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7/29-08/04)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7/29-08/04)

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CJTF-HOA)的軍事人員和醫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邊境附近的人員進行伊波拉預防措施交流(圖/Nick Scott/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官網)

歐盟推薦保加利亞籍喬治艾娃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總裁

經過 12 小時的會談和兩輪的投票,上週五( 8 月 2 日)歐盟國終於就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推薦​人選做出決定——保加利亞籍的世界銀行執行長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擊敗荷蘭籍的戴松布倫(Jeroen Dijsselbloem),獲得 28 個會員國過半數的同意。歐元集團主席​沈德諾​(Mario Centeno)認為,在全球緊張高升的局勢下,這個選擇能夠更加堅定 IMF 作為多邊主義象徵的地位。

然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規定,總裁年紀必須低於​ 65 歲,而喬治艾娃正好 ​65 歲,這意味著 IMF 必須為這個人選修改年齡上限,如此一來弱化喬治艾娃的正當性,也可能遭到其他會員國的反對。不過一名歐盟官員表示,二戰之後,美國與歐洲就世界銀行行長和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兩大職務達成共識,前者由美國人出任,後者由歐洲人擔任,儘管目前國際貨幣基金共有全球 189 國的參與,只要美歐聯手,就可以在 IMF 穩住總裁人選。該消息來源並且表示,主導本次提名程序的法國已經確認華府會配合支持修改 IMF 的年齡規定。

圖/歐盟推薦保加利亞籍喬治艾娃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圖/Preiss/CC-Lizenz Namensnennung 3.0 Deutschland lizenziert)
歐盟推薦保加利亞籍喬治艾娃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總裁
(圖/Preiss/CC-Lizenz 3.0 Deutschland lizenziert)

喬治艾娃出身冷戰時期共產統治下的保加利亞,是政治立場中間偏右的專業經濟學家,她的出線也將許多人的目光轉向這個位於巴爾幹半島的國家。保加利亞在 1990 年轉型為多黨政治,2004 年加入北約組織,2007 年獲准加入歐盟。保加利亞在南極大陸還設有科學研究站,目前正在籌設新的實驗室。不過保加利亞並非真的光鮮亮麗。上週保加利亞新聞社引用歐洲統計局(Eurostat)的數據指出,2018 年有 30% 的保加利亞人無法負擔離家度一週年假的費用。在目前的歐盟國中,此等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依序是羅馬尼亞(58.9%)、克羅埃西亞(51.3)、希臘(51%)、塞浦路斯(51%)、義大利(43.7%)和匈牙利(43%),此等情況最不嚴重的國家則是瑞典(9.7%)、盧森堡(10.9%)、丹麥(12.2%)、奧地利(12.4%)、芬蘭(13.3%)和荷蘭(14.2%)。這項統計也顯示出東南歐和西北歐在經濟上的明顯差距。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8/02    Дневник(保加利亞日報)    Кристалина Георгиева е кандидатът на ЕС да оглави МВФ(喬治艾娃成為歐盟國際貨幣基金候選人)
2019/08/02    Reuters(路透社)   EU settles on World Bank’s Georgieva to lead IMF(歐盟選擇世銀喬治艾娃領導國際貨幣基金)
2019/08/02    Bulgarian News Agency(保加利亞新聞社)    One in Three Bulgarians Cannot Afford One-week Annual Holiday – Eurostat(歐洲統計局:保加利亞每三人就有一人無法負擔一週年假)
2019/08/02    Novinite(保加利亞索非亞新聞社)Bulgaria Begins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Modern Antarctic Research Laboratory(保加利亞開始興建現代化南極研究實驗室)

邊境又添伊波拉新例,盧安達警戒

伊波拉在剛果民主共和國(CDR)肆虐一年,已造成超過 1800 人死亡,7 月下旬因為邊境大城北基伏省首府果瑪市(Goma, North Kivu)發現兩起病例,而被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為國際關注緊急公衛事件。7 月底繼兩名病患死亡後,果瑪又出現第三起病例,不僅本地居民大為緊張,連南基伏省(Kivu)也有 15 人在基伏湖邊接受隔離,這也是南基伏首度出現疑似染上伊波拉的案例。

CDR 的伊波拉疫情負責人穆延貝(Jean-Jacques Muyembe)告訴法新社,果瑪的伊波拉病患已經死亡,也已經採取切斷感染鏈所需的一切措施。他說該名病人在染病第十一天才前來求助,為時已晚。北基伏省的疫情負責人阿貝迪(Aruna Abedi)也呼籲民眾,不要因為懼怕治療中心就隱瞞病情

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CJTF-HOA)的軍事人員和醫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邊境附近的人員進行伊波拉預防措施交流(圖/Nick Scott/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官網)
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CJTF-HOA)的軍事人員和醫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邊境的人進行伊波拉預防措施交流
(圖/Nick Scott/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官網)

阿貝迪證實果瑪發生第三起伊波拉病例,病人是一名年僅一歲的女童。另一名不願具名的防疫人員透露,女童的父親也身染伊波拉,就在女童病情被確認的當日死亡,留下包括女童在內的十名孤兒。

由於果瑪是兩百萬人口的大城,又鄰近盧安達,第三起病例的出現使盧安達陷入疫情恐慌,一度關閉邊境,卻因為影響到太多人的日常營生,在數小時後又重新開啟。

法新社報導,​世界銀行投入 CDR 防疫的資金已高達一億美元,7 月 24 日又宣布啟動緊急程序​,再追加三億美元的援助款。​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8/01    Reuters(路透社)   Rwanda border with Ebola-hit Congo fully open after slowdowns: minister​(盧安達部長證實盧安達與伊波拉纏身的剛果邊境依舊開啟)​
2019/07/31    Le monde/AFP(法國世界報/法新社)    Ebola en RDC : deux morts et un troisième cas détecté à Goma​(伊波拉在剛果:果瑪兩人死亡並發現第三起病例)​

歐洲科學團隊稱輻射雲來自俄羅斯

2017 年 10 月,義大利米蘭的科學家注意到一片含有放射性元素釕-106 的雲靠近西歐,數日後德國、法國、奧地利、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也都偵測到同樣的輻射污染,輻射量百倍於 2011 年日本的福島核災​。歐洲科學家們懷疑輻射雲來自俄羅斯,因為就在離奇的輻射雲出現之前,俄羅斯正在準備將高濃縮輻射物質交貨給義大利大薩索山粒子實驗室(LNGS),以應尋找微中子的實驗,但輻射雲出現後不久,俄羅斯方面就取消了這筆交易。

俄羅斯始終否認與來歷不明的輻射雲有關,並且表示有可能是人造衛星墜落而造成輻射外洩。​不過就在 2019 年 7 月底​,​《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刊出一篇歐洲科學團隊​的研究成果,宣稱已排除人造衛星墜毀造成污染的可能,並指出輻射雲的來源應當還是俄羅斯,最可能的地點是​​烏拉山南部​設立於​馬雅克​(Mayak)​的核子設施​群。

馬雅克​(Mayak)​核子設施​群的衛星照片,照片上方有South Urals核電廠(圖/NASA, Jan Rieke)
馬雅克​(Mayak)​核子設施​群的衛星照片,照片上方有South Urals核電廠
(圖/NASA, Jan Rieke)

​俄羅斯是所謂「Ring of Five」非官方五國核災意外共同監控網路的成員,但 2017 年輻射疑雲之後,法國調查員前往馬雅克核子設施群調查,卻不被允許進入設施方圓 16 公里之內,使外界更加懷疑馬雅克別有內情,如今歐洲團隊在美國科學期刊發表研究成果,顯然已不避諱表達對俄羅斯的猜忌。

濱臨北海的荷蘭可能因為海風強勁的關係,並未受到 2017 年輻射雲事件的影響​,但上週荷蘭《人民報》以大篇幅報導歐洲科學團隊的推論,此外還引述一名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指稱近年來俄羅斯研發的「波賽頓」(Poseidon)核子魚雷很有可能就是以釕-106 作為主要燃料。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8/01    De Volkskrant(荷蘭人民報)    Geheimzinnige radioactieve wolk boven Europa kwam écht uit Rusland(歐洲上空的輻射疑雲終究來自俄羅斯)
2019/07/26    PNAS(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Airborne concentrations and chemical considerations of radioactive ruthenium from an undeclared major nuclear release in 2017(可讀取研究全文​・​2017 年不明核釋中放射性釕的空氣濃度與化學考量)

非洲難民潮:歐盟的人道危機

非洲難民潮方興未艾,歐盟國中以義大利首當其衝。義大利因為無法與其他歐盟國就難民分配達成協議,往往拒絕難民船航入義大利水域,​引起人道組織的批評。​上週義大利終於和五個歐盟國達成協議,將分擔之前被拒絕上岸而停留在西西里港口的 116 名難民,這五國分別是德國、法國、葡萄牙、盧森堡和愛爾蘭。

先前一週,搭載這 116 名難民的義大利海警船獲得允許​,​停靠在西西里島的奧古斯塔港(Augusta),但船上人員不被獲准下船,要等待其他歐盟國的反應。國際特赦組織(AI)的救援人員指責義大利違反國際法,但義大利副首相兼內相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表示,「有數百萬義大利人失業,我有責任限制來此的移民人數。」

與其他五個歐盟成員國達成協議後,薩爾維尼面對其他難民的態度依舊強硬。有一艘搭載 135 名難民的海警船獲准前往義大利,因為羅馬天主教會已經同意收留這些難民。此外一艘德國慈善機構「海眼」(Sea-eye)的救難船《亞藍庫迪號》(Alan Krudi)於上週三在利比亞外海救起四十名難民,冒著可能被捕的風險,航往距離最近的義大利蘭佩杜薩島(Lampedusa)主張人道救援,但不被獲准進入義大利水域,所幸在德國政府介入之下,馬爾他同意救援船在馬爾他靠岸,全船四十名難民將由包括德國在內的其他歐盟國分擔接手。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8/03    Malta Today(馬爾他日報)    Malta allows in Sea-Eye vessel, migrants to be relocated amongst EU member states(馬爾他允許海眼船靠岸,移民重置至各歐盟國)
2019/08/01    Euronews(歐洲新聞台)Rome strikes deal with five EU nations over stranded migrants(羅馬當局與五歐盟國就擱淺移民達成協議・附新聞影片)​
2019/08/01    Euronews(歐洲新聞台)    Salvini bans new migrant rescue boat from entering Italian waters(薩爾維尼禁止新的移民救難船進入義大利水域・附新聞影片)
2019/07/31    Reuters(路透社) Italy and EU end latest standoff on African asylum seekers(義大利與歐盟結束非洲難民庇護僵局)​

氣候變遷:亞馬遜雨林盜伐、極地島死鹿與西伯利亞大火

英國《衛報》報導,自從今年元旦巴西的極右派總統波索納洛(Jair Messias Bolsonaro)就職之後,亞馬遜河流域雨林內非法採礦、伐木等活動就愈加猖狂,不僅嚴重威脅到亞馬遜流域超過三百個原住民族的生存,也使有「世界之肺」的雨林本身限於危殆。上月底《衛報》披露亞馬遜雨林內有非法淘金客殺死部落首領後入侵村落的恐怖情事,並發表社論敦促歐盟以巴西第二大出口市場的身份對巴西施壓,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歐盟對於巴西境內的情況尚未表態,聯合國人權高級專門辦公室(OHCHR)則是對原住民首領謀殺事件提出嚴厲譴責,但巴西總統表示,沒有確切的證據顯示〔亞馬遜地區〕有印地安人被謀殺。」

《衛報》引用巴西政府的官方數據,指稱光是 7 月之內,亞馬遜森林消失的面積就與整個大倫敦地區面積相當,雨林消失的速度以加速到每分鐘三座足球場的面積。《衛報》並且引述巴西學者的話,聲稱亞馬遜雨林的消失速率即將達到臨界點,超過臨界點就不再有復原的可能。

亞馬遜雨林。 幾十年前,這些照片中的區域都是深綠色的(圖/Alexander Gerst/CC BY-SA 3.0 IGO)
亞馬遜雨林。 幾十年前,這些照片中的區域都是深綠色的
(圖/Alexander Gerst/CC BY-SA 3.0 IGO)

除了熱帶雨林面臨浩劫,位於北極圈內的挪威冷岸群島(Svalbard)也傳出警訊。挪威廣播公司報導,研究者在冷岸群島從事為期十週的監測,卻發現超過 200 頭馴鹿死亡。學者解釋,冷岸群島的馴鹿冬季會挖掘積雪,尋找掩埋在雪下的食物,但氣候日益暖化使得積雪減少而降雨增多,雨水一旦觸及地面很快就結成堅冰,造成馴鹿覓食困難,最終死於氣候變遷引發的饑荒。冷岸群島是挪威國土北界,也是全球暖化最快速的地區之一,但可能的因應之道至今還沒有著落。

北半球高緯度地區目前最大的警訊來自已然延燒數週的東西伯利亞大火。雖然每年西伯利亞都會發生森林野火,但今年的規模不同以往,至上週莫斯科方面宣布緊急狀態之前,火災總面積已經超過 300 萬公頃,約當一個比利時的大小,不僅是區域性的大火,也可能演變成全球性的災難。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已派遣軍隊前往西伯利亞參與救火,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致電克里姆林宮,表示願祝一臂之力。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31    Radio Free Europe(自由歐洲電台)    Trump Calls Putin To Offer Help Battling Siberian Fires(川普致電蒲亭願協力救助西伯利亞大火)
2019/07/31    The Guardian(英國衛報)    Putin sends military to fight Siberia forest fires(蒲亭派遣軍隊對抗西伯利亞森林大火)
2019/07/29    Reuters(路透社)   Brazil’s Bolsonaro says no evidence indigenous leader murdered(巴西總統波索納洛稱無證據顯示原住民首領被殺)
2019/07/29    Reuters(路透社)   U.N. rights boss urges Brazil to preserve Amazon from mining(聯合國人權首長敦促巴西保護亞馬遜地區不受礦業侵擾)
2019/07/28    The Guardian(英國衛報)    Amazon gold miners invade indigenous village in Brazil after its leader is killed(巴西亞馬遜淘金客殺死部落首領後攻佔原住民部落)
2019/07/27    NRK(挪威廣播公司) Fant mer enn 200 døde rein: – Skyldes klimaendringer(氣候變遷造成冷岸群島逾兩百頭馴鹿死亡)
2019/07/25    The Guardian(英國衛報)    Amazon deforestation accelerating towards unrecoverable ‘tipping point’(亞馬遜森林加速砍伐將達無可挽回的「臨界點」)

南蘇丹與衣索比亞:亂局中的保育工作

南蘇丹共和國(Republic of South Sudan)自 2011 年獨立後便陷入內戰,戰火直至去年才暫告歇止,而自 2014 年起,南蘇丹便一直高居脆弱國家指數(Fragile States Index)榜首,如今南蘇丹想要重建因內戰而殘破的國家公園,維護境內的生物多樣性,卻因為財源短絀而一籌莫展。

根據《非洲新聞台》的報導,南蘇丹共有 6 座國家公園和 13 座野生動物保留區,加總面積超過國土總面積的 13%,卻因為多重原因陷入困境:首先是多年內戰奪去了約 40 萬人的性命,而停止內戰的和平協議依舊脆弱;其次是軍火槍械未受有效管制,盜獵和土地侵佔情事司空見慣,當局卻少有能力過問;此外短少資金也是問題。

南蘇丹Boma國家公園的象群(圖/Paul Elkan/CC BY-NC 2.0)
南蘇丹Boma國家公園的象群
(圖/Paul Elkan/CC BY-NC 2.0)

去年南蘇丹政府撥給國家公園和保留區的預算僅有少得可憐的 600 萬美元,所幸問題開始獲得外界重視。今年南蘇丹獲得美國國際開發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760 萬美元的援助,此外還有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協會(WCS)投入的 150 萬美元。

與此同時,東非的衣索比亞則在首相阿邁德(Abiy Ahmed)的領導下,一日之內種植了超過 220 萬株樹苗,試圖挽回該國衰減中的森林,也是抗衡氣候變遷之舉。不過批評者說阿邁德預計要植樹 40 億株的計畫,不過是轉移政府失能的手段,造成國內 250 萬人流離的種族衝突才是其中最嚴重的問題。

報呱小教室
*脆弱國家指數:
脆弱國家指數是由和平基金會(FFP)調查製作,台灣、巴勒斯坦領土、北塞浦路斯、科索沃和西撒哈拉並未納入排名。
2019 年脆弱國家指數:https://fundforpeace.org/2019/04/10/fragile-states-index-2019/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9    Africanews/AP(非洲新聞台/美聯社)    South Sudan struggles to protect wildlife as unrest continues(戰亂未艾的南蘇丹掙扎保育野生動物)
2019/07/29    BBC(英國國家廣播公司)   Ethiopia ‘breaks’ tree-planting record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因應氣候變遷衣索比亞「破」紀錄植樹)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