旻    編輯/蕭育和

今天在香港發生的是流水革命,流水革命沒有大台,今天我站在這裡,這裡不是大台,只是一個技術性的安排,這樣大家比較容易溝通。希望大家諒解,我不是大台,我反大台,我向來都反大台。很感謝,很榮幸也很光榮來到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叫做西灣大學,西灣大學連儂牆,他是香港流水革命海外戰場第一線。來到戰場,這裡是戰場你知道嗎?這裡就是革命戰場,革命不用跑到香港,在這裡就是革命。各位在這裡就可以參戰。

要談香港,其實我是覺得自己不夠格,我並不是一個香港研究者。不過,這是歷史的命運,五年前,我因為參與了香港年輕人撰寫的一本書,叫做香港民族論,香港大學一批年輕人覺得說,他們有新的身份認同出現,他們不是中國人,他們是香港人,在這個理論下,他們編了一本書叫「香港民族論」,我幫他們提供一些理論基礎。為了這個東西,香港的 689 梁振英,禁止我進入香港,無緣無故變成黑名單。我從來沒有跟香港這些運動者有任何接觸,但是也因為這樣的一次機會,讓我的命運跟香港這段驚擾的五年,激動地、世界史地爆發般革命的歷史,產生奇妙的關聯。

無代無誌被捲入,這就是歷史的命運。

換句話說,突然之間港獨與台獨的合流,在吳叡人身上體現了。今天香港的年輕人跟我說,吳老師你是港獨的「大佬」,無論如何,五年來到現在,香港已經變成我的第二祖國,我的心情每天記掛著香港的這些情況,香港現在進入到非常困難的一個階段。我想,我今天跟各位做一個簡單的分享,我分享我比較熟悉的部分。就是說,香港本土意識是如何的興起,在整個從雨傘到流水革命背後,最重要的動力,就是我觀察到香港人新的身份意識、新的身份認同,香港人意識、或者有人說香港的 nationalism 的出現、Hong Kong nationalism 的出現。

各位,回想一下,才不過五年前,雨傘前後的香港社會,已經出現了一個很重要的現象,很少人去討論他它,但事實上它非常明顯,就是我們一般講的本土主義、localism,還有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興起。開始出現一批新世代的年輕人,他們跟他們上一代、他們的前輩完全不一樣;他們開始擁抱他們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身份,不再像上一代主張說,香港的前途繫於民主的中國,也就是所謂民主回歸論。各位,還記得嗎?五年前雨傘革命,它背後主張的就是命運自主這個意識。到了後雨傘時期,快速發展出巨大的本土浪潮,還有本土運動和社會運動快速的政治化,本土主義的傘後組織,現在已經被解散了。兩年前,香港民主黨、還有熱普城、紛紛崛起,泛民,幾乎完全放棄民主回歸論,擁抱本土化,在這個浪潮當中,我們看到了我們青年世代的英雄,梁天琦的崛起。各位,我們現在講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就是梁天琦在 2016 年新界東補選時候的口號。2016 年,立法會有六名本土派的當選。另外,很少人注意到的,2015 到 2016 年雨傘後,我稱為一個現象叫做 student nationalism,學生民族主義。換句話說,以香港作為自主共同體,不接受中國外來統治的這樣的一個思想,在香港的大學、各學生會、還有學聯當中快速地擴散。現在的香港大學生,幾乎百分之百,全部都是獨派。北京、香港政府,非常的害怕。他們在 2016 到 2017 進行強烈的鎮壓,DQ(disqualification),剝奪他們的資格,政治犯出現,本土意識的政治化受到挫折。中國在背後、一天一天的要吸納香港,把它整合到大灣區的力道日益加強。這段時間,香港的年輕人過得非常辛苦、鬱悶、不安、非常焦躁。而這一切,並不是事物的終結,香港新的生命,雨傘,它所播的種,在流水革命當中開花結果了。

這次反送中運動的原因,是因為逃犯條例碰觸到香港人全民的共同底線。所以,香港人全面反彈、進行了全面的擴大動員。你看到這次的擴大動員,是各階層、各年齡、各職業的全面動員。最後,在這場漫長全面的社會動員當中,香港人意識全面爆發。各位,我們現在是高雄,我很想從頭到尾用台語說,但是有香港朋友在,所以我用北京話說。北京話是國際語言,不是中國的語言,你知道意思嗎?香港人意識這次大爆發,全面爆發,我是一個民族主義的研究者,I am a student of nationalism. The study of nationalism. 所以我整個夏天坐在電腦前面,難以置信地目睹,香港人的意識,像在一幕一幕的爆發,一幕一幕的展演,一步一步的發展。最後,我終於理解到,原來我這整個暑假,我親眼看到的目睹的東西,就是 in English, the birth of a nation. Hong Kong nation. 香港共同體的誕生,各位我們研究民族主義,研究政治學的人,有幾個人可以親眼看到,一個政治共同體的誕生,我們看到了。This is what I see going on, in this summer. 

圖/中山政治所

這次的運動、這次的革命,把所有不同的社會類型全部捲進來了。雨傘革命基本上,第一個,它是年輕人的革命;第二個,他是菁英階層的革命,一般庶民層,或者是比較年長的比較沒有接觸。但是,這一次,它是全面的捲進來。它的年齡層,你可以看到老年世代進來了,老年世代參與這次革命裡面最重要的兩個代表,一個是七十幾歲的陳伯,永遠站在第一線擋子彈;另外一個是永遠拿著大英旗的,老太太八十幾歲,據說已經失蹤了。他們是很重要的代表,然後還有銀髮族的示威出現。然後中年的階層,香港媽媽站出來了。你可以想像香港媽媽站出來示威遊行嗎?除了傳統的年輕人,大學生之外、這次中學生也出來了。香港的中學生,各位,就是從台灣的國中到高中。甚至連小學生都出來了,運動已經貫穿了整個年齡層。從老年、青年、到少年,還有兒童都站出來了。

第二個是行業別,你看到除了香港傳統的社會運動,主要是學生、教師、社工之外,現在是誰?醫護!音樂家!還有最保守的公務員都站出來了。一百多個行政主任寫信出來反對林鄭月娥,然後香港體制裡面的既得利益者,最保守的金融專業會計師站出來。這兩天,反蒙面法出來之後,第一天的示威在銅鑼灣,大家有沒有看到扶老攜幼,都是一般日常的、甚至還不是和理非,是街坊的鄰居全部站出來了。這是無法想像的,全家出動。再來,香港很遺憾的,這次專業知識分子,全面缺席,這是非常遺憾的事情,文史社會科學家很少出來。

第三,我們還看到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各位我一直在計算統計,統計到後來已經算不清楚了。從運動開始就一直出現一件事情,香港各行各業,都寫了一份叫做「致香港人書」,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有沒有算過?大概七月裡面已經超過一百篇了,現在不知道幾篇了。換句話說,香港各行各業的人,每個行業的人都寫了一篇致香港人書。致什麼?致他們想像中、那個從來沒有見過,非常親愛的香港人,我的同胞。香港人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想像的主體是在各行各業的人站起來各自想像,然後他們把他們的目光,投向共同交叉的點。那個交會的點,就是香港人。一百多篇、兩百多篇,所有人都寫:「致香港人書。」這是我看到的時候,非常驚訝的事情。這就是所謂交錯的、香港共同體的想像。

最後,還有一個絕對不能不提的,就是連登。香港的 PTT,再加上他們的 Telegram,所創造出來的匿名的動員。說不定那些了不起的知識份子,都躲在連登裡面動員。所以你可以看到,整個香港全社會從表到裡、從老到少,各行各業全面動員。我幾乎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徹底的社會動員。而他們有秩序的,一件一件、一個一個的表現出來、展演出來,各位我們要是把這三個月整理一下,你就會看到整個香港人一個一個站出來。站到後來,站到檯面上,就會形成一個叫做香港人。只有習近平沒有看到。

【「攬炒」英國廣告上線 x 快閃行動】
香港攬炒巴廣告團隊於8月3日凌晨起,在橫跨英國5大城市的8個廣告牌以每分鐘10秒展示聲援香港人的廣告,冀望吸引途人持續關注香港的議題。
圖/Freedom HONG KONG

第一個是不同類型的人被捲進來。第二個叫做 Geography of protest,抗議的地理學。過去香港的抗議,永遠在港島、永遠從維多利亞公園開始,走到金鐘,好最後唱一首海闊天空,然後說,我們今天達成了階段性任務,然後就結束了。但是在雨傘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好幾個點,有旺角出現、銅鑼灣也有,這一次你可以看到,整個的雨傘運動的模式大大擴大,從單點向香港全土擴大。第二個是從各區同時多點游擊戰,傳統是在港島、往九龍新界擴大;不只是九龍、新界,不只是都會區,還繼續走向更草根的,他們叫做街坊,英文叫做 neighborhood。所以你可以看到,從單點向全土擴大。整個示威不再只限於港島,而是擴散到每一個地方。各區經常不斷在進行同時游擊戰,昨天是 18 區共同起義,今天又是、每天都是;現在他們知道說,你沒有辦法集中在港島,港島非常不適合於集中示威,於是他們化整為零,擴散到香港每個地方,在同一個時間進行示威。這個東西就是我的老師,Benedict Anderson 所說的,一個民族是什麼意思:「就是這群人在同一個時間、在不同的地點、經驗共同的事情。」這叫 simultaneity 同時間性。香港人在同一個時間、不同的點,正如他們透過了 Telegram、透過了連登,知道彼此在做同一件事情。於是他們共同形成共同意識。

街坊的出現,這次的街坊意味著什麼呢?最精彩的兩個街坊,一個叫做光復上水,一個是光復屯門,為什麼要光復上水?上水就是水貨客最喜歡去掃貨的地方,所以傳統的店全部被掃光,現在只剩下賣給水貨客的,香港人買不到日用品、藥品,全部被大陸的水貨客買光。於是,以前出現過光復上水。屯門是什麼?屯門有一個屯門公園,它是當地的居民,在週末或晚上去,在那邊休閒的好地方。小孩子踢足球、去玩,是休息散步的好地方。可是這幾年來,被一群叫做大媽團所佔領。各位知道大媽團嗎?屯門這麼美好的地方,就是被大媽團佔領。換句話說,中國沒有更新的花招,都是蝗蟲式的攻擊。所以我們看到了光復上水,光復屯門,這意味著共同體意識,深入到草根基層。然後最後我們可以說,整個香港人這一百多天來的示威,從港島往外擴散,從城到鄉,從城市到基層、到草根,整個把大家捲進來。這個東西就是 Anderson 說的 the tour of horizon,香港人透過示威過程把香港這個島嶼、這個領土徹底地走一遍,再走一遍、再走一遍,沒完沒了地走,上山下海沒完沒了地走。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香港人意識在這裡逐漸形成。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一個現象,共同歌唱國歌這個現象,我稱為全球。在追求自由的集體抗爭當中出現的歌謠,常常會被這群人視為共同的東西,比方說國歌 national anthem。過去香港有幾條有名的歌,香港電台、商業電台的《香港之歌》,《獅子山下》、還有《海闊天空》之外;但是這些歌都太 soft,都跟他們現在所經驗的不一樣。但是終於出現了,他們香港人共同認可的國歌,就是《願榮光歸香港》。所以說,在戰鬥中這首《願榮光歸香港》已經不再被說是和理非的歌,也不再說是階段性勝利的歌。

所以唱國歌是什麼意思?台灣人沒有很高興、很感動地唱國歌經驗,我再說一次,台灣人你有唱國歌的經驗嗎?是國家嗎?那是外來政權、是他們的東西,跟我們沒有關係。所以這次看到這條歌出來,我作為台灣人看得有多怨妒你知道嗎?我們來做我們的國歌好不好?我們的國歌要產生,從共同的鬥爭、抗爭,要為台灣自主,獨立的過程自然的產生,自然的產生。

現在我們香港人,這首偉大的歌曲,26 歲,Thomas,一個匿名的、跟連登仔一起創作的歌,它變成了一個大家共同傳唱的歌。這實在是太感動了。我早上起來要唱一次,晚上唱一次;早上唱一次會醒來,晚上唱一次睡不著,為什麼我三個月來都睡不著,為了這首歌睡不著,為了香港睡不著。不管怎麼樣,唱國歌是一個雙向、多向互動的行為。透過一個共同唱一首歌的動作,把大家連結,把大家納進去這個共同體裡面,

《願榮光歸香港》管弦樂團及合唱團版 MV

所以唱國歌它的象徵意義非常重大。但是重點是你必須要心悅誠服,自己歡喜甘願在唱。唱這首國歌,有一個小小的門檻,你必須要會講廣東話,要標準的唱這首歌,要稍微做一點學習。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可以看到,他要用一個他們的國語,我們說粵語,或者有人說叫香港粵語。所以它的第一個意義,共同唱一首歌的第一個意義,是連結說這個語言的香港人這個群體。像唱香港國歌這個行為,跟我剛剛講的透過示威,不斷遶境香港。各位,媽祖遶境就是在遶境台灣共同體,媽祖每年的遶境就是在確認台灣的領土範圍。所以說,他們香港人每天都在遶境,每天都示威行動,勇武派和和理非用不同的姿態,今天晚上是什麼,是九九重陽,大家帶著白花、披麻戴孝,替九位義士記悼。特別也是一種、共同體的一個朝聖之旅。但是唱國歌和朝聖之旅結合在一起,你可以看到唱國歌的地理範圍,首先就出現了。他是香港的全土、整個香港的本土,香港不是只是一個 city,香港變成一個 territory,它有領土的概念,它是一個領土共同體的概念,這裡面就是最古典意義的民族意識的顯現。我真的不騙你,不管任何一個學者、不管你的立場在哪裡,你看到這個事情,你要知道說,Hong Kong nation is born. 就北京那邊,所以北京一定會鬥香港人。所以今天的《Financial Times》說習近平一定會報復香港人。

所以呢,唱國歌的行為不只是限制在香港,他還擴散到香港之外,延伸到全世界有香港人的地方。把世界各地的海外香港人,英文叫什麼?Hong Kong diaspora 把它全部動員起來,於是散居在全球的香港人,海外香港人被召喚出一個 Benedict Anderson 所說的,叫做長距離的民族主義 long distance nationalism。人不在香港、心在香港。透過海外唱香港國歌的行為,讓自己感受到自己重新融入到香港共同體,成為它的一部份。海外香港人向來不管政治,非常現實主義、保守的,但是在整個運動擴散出去後,整個改造了香港人現實主義的意識,香港人在這個運動過程當中,這個革命過程當中,整個香港的民族精神受到徹底的變革。這是一個非常驚天動地的事情。所以不管怎麼樣,你可以看到,在整個運動過程當中,一個香港的 nation 就這樣被釋放,顯現在我們這面牆。

這跟連儂牆有什麼關係?連儂牆跟香港民族意識的形成有什麼關係?在做連儂牆的人有沒有想過,我在旁邊看,看得很清楚,跟唱國歌一樣,連儂牆是另一種重要的,凝結香港共同體意識,同時也是展現香港共同體意識的一個媒介。各位看到這些東西,都在凝結香港共同體意識,也是在展現香港共同體意識。為什麼?因為它已經有互動的媒介,它不是單向的展示。那反送中的連儂牆運動,最早也是源於雨傘運動。大家知道在金鐘有一個很大的連儂牆。但這次隨著整個運動,向全香港擴散,向草根擴散;更重要的,連儂牆運動向全世界擴散。連儂牆,跟唱國歌的行為有一個很根本不一樣的地方是,它的包容性更大,因為它容許多語言的交流、它的門檻更低。

所以各位,每一座連儂牆,都是一個小香港,但每一座連儂牆都不是孤立的小香港,而是被世界擁抱的香港。各位,每一座連儂牆都是香港,每一座連儂牆都是世界,今天晚上,我們在世界中心,呼喚香港自由!Freedom to Hong Kong!Freedom to Hong Kong!Freedom to Hong Kong!Freedom to Hong Kong!

這裡就是世界的中心,我們在世界的中心呼喚香港的自由。在世界各地的連儂牆裡面,在一個個擁抱香港的小世界當中,和香港最接近、意義最重大的是我們台灣的連儂牆,因為香港和台灣同處帝國邊陲,同被帝國壓迫、唇齒相依、共同命運,就這個角度來講,香港就是台灣,台灣就是香港。在台灣的連儂牆,就是台灣與香港共同抵抗中國的象徵與戰場。這裡是戰場,這個地方是戰場,我不是來這邊歡樂,我們是來做什麼?我們正在做戰鬥之前的準備。所以在台灣各大學,發生中國人拆連儂牆事件,中國人在全世界惡形惡狀、丟人現眼,香港流水革命在台灣的延伸,這場革命主戰場在香港,但戰火已經燒到台灣來了。

各位,當他們侵門踏戶來這裡撕香港的海報,他們就是已經要把戰爭帶到這裡來了。戰火已經進到台灣來了。革命的鐵律是什麼?革命的鐵律學者不了解,革命家才懂,革命的鐵律是什麼呢?就是「就地革命」。簡單講,革命的鐵律就是在地革命,你身在哪裡就在哪裡革命,你身在什麼地方就在哪裡參與革命。你現在在這個地方,就在台灣參與革命,戰火已經延伸了,現在流水革命已經擴散到台灣來了,這裡就是革命的戰場。所以各位,我不太了解為什麼八天就要拆了,幹!為什麼今天就拆?這不是很美嗎?美麗的香港,美麗的世界,我只要走進隧道就看到了,我們走進隧道就進入了香港,我們的精神就與香港的革命同在,為什麼要拆掉?沒關係我知道背後有很多各種角力,很抱歉。高雄是台灣裡面另一個香港,遭受不幸的命運我們都知道。不要緊,既然如此,我們就把這個政府推倒,把這個高雄政府推翻掉好不好?讓它倒!

所以你可以看到,從西門町到義守,從西子灣、到東吳、到世新、到文化、到台藝大、到成大,台灣早就遍地烽火捲進香港革命裡面了,各位來到西子灣這個戰場,各位同志,在這個地方支持香港革命,我感到非常的光榮。

反蒙面法之後的香港情況是怎樣,連儂牆或許結束了,但它不代表革命成功我們都知道。它代表革命一個階段的結束而已。10 月 4 號林鄭月娥根據緊急法公布,禁止面具的規定,代表流水革命進到下一個階段,這個階段更凶險,但是也更關鍵性的一個階段。我們最近看到香港警察的暴力,說白話一點,香港警察就是公安化,簡單講,公安警察或者武警,中國公安不進來、但是把公安鎮壓的方法藉由香港警察來執行。基本上是,動用這個形式來執行、香港已經直接在中國國家體系的鎮壓之下,所以它假借自治之手,因為習近平受到地緣政治的限制,他不敢直接派兵,於是直接讓香港警察來執行公安式的鎮壓。我昨天才知道香港警察過去十幾年來,都在中國的公安受訓,所以各位看到香港警察那套鎮壓方式就知道已經公安化了。第二個是,他假借所謂的 common law 普通法來執行戒嚴,更厲害。common law 是英國留下來的法律體系,結果 common law 有一個特性,你可用判例 precedent、不用法條用判例,你只要屬於大英國協 common law system 的國家,你都可以相互援用它的法律。於是發現說,過去英國過去歷年來留下很多惡法,你看現在 23 條國安法不用立法,它不用直接戒嚴,它只要用英國人留下的法律就可以執行,沒有戒嚴的戒嚴。所以他現在已經動用了緊急法,下一步就是什麼?宵禁,再下一步就是什麼?斷網。各位知不知道,連登上面大家都在買 VPN 了啦。香港人要翻牆你可以想像嗎?香港人翻牆那香港就死亡了,然後再來就是完全戒嚴,現在情況是這樣。為什麼他要這樣幹?他透過漸進鎮壓,消耗示威運動,所以他要把你們全部消滅掉,大概目前已經抓了快 2000 個勇武派。他想不透香港幾百萬人裡面到底有幾個勇武派。背後習近平的邏輯是什麼?香港年輕人會不滿是因為買不起房,所以他現在訂一個方針,叫做政治鎮壓、經濟收編,開始準備要建房子啦。可是最好笑的是,中國人永遠,拿石頭砸自己腳,他建房子不是讓香港港商自己建,是用中國國家資本跑進來建,換句話說,未來香港政府建房子,要給年輕人住的房子,從炒地皮的李嘉誠換成中國的國家資本。香港人還是租不起房子,一樣。

圖/中山政治所

所以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各位學會一兩句香港話了沒有?我最喜歡的一句叫攬炒。你這樣搞香港的結果就是攬炒,攬炒就是什麼,就是同歸於盡。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If we go to hell, you fucking come with us. 說真的以前以為北京多神秘,現在終於體會到了,幹,媽的習近平無腦、拙劣的統治策略,獨裁者,北京獨裁者不懂得怎樣治理自由的人民。你要治理、你要 govern 一個 society,要善用社會的自主性,你不能只靠控制,獨裁者只會用控制,他不會誘導社會自己去管理自己、和人民共治,結果導致社會的死亡,只剩下一個個原子的個人,這就是現在的中國。已經沒有社會、只有個人。現在香港要步上後塵,香港事實上更需要社會自主性,因為北京想要的經濟利益跟香港的自由法治是一體兩面,不可分割。北京以為說,把香港控制住,保留它的自主,保留它的經濟,他以為他做得到,可是香港的經濟建立在它的自由跟法治,讓它成為世界金融中心。要是把自由跟法治拿掉,它經濟會萎縮、會死亡。所以動用了緊急法,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接下來就是行政權獨裁。各位,林鄭沒有經過立法會,直接宣告,直接動用緊急權,不用追認。所以你看到行政權獨裁,逐步戒嚴、最後導致全面暴力統治。現在你看到香港警察的暴力情況,你不會吐嗎?你不會想吐嗎?所以我說實話啦,再和理非也是會想搞武裝革命。所以,蒙面施行一天,實質戒嚴。社會已經像死神一樣,市民開始恐慌。各位知道這兩天已經出現銀行的擠兌現象,資金已經大幅外流,主要流到哪裡?流到新加坡。所以事實上,香港人講的攬炒,已經開始,那個過程已經開始了。這個過程是誰啟動的?是習近平啟動的。第二個結果是,攬炒另一方面,這個整個鎮壓大規模進一步政治化,強化香港的共同體,我這樣講有點對香港朋友不起,但是我必須說,面對現實,舊香港正在死亡,但這不代表香港死亡,舊香港死亡代表什麼?代表新的香港正在誕生,什麼叫舊的香港?現實主義、拜金主義,用香港作為中途站,充滿流亡心態的那種香港人,在死亡當中。新的香港是什麼香港?自由人、公民的共同體在誕生,新的香港作為一種共同體,有更強的能量,像政治哲學家講的,香港的這種強大的公共認同,像一個發電機一樣,被激發強大的集體行動力量,香港人意識被動員起來,就回不去了!當我知道我是香港人,我就回不去了!你怎麼壓我,我永遠是香港人!

習近平和香港人為敵,陷入了毛澤東講的,最近林保華寫了一篇文章,毛澤東說人民解放軍最重要的一個戰略就是,人民戰爭,讓整個社會所有人都跟你為敵。這時候你就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泥淖當中,現在的北京政府在香港已經陷入了香港人民對他的戰爭裡面,這是一個泥淖。這場戰爭中共內憂外患,這場人民戰爭撐不久,打不贏啦!香港現在的處境很困難,為什麼?暴力又升級了,但是我對新生的香港共同體有很強的信心,人民如流水,獨裁政權壓迫過頭了,會把流水逼成什麼?洪水!流水變洪水!所以呢,把人民從流水變洪水,就會淹沒獨裁者自己。

我最後來講,正經要結論了。台灣話有句說,沒有要選舉的最大,我沒有要選讓我多說一分鐘。我們講過,香港的革命事實上已經燒到台灣來,台灣人沒有辦法置身事外,香港人以他們的肉身對抗暴政,喚起沈睡的香港人。所以我們不僅要感謝香港人,更要認識到在當代地緣政治結構下,香港即台灣、台灣即香港,所以各位你們無法置身事外,你們不能只是同情。那要怎麼辦?你要參加這場革命。都已經帶 Gear,你知道叫 full gear 嗎,我們這邊有沒有勇武的穿全套過來?你帶著這個表示你參加革命知道嗎?你是人民革命軍。所以說你不能只是同情,各位你要參與這場革命,怎麼參與?你說吳老師怎麼講一些不負責任的煽動話語,不是啦。因為這個革命已經擴散,它已經變成了跨越邊界的一個革命,所以我們的參與方式就變得彈性而多元。連儂牆就是一種參與,但接下來要怎麼辦?就是投身保衛台灣的民主獨立,第一件事就是要投身於保衛台灣的民主獨立。用民主獨立的台灣才能夠有效聲援,協助前線香港人。不用我多說你們都了解這個意思,保衛連儂牆、上街頭示威,上網聲援、還有寄各種用品之外,我們台灣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守住台灣,守住台灣。高雄人你有了解嗎?身處淪陷區的高雄人,身處淪陷區的打狗各位兄弟姐妹,你有了解嗎?光復高雄!光復高雄!保衛台灣,從光復高雄做起!保衛台灣,從光復高雄做起!明年的選舉,各位聽清楚,讓草包包袱款款,讓他回去喝酒,喝到酒精中毒啦!我們把那個機會主義者,送進人民解放軍的加護病房啦,知道我說誰嗎?把那個機會主義者智商157的機會主義者,送進人民解放軍的加護病房,這傢伙腦袋已經需要進加護病房。我們把壓迫勞工的代工資本家,趕到迫害勞工的中國,讓他們站在一起。我們讓台灣的匪諜,消聲匿跡!匪諜趕出去!匪諜滾出去!最後拜託,不管你多賭爛現在做總統的人,讓台灣的本土政權延續下去,讓台灣本土政權延續下去,讓台灣人站起來、讓香港人站起來。

香港人,反抗!香港人,反抗!台灣人,反抗!

香港人,加油!台灣人,加油!

有一天我們會贏,我們一定會贏!感謝感謝。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