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蒲亭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I. 俄羅斯剛步入民主時遇到的危機

蒲亭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I. 俄羅斯剛步入民主時遇到的危機

俄羅斯總統蒲亭一直被全球主流媒體塑造成如俄羅斯沙皇,獨裁者等形象。但其實要注意的是,蒲亭和其他國家獨裁者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是通過民主程序選出來的總統。俄羅斯在憲政體制層面和法國、台灣等國同屬半總統制國家,但蒲亭到底是如何做到高支持率的?以及在他治理下的俄羅斯,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我們要從俄羅斯政治歷程所塑造的特殊生態和最深層決策體制來一窺。

俄羅斯媒體政治和輿論自由皆未受限

首先要知道,雖然俄羅斯主流媒體常常發表支持蒲亭言論,但其實針對蒲亭的批評在俄羅斯國內相當常見,尤其是網路和社交媒體都有各種對蒲亭的政策批評。俄羅斯的媒體產業相當發達,不同政治立場的政黨都會上節目,也有名嘴時常公開批評蒲亭,在網路上甚至可以看到公開辱罵,這些在俄羅斯網路和媒體界早已不稀奇。甚至可以說,俄羅斯媒體有時候對於政府的批評力道是相當激烈,光從這一點來看,和其他獨裁國家相比俄羅斯已經算是非常自由。

但礙於語言限制,很多外國人較難融入俄語世界,難以蒐集俄羅斯方面的資訊管道,因此多數外國民眾對於俄羅斯社會議題無法深入了解,和真正俄語世界的人活在平行時空。

但這會讓很多人疑惑,既然俄羅斯國內批評蒲亭輿論很常見,那為什麼反對派在俄羅斯勢力這麼小?是因為被蒲亭當局鐵腕打壓所導致的嗎?

確實,蒲亭政府會排斥反對派,但這個原因只佔 2 成,8 成主要原因是因為蒲亭之外的反對派(自由派)在社會上根本難以獲得俄民眾的真正支持,主要源於於他們的政治主張很難獲得民眾的支持,這是俄羅斯政治最特別的地方之一。

說到俄羅斯民眾,多數人對於國內政治狀況或國家狀況的關心是消極的,較為關心自己的家庭以及個人權益,俄羅斯一般民眾和歐洲國家相比明顯缺乏政治熱忱,會產生這種現象,是因為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獨特的政治歷程發展所導致,而要理解這種情況,須先簡單講述蒲亭上台前的俄羅斯政治生態背景。

從蘇聯到俄羅斯

1991 年,隨著蘇聯的共產體制缺陷問題日益失控,最終導致蘇聯解體。1991 年 6 月成為民選俄羅斯總統的葉爾欽,在同年 11 月下令宣布蘇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其活動「違反俄羅斯憲法」。俄羅斯在外交政策方面全面倒向西方,在國際外交議題上全面配合美國,甚至希望加入歐盟和北約。民主自由的西方思想在 90 年代席捲整個俄羅斯社會,俄羅斯社會認識到這是普世價值,也沒有人再想回到蘇聯體制,蒲亭曾說過一句非常有趣的話:「誰不為蘇聯解體而惋惜,那就是沒良心;而誰要想恢復過去,那就是沒腦子。

1991 年蘇聯解體,俄羅斯全境的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創立人捷任斯基(Dzerzhinsky)銅像都被拉倒撤除,當時葉爾勤總統用此一方式向全民表示史達林恐怖鎮壓時代一去永遠不復還。
圖/Rare Historical Photos, “The Fall of the Soviet Union in rare pictures, 1991

但由於新政府缺乏資本主義市場的經驗及相關人才,而後續錯誤的一系列經濟政策導致了俄羅斯經濟陷入災難,國力急速衰弱。再加上西方對於俄羅斯的外交態度冷淡,西方未在經濟上、以及俄羅斯相關的外交議程上給予明顯的幫助,這讓政治精英感到震驚,最終也對俄羅斯社會帶來了重大轉變,俄羅斯人開始意識到只是單純的倒向西方懷抱是一件不一定有回報的事,這甚至影響到了俄羅斯日後的政治光譜。

這直接導致了歐美強調的自由主義右派在俄羅斯幾乎沒有市場,自由主義右派主張主張削弱政府權力,強調個人自由,基於上述所寫 90 年代俄羅斯發生的內容,西方自由主義右派在俄羅斯幾乎不可能會受歡迎。因為事實上新政府葉爾欽已經嘗試過這種做法,讓政府權力弱化,卻導致了災難,當時弱化的政府給藉不正當手段獲取巨富的寡頭和一些灰色地帶產業提供了機會。當時社會不但因為這樣讓經濟陷入困境,而且還到處充斥著靠著內部關係將國家財產和資源私有化而一夜暴富的著名寡頭們的貪污醜聞,經濟環境惡化摧毀俄羅斯人自尊,加大了貧富差距。

1999年12月31日,葉爾欽離開克里姆林宮,
身旁為總統辦公廳主任沃洛申和代總統蒲亭
圖/www.kremlin.ru (CC BY 4.0)

這些都讓時任總統葉爾欽的支持率降到歷史低點,僅為 8%。再加上他實行的個人財產私有化政策和突然解除價格管制,過快的經濟改革導致俄羅斯經濟陷於崩潰,引發民怨沸騰,同時車臣和俄羅斯發生了內戰,更讓內政局勢雪上加霜。甚至在 1998 年 8 月金融危機時,俄羅斯政府以國家已破產為由,拒絕向國際金融機構償還債務,對俄羅斯來說,這是相當羞恥的,也讓俄羅斯人深刻體驗到民主與現實的一課。

也就在這時,一度被拋棄置之的前蘇聯官僚,瞄準時機大肆批評俄羅斯葉爾欽政府的糟糕經濟管控能力,重新組織為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俄羅斯目前第二大政黨),俄羅斯共產黨扮演著俄羅斯主要非自由派的反對黨的角色,類似蘇聯時代體制內改革派官僚的角色,不過和蘇聯改革派不同的是俄共缺乏足夠的專業人才,也缺乏完整政治綱領,並在最近幾年,在民族主義,強國國際地位,克里米亞、烏克蘭等基礎上支持蒲亭執政黨並形成結盟。

俄羅斯政治學者克涅夫.克涅夫對該黨曾評論:「俄共形式上仍然叫共產黨,黨的領袖還是久加諾夫。但其實俄共內部早已發生了根本改變,俄共內部已經沒有多少共產主義了。共產主義對俄共來說僅是一塊招牌和外殼。從俄共的綱領,競選技術等方面看,俄共同歐洲左派政黨已經沒有多少區別。今天的俄共同 15 年前的俄共相比,已經是兩個不同的政黨。

也就是因為這樣,為了應對俄羅斯共產黨的挑戰和反對西方自由主義的洶湧民意,俄羅斯政府不得不調整原本親西方自由主義政策,捨棄了自由主義右派的選項,因此剩下的選項就是保守主義,其中包括保守主義右派(強調俄羅斯傳統文化)、保守主義左派(強調國家對經濟的控制)。目前執政的是統一俄羅斯黨,官方資料顯示為中間派,但其實是保守主義偏右派,這也是蒲亭的執政黨執政風格,也奠定了蒲亭在俄羅斯的高支持率基礎。

此篇主要以歷史角度來簡短分析,下篇將介紹俄羅斯政治精英體制,下篇待續。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