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對韓國瑜核電政策的建言

對韓國瑜核電政策的建言

中國國民黨 2020 總統提名人韓國瑜上週舉行了首場國政說明會。在民調一路走低的情形下,韓國瑜轉守為攻,主動說明政策願景,自然是擺脫負面新聞,轉守為攻,爭取話題主導權的良方。成功的話,便可以塑造出認真、適格總統參選人的形象。

然而整場說明會聽下來,卻有半數的時間都花在核四、核能議題上,其他能源轉型、升級政策,幾淪為點綴。

首場國政說明會,以能源議題為主軸,其中提到了減少跨區供電、降低空氣汙染、降低用電、發展再生能源及本土再生能源產業等政策目標;乍聞中國國民黨也認同這些目前已在大力在推動的政策,似乎兩大黨間,並不永遠是勢同水火,互相對立,而是有可能找到兩大黨都一致認同的政策方向,不禁令人感到些許的欣慰。但韓國瑜針對核四、核能議題過多的著墨,卻讓其能源政策淪為「核電至上」政策說明會。

核四能否安全啟動、完工所需再追加的經費是否值得、台灣是否能承受核災、如何解決核廢料等問題,爭議已久,技術層面問題也多有論著,此處不再贅述。我們更注意的是,韓國瑜陣營選擇核能議題作為第一場發表會主題的動機。按照韓國瑜陣營在說明會中表示:2018 年的以核養綠三項公投已經通過,但民進黨政府漠視人民支持核電的公投結果。看來中國國民黨的立場是認為,核電受到多數人民支持,且應該執行。

圖/enriquelopezgarre from Pixabay

2018以核養綠公投 = 人民支持核電??

回顧 2018 年底的公投題目,被認為與支持核電的公投題目有三項,分別是:

第 7 案:「你是否同意以『平均每年至少降低 1%』之方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
第 8 案:「您是否同意確立『停止新建、擴建任何燃煤發電廠或發電機組(包括深澳電廠擴建)』之能源政策?」、
第 16 案:「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其中第 16 案,提案方更稱之為「以核養綠」公投。以上三項公投,雖然都經投票通過,但從制度面而言,要說這三項公投足以證明人民支持續建核四,甚至延役核一、二、三,或興建新核電廠,顯然欠缺說服力。

首先,公投的法律效力及範圍,必須依主文確定。然而三項公投的主文中,沒有任何一條提及應使用核能。公投第 16 案,僅針對《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與「綠」毫無關聯。

其次,依原《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的規定,若政府未於 2025 年廢核,即為違法。該項條文因上述第 16 案通過而失效後,《電業法》因此對於廢核一事,變成未為規定。我們必須強調,是「未為規定」,而非發生相反之效力。亦即是政府廢核或不廢核、何時廢核,均不違反電業法。

何況,即便《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已失效,但《環境基本法》第 23 條之非核家園目標,仍是有效的法律,無從解釋為政府因該項公投通過而不得廢核,或應轉向增加使用核能。

擁核方雖主張,核電能減少空汙、取代火力發電;但若謂上述第 7 案、第 8 案的通過,足以證明民眾支持核電,則邏輯上顯然是犯了「肯定後件」的謬誤。降低空汙、減少火電的替代方案,絕非僅有核電一種,自然不能以第 7 案、第 8 案投票通過,作為政府應增加使用核電的理由。

眾所皆知,台灣的反核運動始於 1980 年代,至今已超過 30 年,甚至在 2014 年,除了每年例行的反核大遊行外,在當年的 3、4 月間,更因政府可能讓核四進行試運轉,引發多起反核示威抗議,台北街頭更因此而爆發警民衝突。核四的停建,與台電在新北市興建的高階核廢料中期儲存槽不能啟用,致使核一、二廠的廢燃料棒無去可去,都是台灣反核民意的結果,要放在本土的環保運動歷史脈絡下,才能正確理解。絕對不是甚麼「民進黨以意識形態倉促廢核」。韓國瑜陣營以核四、核能作為首場國政發表會的主軸,不僅了無新意,也難期能說服大眾。無怪首場說明會僅有一日的新聞,未對韓的聲勢產生拉抬或至少止跌的效果。

《品觀點民調中心》2019年8月29日民調
從7月中旬至今,已進行6波民調。一開始皆為韓國瑜領先,不過從第四波開始,蔡英文與韓國瑜出現「黃金交叉」,蔡英文首度以36.6%支持度勝過韓的33.8%,此後蔡穩定領先,韓國瑜則持續下滑。
圖/品觀點FB

但核電議題,非無可著力之處。

既然從規範面來說,反廢核的理據不足,那麼韓國瑜與其國政顧問團,想要增加核電的使用,至少要有現實面的誘因。以目前政治現況而言,韓國瑜所屬的中國國民黨在 2018 年縣市長選舉中,奪下 6 都中的半數,台北的第三勢力柯文哲立場亦接近於中國國民黨,而與中央執政的民進黨對立;16 席縣市長中,中國國民黨取得 12 席;在下屆的國會選舉中,席次更可望上升。2020 之後,中國國民黨縱未取得中央執政權,仍極有可能獲得國會過半席次,以及既有的地方執政絕對優勢。

在此政治局勢下,我們建議韓國瑜,既然身為中國國民黨提名人,自能、也應提出大膽而明確的核電政策,一舉掃除過去反核障礙的配套措施,更無須期待下一次的擁核公投結果。

譬如,韓國瑜可偕同黨籍地方首長,宣布將配合興建核廢料儲存場、或歡迎興建新核電廠或新機組;可偕同黨中央,提出促進核電的法律草案,以及擴張核能電廠設施的計畫與預算草案;韓國瑜也可承諾由中央提高補貼配合核電縣市經費之方案,以及完整的產業鏈政策。除了展現中國國民黨的執政能力與豐沛的資源,全黨上下一心的氣勢,更能將韓國瑜「庶民經濟」的口號,真正落實到競選政見上。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既然是以前執政團隊為班底的國師級顧問團,競選政見自然應有國政等級的規模。若只是邀幾名清客陪同,開無關痛癢的說明會,反人引人質疑韓國瑜是不是真的認真參選,又怎麼能期待這樣半吊子的政策說明能有助選情呢?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