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芬蘭」如何對抗假新聞

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芬蘭」如何對抗假新聞

芬蘭是 2018 年世界幸福指數排行第一的國家。但是,這個與俄羅斯有 1340 公里邊界接壤的國家,一直以來飽受俄羅斯政治宣傳的擾亂。近年來更是由於數位科技的進步,讓這樣的擾亂猶如病毒般的快速亂竄影響大選,乃至於影響芬蘭的民主。

芬蘭總理辦公室的首席通訊專家托以瓦寧(Jussi Toivanen)說:

這不僅僅是政府問題,整個社會都成了攻擊目標。
我們正在盡自己的責任,但保護芬蘭民主是每個人的任務。

台灣也和芬蘭一樣,旁邊有一個對台灣圖謀不軌的大國,雖然中間隔有台灣海峽不直接接壤,但是拜海底電纜、衛星所賜,讓強國製造的資訊混亂零時差。

因此,這裡跟大家分享 CNN 專文【介紹芬蘭如何對抗俄羅斯的假資訊攻擊】:

  • 從扎根開始:第一道防線是幼兒園老師
  • 防禦武器就在自己手上:芬蘭價值
  • 要求 Facebook、Twitter、Google 一起對抗假資訊

來自俄國克里姆林宮的政治宣傳目的:製造混亂

哈佛大學羅斯福全球參與中心(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Center for Global Engagement)的主任威拉德(Jed Willard)說:「芬蘭人知道克里姆林宮一直以來都在對芬蘭的政治製造混亂,但是他們並未針對這個問題的背景去找答案,大家在意的是俄國會入侵芬蘭嗎?這是場戰爭嗎?」

在 1917 年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十月革命)後不久,芬蘭於當年 12 月 6 日宣布獨立,擺脫俄國 100 多年的統治。然而自 101 年前宣布從俄羅斯獨立出來後,芬蘭就一直面臨俄國克里姆林宮的政治宣傳。宣傳的政治目的可能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宣傳媒介卻是與時俱進的。2014 年莫斯科吞併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東部叛亂分子之後,戰場顯然已經有了轉變:宣傳戰 online 了。

托以瓦寧說,很難確定假資訊的數量,但是大多數是跟移民歐盟北約組織這三個議題是有關的。到了 2015 年,網路仇視煽動言論持續地增加,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呼籲每一位芬蘭人都要起身打擊假資訊。2016 年芬蘭引進了美國專家威拉德,就如何區別假新聞,了解它為什麼會如病毒般傳播,並制定戰略來反擊。除了要求社群媒體針對假資訊拿出對策外,教育系統進行了改革,強調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在社會上,加強國家認同,鞏固芬蘭的價值:民主

第一道防線是幼兒園老師

總理辦公室的專家托以瓦寧說:「第一道防線是幼兒園老師。」芬蘭正確實把批判性思考向下扎根。一所位於赫爾辛基的國立法語芬蘭語雙語 K-12 學校,正在推行「從虛構中揀選真實」的概念。例如在 10 年級的社會研究課中,請學生針對歐盟選舉的議題:英國脫歐、移民、安全和經濟等問題進行資訊搜集,然後分組利用筆電、手機來調查自己選的主題,讓學生成為現代版的數位福爾摩斯。這門課的老師 Valentina Uitto 認為,這就是芬蘭批判性思考課程的具體實現。

報呱小教室
釣魚文章
在網路上用來吸引人的文章,它也可以是圖片、影片的形式。

而這所雙語學校也和芬蘭事實核查機構 Faktabaari(FactBar)合作,為中學生開發數位掃盲「工具包」,其中有一些練習是從 Youtube 以及其他社群媒體影片或發文中,比較一系列不同釣魚文章(clickbait)裡的媒體偏見,探討錯誤資訊如何激起讀者的情緒,甚至讓學生嘗試自己寫假新聞報導,以了解假新聞的產製過程。其目的是讓學生在喜歡或分享他們從社交媒體得到的資訊之前,思考過誰寫過這個?哪裡發表的?可以從其他來源找到相同的資訊嗎?學校的校長 Kivinen 說,將事實核查與批判性思考做結合,也是一種平衡行為,確保懷疑主義不會讓學生變成憤世嫉俗。不過,校長也說,他不確定這種方法是否可以作為其他地方的模板,因為,出口民主很難。

防禦武器就在自己手上:芬蘭價值

芬蘭人知道克里姆林宮正在搞亂芬蘭的政治,但俄羅斯堅持沒有干涉其他國家的政治。「製造混亂、打了就跑」一直都是資訊戰的本質,要確實作出指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美國的專家威拉德把其中一場研討會的主軸定為:「發展強大的國族歷史,而不是試圖揭穿虛假的主張。」

資料來源:《CNN》Finland is winning the war on fake news. What it’s learned may be crucial to Western democracy

威拉德說,芬蘭人有一種非常獨特和特殊的力量,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他們是誰,這直接根植於人權和法治,這是俄羅斯所缺乏的。芬蘭是個規模小但同質性算高的國家,一直以來在許多人類發展指數中均名列前茅,快樂、新聞自由、性別平等、社會公正、透明度和教育等指數均是,使外部有心人士難以利用社會的裂痕見縫插針。

芬蘭有悠久的閱讀傳統,人口約 550 萬,但每年借閱了近 6800 萬本書,芬蘭剛剛花了 1.1 億美元蓋了一棟最先進的國立圖書館,被稱為「赫爾辛基的客廳」。芬蘭擁有歐盟最高的閱讀素養分數(PISA)。此外,芬蘭也一直保有強大的地區媒體和公共廣播機構。根據路透社 2018 年的報導,芬蘭在媒體信任方面位居榜首,這意味著芬蘭公民不太可能轉向其他新聞來源。(請參考下圖)

《COMMON SENSE WANTED: RESILIENCE TO ‘POST-TRUTH’
AND ITS PREDICTORS IN THE NEW MEDIA LITERACY INDEX 2018 》
資料來源 Open Society Institute – Sofia

要求 Facebook、Twitter、Google 一起對抗假資訊

報呱小教室
巨魔工廠 Troll factory
「巨魔」(Troll)為網路用語,專指透過發表具有煽動性、令人反感的、或帶有破壞性的言論,來轉移話題焦點、擾亂網路討論和政治觀點,試圖挑釁或激怒他人的網路使用者,這些網路使用者通常不具真實身份。
「巨魔工廠」專指大量且成群結隊入侵網路媒體平台、討論區的網軍,亦稱「網路水軍」。
Troll 一詞來自於古挪威語,意思是巨怪或惡魔。在斯堪的那維亞的神話中,Troll 指的是住在山洞裡或山丘上的矮人或巨人,會將自己的孩子與人類的孩子掉包。

芬蘭公共廣播公司的記者 Jessikka Aro 說,這些都只是利用數位科技的舊式蘇聯宣傳,Facebook、Twitter、Google 或 YouTube 都是俄羅斯巨魔工廠的推手,他們應該受到管制。就像那些污染空氣、森林、水的工廠一樣,應該受到管制。這些公司正在污染人們的思想,因此,他們也必須為此付出代價並承擔責任。

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都簽署了歐盟對抗假資訊的行為守則,並在歐盟選舉前採取措施提高其平台的透明度,包括建立歐盟政治廣告檔案庫(Political Advertisement Library),與第三方事實檢查人員合作,找出誤導性的選舉相關內容,並打擊假帳戶。

2018 年,赫爾辛基地方法院對兩名蒲亭支持者以毀謗罪作出嚴厲判決。其中一名是俄羅斯血統的芬蘭人 Ilja Janitskin,他經營一個「反移民、挺俄羅斯」的網站 MV-Lehti;另一位則是自稱維權人士的 Johan Backman,俄羅斯國營新聞媒體 RT 的常態來賓。這是首次有歐盟國家將那些負責宣傳假資訊的人定罪,在極端仇恨言論假藉言論自由之間劃下清楚的界線。

這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比賽

即使俄羅斯一再否認干預他國政治,但事實上在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英國脫歐、法國大選、德國大選中均有俄羅斯相關團體參與有目的性的假資訊傳播。對此,德國已經立法約束網路媒體要對明顯違法的仇恨言論下架;法國也在 2018 年通過法律,明文禁止競選期間在網路上散佈假新聞或假資訊。而芬蘭目前則是歐盟其他國家甚至是新加坡效仿的對象。芬蘭也在 2019 年 4 月的大選中,在委託製作的電視、廣播和網路系列廣告中喊出「芬蘭的選舉世界最棒,想想為什麼」,並請來芬蘭名人呼籲選民獨立思考,自行做出決定。

芬蘭贏得最後的勝利了嗎?托以瓦寧說,我認為這比賽沒有第一輪、第二輪或第三輪比賽,相反地,這是一場持續的比賽。未來將會更具挑戰性,我們需要一直為此做好準備。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