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9/30-10/06)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9/30-10/06)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圖/Josep Renalias Lohen11/CC BY 3.0)

國際移民組織協助獅子山共和國打擊人口運輸犯罪

西非濱臨大西洋的獅子山共和國是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貧困導致國民健康與教育的整體水準低落,更是非法的全球人口運輸業的重鎮,每年都有許多兒童被走私離鄉,充作強迫性勞工,還有許多年輕女子被運輸到國外成為奴工或從事性工作。

獅子山共和國於 2002 年結束了長達 3 年、奪去 5 萬人命的內戰,自 2005 年起便致力於打擊國內的人口運輸問題,通過了《反人口運輸法案》,並且建立了一支專責人力,但這支隊伍設在首都自由城(Freetown),遙遠偏鄉的受害人往往太過窮困,無法負擔前往自由城的旅費,事實上無法舉報相關犯罪,使得多年來立意良善的反人口運輸小組工作成效始終不彰。

獅子山共和國首都自由城(Freetown)(圖/Erik Cleves Kristensen/CC BY 2.0)
獅子山共和國首都自由城(Freetown)(圖/Erik Cleves Kristensen/CC BY 2.0)

有鑑於此,獅子山共和國在國際移民組織(IOM)的協助下,將設立於社福、性別及兒童事務部下的專責任務編組分別部署到全國 14 個地區,並結合當地警方、宗教團體、教師工會、電台記者等多方力量,設法提供人口運輸案件受害人足夠的支持。

根據全球奴役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的統計(2018 年),獅子山共和國每 1,000 人當中估計約有 5.03 人處於現代奴役狀態(modern slavery),在非洲國家當中不算最糟,但這是指該國國內而言,並不計入被走私到境外的人口所處的狀態。台灣的奴役指數為每千人有 0.49 人,中國為 2.77,美國為 1.26。2018 年全球奴役指數最低的國家是日本,每千人中估計有 0.29 人處在現代奴役狀態。

2018 年全球奴役指數的互動地圖(圖/全球奴役指數網站)
2018 年全球奴役指數的互動地圖(圖/全球奴役指數網站)

2018 年全球奴役指數的互動地圖

參考新聞來源:
2019/10/05    Africanews(剛果非洲新聞台)    New District Task Forces to strengthen Counter Human Trafficking in Sierra Leone(獅子山共和國設立分區專責小組以抗衡人口運輸)

​ 

尼羅河水利工程引發北非跨國水資源問題

衣索比亞正在尼羅河上興建的文藝復興大壩是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此等巨大工程可能導致的環境與氣候問題令人憂心,鄰近的埃及和蘇丹對此至為關心,9 月時三國曾就此有所討論,卻無法達成共識,上週分別代表三國的科學家在蘇丹首都卡土木(Khartoum)會面討論水壩相關事宜,正在三國相關部長再度會議之前。

埃及有 90% 的水源來自由南向北貫穿衣索比亞高原的藍尼羅河,因此埃及特別關心衣索比亞水壩工程進展可能過速,若因此導致水與糧食匱乏,將會在埃及引發數百萬人失業。對此衣索比亞表示,這座大壩的興築目的在於發電,屬於衣索比亞內國事務,不勞埃及過問。衣索比亞的強硬態度可以理解——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衣索比亞至今有 66% 的人口無電可用,自然以提升基本的民生水準為當務之急。

尼羅河水利工程引發北非跨國水資源問題(圖/Jacey Fortin/CC BY 4.0)
尼羅河水利工程引發北非跨國水資源問題(圖/Jacey Fortin/CC BY 4.0)

英國牛津大學環境變遷研究中心水利專家惠勒(Kevin Wheeler)表示,在天候正常的年份,埃及毋庸憂慮文藝復興大壩會導致下游的埃及用水短缺,但在乾旱年份大壩確實會引發埃及水荒,相應的也會影響到糧食收成。

這個問題可以透過國際法院訴訟來解決,但這需要涉案的兩國同意國際法院的管轄權,而就算兩國同意國際訴訟,畢竟文藝復興大壩興建在衣索比亞境內,衣索比亞有權發展國內水利,埃及在本案未見得能夠討好。

衣索比亞復興水壩(圖/Eric Gaba/CC BY 2.0)
衣索比亞復興水壩(圖/Eric Gaba/CC BY 2.0)

參考新聞來源:
2019/10/04    Nature(自然) Gigantic Nile dam prompts clash between Egypt and Ethiopia(尼羅河大壩引發埃及與衣索比亞衝突)

 

衣索比亞再傳武裝族群衝突

繼 2019 年 6 月導致數十人死亡的族裔衝突後,9 月底衣索比亞北部的阿姆哈拉州(Amhara)再傳當地特種部隊與少數族裔之間的武裝衝突,造成至少 20 人死亡,對大刀闊斧從事政治與軍事改革的衣索比亞總理哈邁德(Abiy Ahmed)構成一大挑戰。

9 月 27 日,阿姆哈拉州北部有一部迷你巴士遭到突襲,車上 10 人全數死亡。阿姆哈拉民運黨(NAMA)宣稱這是爭取克曼人獨立的克曼委員會(Kimant Committee)所為,但克曼委員會反駁此一說法,稱克曼委員會有成員受到民兵攻擊,出於自衛而反擊,並沒有主動攻擊平民。

圖右者為衣索比亞總理哈邁德(圖/Odaw/CC BY 4.0)
圖右者為衣索比亞總理哈邁德(圖/Odaw/CC BY 4.0)

自從 2018 年主政以來,哈邁德解除黨禁、釋放政治犯,希望改善過去高壓的衣索比亞政治,但情況不如預期,反而成為權力掮客的方便之門,再加上衣索比亞聯邦憲法允許各民族舉辦公投決定前途,也使地方政治強人在武力和預算方面都有較高的掌控權,結果導致衣索比亞的族裔衝突愈見頻繁血腥。

參考新聞來源:
2019/10/04   Reuters(路透社)   Attacks kill 22 in Ethiopia’s Amhara region – party official(阿姆哈拉民主黨: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地區攻擊案導致 22 死亡​)

 

新脫歐方案啟人疑竇,英國是否要求展期費疑猜

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於 10 月 2 日向歐盟提出新的脫歐協議提案,這份文件很快就被認為是歐盟頭痛的來源,愛爾蘭島上的邊界問題則是這項提議的最大歧見所在。

歐盟以及愛爾蘭都希望英國脫歐之後,北愛和愛爾蘭之間不設實質邊界,但強森的新提案並非如此。新提案要讓英國在歐洲關稅同盟停留至 2021 年,在這段過渡應變期間之後,北愛爾蘭作為英國的一部份,也將正式離開歐洲關稅同盟,換言之,最後的邊境檢查依舊不可避免。強森宣稱屆時的邊境將不會設置「新的物理性設施」,但歐盟對此表示懷疑,並稱「世界上沒有免檢查的關稅邊境」。實質邊境影響所及,可能不只經濟和商業,也違反《貝爾法斯特協議》,在最糟的情況下,將會使北愛戰火重燃。

愛爾蘭與北岸爾蘭邊界道路(圖/Jonathan Billinger/CC BY-SA 2.0)
愛爾蘭與北岸爾蘭邊界道路(圖/Jonathan Billinger/CC BY-SA 2.0)

此外,強森的新協議提案要讓北愛爾蘭留在歐盟的農產、糧食與製造商品單一市場,這意味著將會在愛爾蘭海上製造出另一個關稅邊境,檢查來自英國的商品。是否要接受這樣的安排,將由北愛爾蘭決定,而歐盟的疑慮依舊是此等實質邊界可能在貝爾法斯特和都柏林之間製造出新的摩擦。

歐盟執委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強森提出方案的隔日表示,他和都柏林及倫敦分別通過電話,他給愛爾蘭的訊息是歐盟「全力支持愛爾蘭」,給英國的訊息則是歐盟依舊樂於對話,但目前為止並未被新的方案說服。

愛爾蘭島上的邊界問題則是脫歐提議的最大歧見之一(圖/Sinn Féin/CC BY 2.0)
愛爾蘭島上的邊界問題則是脫歐提議的最大歧見之一(圖/Sinn Féin/CC BY 2.0)

另一方面,上週五(10 月 4 日,強森對歐盟做出提議後兩日),英國政府對蘇格蘭法院送出的一份文件上聲稱,政府將會遵照國會所做成的決定,若在 10 月 19 日前無法與歐盟就脫歐達成協議,將會對歐盟提出延期的要求。這個說法抵觸強森先前在國會「寧可死在溝渠裡」也不願要求歐盟展期的強硬態度,因此各方對於政府屆時的實際做法還是有所保留。

參考新聞來源:
2019/10/05    Euronews(歐洲新聞台)    Johnson ‘will ask’ EU for Brexit extension if no deal agreed(若無法達成協議,強森「將會請求」歐盟展期)
2019/10/04    De Volkskrant(荷蘭人民報)    Johnson gaat toch om uitstel Brexit vragen als er op 19 oktober nog geen deal is(若 10 月 19 日無法達成協議,強森將要求展期)
2019/10/04    Euronews(歐洲新聞台)    Tusk ‘unconvinced’ by Brexit plan: How Europe reacted to UK proposals(圖斯克未被歐國脫歐計畫說服:歐盟對英國提案的反應)
2019/10/04    Euronews(歐洲新聞台)    Why is Boris Johnson’s latest Brexit plan a headache for the EU? | Euronews Answers(歐洲新聞台回答:為何強森的新提案令歐盟大感頭痛?)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領袖從牢獄到議會之路

長久以來,加泰隆尼亞一直尋求自西班牙獨立,並於 2017 年 10 月 1 日無視西班牙法律規定,舉行了單方面的獨立公投,導致數名分離主義領袖因涉及獨立運動而受審,其中璜克拉斯(Oriol Junqueras)於 2019 年 5 月當選歐洲議會議員,卻因為在西班牙受到羈押而無法就任。上個月初,歐盟法規委員會將本案提交給歐盟法院(ECJ),請求法院釐清璜克拉斯的議會豁免權起自何時——究竟是被宣布當選時便享有豁免權,還是要在歐洲議會宣示就職後才享有豁免權?

本身也是政治學教授的加泰隆尼亞議會副主席寇斯塔(Josep Costa)在歐洲新聞台就璜克拉斯一案發表評論意見,稱西班牙限制當選議員前往歐議會就職的行為現歐洲議會於不義,破壞了議會豁免權的創設原意。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璜克拉斯(Oriol Junqueras)(圖/Retuto/CC BY 4.0)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璜克拉斯(Oriol Junqueras)(圖/Retuto/CC BY 4.0)

寇斯塔指出,議會豁免權的創設,旨在確保議員能夠免於出於政治動機的逮補,從而進一步確保議會的成員組成乃至於權力平衡不因此等政治算計而受損。從這個角度來說,則歐洲議會當選人應當在被宣布當選時起便享有豁免權,前往歐洲議會會議地點的行動不應受阻。此外,歐洲議會可以透過多數決的方式來決議免除特定議員的豁免權。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圖/Josep Renalias Lohen11/CC BY 3.0)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圖/Josep Renalias Lohen11/CC BY 3.0)

位於盧森堡的歐盟法院將於 10 月 14 日舉行璜克拉斯案的聽證會。

參考新聞來源:
2019/10/04    ARA(加泰隆尼亞當今報)   La vista sobre la immunitat de Junqueras al TJUE es manté per al 14 d’octubre(歐盟法院將於 10 月 14 日就璜克拉斯豁免權案舉行聽証)
2019/10/01    Euronews(歐洲新聞台)    Spain’s assault on the European Parliament’s integrity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ǀ View(評論:西班牙突襲歐洲議會誠信,立下危險先例)
2019/10/01    EU Observer(歐盟觀察家報)    High tension in Catalonia two years after referendum​(公投後兩年,加泰隆尼亞依舊緊張)​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