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台灣民眾黨 —— 柯文哲的獨腳大戲

台灣民眾黨 —— 柯文哲的獨腳大戲

距 2020 總統大選尚有 5 個月,政壇卻早早掀起陣陣波瀾。尚未知是否參選總統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大動作組成台灣民眾黨,發下豪語,要攻佔下期國會 10 席,不分區要提滿 34 名。但目前台民黨可能參加下次選舉的人選,寥寥無幾。事實上,除了柯文哲自己之外,台民黨並無亮眼的政治人物。無怪被指為是一人黨、柯文哲黨。

對於台民黨的一人黨困境,柯表示,台灣歷史上小黨或中型政黨,除了藍綠兩黨之外都是曇花一現,新黨、親民黨、台聯黨都是一人政黨。他不擔心台民黨重蹈覆轍,因為他主張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

柯文哲慣常炫耀自己的歷史深度或政治哲學,可惜所言不但經常背離現實,又難脫國立編譯館版歷史課本的程度,兼雜著二月河式的帝王將相史觀。事實上,回顧歷史,不論是新黨、親民黨、台灣團結聯盟,都和柯所說的不同。

這些曾一度聲勢大好,甚至左右政局的第三勢力,都是原有的政治勢力洗牌重組。台聯成立初期,即吸納了原為中國國民黨本土派的勢力,更結合了唾棄民進黨騙票、自詡為真正獨派的政治聲浪(沒有看錯,喜樂島並不是獨創,不過是當年台聯的虛弱翻版而已)。

1993年3月16日「新國民黨連線」記者會,
由趙少康為首,李勝峰、周荃、洪秀柱、郁慕明、丁守中、沈智慧等人組成。

攝影/韓同慶《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 (CC BY-NC-ND 3.0 TW)

新黨是原中國國民黨內的反李極右派次級團體「新國民黨連線」所組成,成立時即有多位政治金童和媒體寵兒。親民黨和新黨一樣,也是原中國國民黨內的急統派勢力,隨 2000 年總統大選惜敗的宋楚瑜出走而成,並且藉著宋楚瑜的威望,更吸納了新黨勢力。

而親民黨則是在 2008 年選舉時,陳水扁前總統猶如 2018 年底的民進黨一樣,被媒宣戰打得毫無招架之力,馬英九以統派中興救主之姿崛起,支持者相近的親民黨,因而遭到中國國民黨吞沒。

台聯在 2008 年前後,因為未能與立場相近的民進黨拿捏好關係,除了在席次禮讓與否問題上摩擦,又在陳水扁前總統勢弱時,反過頭來攻擊原本友好的民進黨,意圖挖牆角擴張自己的票源,並企圖與中國國民黨合作,最終導致了台聯的分裂與崩解。一如近日正在崩解中的時代力量,靠著民進黨禮讓起家,卻始終以民進黨為主要攻擊對象,就頗有當年台聯的痕跡。

回頭看柯文哲與台民黨。柯文哲本人固然擁有高人氣,但是遠不到李登輝、宋楚瑜的政治領袖地位;柯的輔選成績欠佳,人氣難以移轉,缺乏母雞帶小雞的功能。即便柯文哲喊出容許雙重黨籍,台民黨也未能吸引到具備堅強實力的政治人物投靠。創黨成員中只有前台北市議員鍾小平、童仲彥、前新北市議員李婉鈺等區區數人有從政經驗,可惜風評皆非優,台民黨甚而因此被譏為資源回收黨。可見,台民黨才是不折不扣的一人黨,難以複製新黨、台聯、親民黨的路線和戰績。

柯除了第一任當選是靠民進黨大力輔選外,之後和民進黨幾近反目成仇,不可能期待再得到民進黨的禮讓。和柯一起打天下的戰友,紛紛歸隊或離去。而和柯一度合作的韓國瑜,似已轉變為競爭對手關係;與郭台銘、王金平之間,合作機會亦甚渺茫。內無強將,外無奧援,台民黨的興衰,可說完全繫於柯一人。

柯認為台民黨要開放多元,不會淪入一人黨的窘境,但是柯卻又說台民黨不分區立委要提名專業人選,執行我的(柯的)意志;但不論專業與柯意、開放與柯意,都是相互矛盾的。據聞柯為人獨斷,人和甚差,台民黨縱真能在選舉中有所斬獲,也難保不會步上號稱民主多元清新,實際上卻是寡頭人治的時代力量之後塵。

對於台灣任何政治人物與政黨都無法逃避的中國問題,柯一貫採取「不表態自由」的策略,以及試圖以「統獨是假議題」、「芒果乾」的說詞,將議題無效化而迴避。但 2014 的太陽花運動,根源正是台灣人對中國以經濟圍政的警醒,和對馬英九政府無限媚中的反彈;靠著太陽花光環而起的柯文哲,卻反過來以統獨是假議題為遁詞,無寧讓人看到柯的轉變與背棄。

何況柯並不吝於用具體的行動顯露他的親中傾向;譬如在台北市大陸工作小組任用多數統派或紅媒人士,台民黨中也不乏是例。柯特意在台、中關係的敏感時刻或重要場合宣告「兩岸一家親」;對中國從不口出惡言,但對台、美卻極盡尖刻;透露「中國叫我選總統」和紅統媒體原本是挺我的,想表現自己才是中國信賴而願意接受的人選,卻無意間暴露了自己早就接受中國的政治指揮的事實。

對香港風起雲湧的反送中運動,柯稱之為「小波浪」、轉述中國論點說是 CIA 煽動、香港人跟台灣人學壞、隔壁住神經病不要跟他吵;但被問及神經病是否指習近平時,竟說「不要害我」。乖順的程度,難以相信和那個「我柯文哲講話就是這樣,高興不高興隨便你」的柯文哲是同一人。柯的親中言行,屢屢在減低自己的信用度。

近日因在外交、軍購屢有斬獲,以及香港從今年 64 以來的反送中運動,引起台灣人對中國併吞的警覺,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選情逐漸回穩,民調已與主要對手出現黃金交叉,一掃去年 1124 的陰霾。相對於此,台民黨的民調,在創黨當時曾超過 11%,但因柯與旺中的眉來眼去舊史,及柯文哲不敢絲毫違逆中國的言行中,民調一度崩跌到略高於 4%,距創黨僅僅二週而已。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或許可以嬉笑怒罵撒潑無賴,博取一時的注目與聲量,但是作為一個政黨領袖,則需要更多的說服力與政治洞見,以及穩定、持續的政治路線。在柯的名聲尚在的情況下,台民黨或許能在下次選舉有所斬獲。但以柯文哲極富爭議性的從政風格,好鬥而人和甚差,知名但缺乏實績,傲慢而無自省,輕諾寡信,顯然欠缺能帶領一個政黨的特質與能力。

和對中國問題一樣,柯總是將反對者稱為「1450(意即受民進黨控制的網軍)、新潮流」,將議題轉移成反對者別有居心。但若柯自己也這樣自我催眠,無法真正面對問題,那麼台民黨因柯的風潮散去而面臨覆滅危險,也不是難以想像之事。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