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香港焚城錄:問題早就已經不在送中

香港焚城錄:問題早就已經不在送中

9 月 4 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相較於之前堅持不願撤回的立場,貌似有些讓步。有些論者認為香港的抗議已經獲得一勝,應該見好就收,否則等到中國共產黨十一國慶之後,香港抗議者恐怕將面對無情的鎮壓與清洗。

然而,英國《衛報》報導此事之後,可以看見該則 FB 貼文底下留言全都是眾多香港人以英文寫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們希望外國人能夠了解,香港人並不覺得自己已經獲得一勝,而中共把持的香港政府也完全達不到他們的期望。

接著,沒過幾天,香港的街頭抗爭又繼續濺血,一切都沒有改變,當然也無所謂結束。

香港831反送中 灣仔警方入夜後發射催淚彈
圖/中央社記者吳家昇香港攝

為何林鄭月娥的態度會從暫緩草案,轉變為撤回草案呢?我們無從得知這究竟是林鄭本人的想法,還是中共的想法。畢竟香港的「一國兩制」早已證實失敗,無數次的警方施暴、黑道傭兵砍殺平民、不合理拘捕、跟深圳邊界的無故綁架失蹤案,都證明香港失去了過往英國殖民時期曾經引以為傲的法治。

就在香港的對岸,廣東正在建立起集中營。在可見的未來,將會有香港人被強制移送到裡面接受「再教育」,就像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樣。從 1997 年開始的每一天,共產黨政府都核發 138 名中國人移居香港,每一年有五萬個中國人移民進香港。在可見的未來,不曾體驗過英領時期人權與司法保障的中國移居人口,總會壓過原本的香港人口。到了那個時候,就算落實真普選也沒有用。

所以,我們可能以為中國政府正在對香港的抗議焦頭爛額,但也許事實根本不是這樣。他們或許感到不愉快,但未必真的很放在心上。就像睡覺前有蚊子在飛,固然會想伸手打兩下,但打不到也就算了。因為蚊子總會死掉,就像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香港性」總會被中國人的人海沖散一樣。

中國或許根本不需要鎮壓香港,因為導致香港現在必須流血抵抗的原因,就是中國真的整慘了香港,而且他們不在乎。他們不在乎的程度,就跟他們不在乎新疆、不在乎西藏一樣。只要把中國人移過去,把維吾爾人、西藏人關起來,事情自然會解決。這是中國最原汁原味的獨創秘方帝國主義殖民,粗魯、殘暴、沒有下限而且異常有效,一些腦袋不好的左統最愛拿出來說嘴的老牌帝國主義國家英國、美國全然無法與之匹敵。

中國不是個法治國家,只要擁有政治權力,誰都可以把法律玩在手掌心。它近期的表現,已經證明了就算不通過送中條款,中國也能照樣把你送中。中國式的帝國主義殖民是全世界最壞的殖民,因為它摧毀了你原本擁有的一切東西,卻沒給你任何值得安慰的補償。

在英國殖民底下,香港人儘管不真的擁有民主,但享受了 136 年清廉有效率的司法,以及安全合理的商業環境,人人吃得起一口飯,晚上能夠安睡不怕遭到警察敲門。但在中國的殖民底下,短短二十年就香港失去了上述的全部資產,還得面對飛漲的物價、租不起的房子、排不到的醫生,這全都要歸功於每年五萬人的中國移民跟多如蝗蟲又粗魯無文的中國遊客。

時間是香港的敵人,不是中國的敵人。時間站在中國那邊,因為同樣的招數他們已經成功對付過西藏跟新疆。直到 1958 年,西藏政府都還在發放自己的護照,而現在他們怎麼了呢?簽署和平協定之後,他們被編造「農奴受到迫害,中國拯救農奴」的假歷史,宗教與政治領袖達賴喇嘛流亡外國,就連達賴死後轉世與否,中國政府都想出聲干預。那麼新疆呢?為了消滅維吾爾人的認同與文化,中國使出了讓納粹惡名昭彰的集中營手法,美其名為再教育營。新疆的維吾爾族人不分男女老幼,大量遭到關押進集中營。失去父母的幼兒橫死街頭,沒有犯罪的婦孺遭到毆打刑求。

新疆與西藏,都曾經是相對獨立的政治體,但都因為中國帝國主義的迫害,而成為沉默死去、無人聞問的犧牲者。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18日下午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止黑暴,制警亂」集會。
攝影/沈朋達

香港人的五大訴求不曾主張香港獨立,但只要香港一天沒獨立,五大訴求就不可能成真,他們總有一天會發現這個事實。此刻,他們因為同胞被警察射瞎了一隻眼睛而哭泣,他們因為小孩被打得全身是血而哭泣,他們為了對未來失去希望而跳樓的手足而哭泣。但他們可能依然不明白,這些眼淚都有一個目的。

在香港「光復」給香港人自己之前,他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哭泣下去。漸漸的,就連那些哭聲都會在紅色的五星旗飛舞掩蓋之下噤聲。 但是不要哭泣,儘管無比迫近,但現在還遠不是香港滅亡的那一刻。把沙漏翻轉過來,決心追求獨立的那一刻開始,香港人的革命才真的開始。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