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網路空間中的嚇阻 Deterrence in Cyberspace

網路空間中的嚇阻 Deterrence in Cyberspace

JOSEPH S. NYE, JR.
「為台灣而翻」小隊  譯

要理解網路空間中的嚇阻,常常不很容易。這是因為我們對嚇阻的想像仍然深困於冷戰:一種對核武攻擊,以核武手段進行大規模報復的威脅。而對於網路空間的嚇阻,嚇阻犯罪是更好的類比:政府只能不甚完美地阻止與預防。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官員承認,美國的進攻性網路行動阻止了俄羅斯對 2018 年國會選舉的破壞。過去很少討論這類行動,但這次關於與潛在對手「持續接戰」(persistent engagement)新原則的評論,會成功嗎?

「持續接戰」的擁護者論稱網路空間的嚇阻不會有用,力圖強化自己的主張。但這是立了錯誤二分的稻草人。確切來說,新的進攻性原則能夠強化嚇阻,而不是取而代之。

嚇阻指的是,讓對方相信代價將會高過預期利益,以此打消他出手的動機。要理解網路空間中的嚇阻常常相當困難,因為冷戰所塑造的嚇阻形象,至今還在綁架我們的大腦:威脅以核武手段,對核武攻擊做大規模的報復。但這種核武嚇阻的類比會誤導人,因為,就核武來說,嚇阻是為了全面的預先防止,可是,網路空間中的嚇阻其實更像是犯罪預防:政府只能不甚完美預防犯罪。

有四種機制用來降低與預防網路空間的敵意行為:以懲罰作威脅、用防衛來抵制、跟它糾纏到底還有規範性禁制。雖然沒有一個可以將之消滅,但總的臚列起來,還是說明了能夠降低傷害的可行手段。即便無法確認攻擊來自何方,這些可以相互支援的做法,還是會影響對手對特定行動的損益認知,至於適用防衛還是用糾纏到底來嚇阻,其實不是很重要。

畢竟嚇阻取決於認知,嚇阻的有效與否,不只在於「如何嚇阻」,也在於「對誰嚇阻」與「嚇阻什麼」。以懲罰作為威脅,更能嚇阻某一些想動手的人,防衛、糾纏到底跟規範也是同樣狀況。諷刺的是,要嚇阻一個國家不要採取破壞電網之類的行動,恐怕比嚇阻他們不要把行動升高到這種層級來的容易。

圖/Pete Linforth from Pixabay

事實上,「網路恐成珍珠港」的威脅想像是誇大了一點,跟許多不是國家層級的行動者相比,大國更容易被彼此綁在互賴關係中。而美國的政策高層說的很清楚,嚇阻不會只限於網路場域(雖然只有鍵盤反擊還是很有可能)。美國會依據所受到的傷害,跨領域跨部門地用上各種武器,一報還一報,回擊網路攻擊,包括公開點名羞辱、經濟制裁到動能武器等等不一。

雖然美國以及一些其他國家已經主張,武裝衝突的法則也適用於網路空間。網路的行動是否被當成武裝攻擊,端賴其後果,不是用上什麼方法。但這也就是為什麼,要去嚇阻那些還沒有達到武裝攻擊層級,會更加困難。俄羅斯在烏克蘭進行的混合戰,還有對美國大選的搞破壞,就像是特別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報告所說的那樣,都難免是在灰色地帶。

就算網路攻擊來自千方百端,網路空間中的對手也千變萬化,也不會因此全無嚇阻與制止可能,不過這意味著相比於核武攻擊,懲罰所能扮演的角色肯定會更有限。懲罰對國家還有犯罪者是行的通的,但如果無法立即辨認攻擊者,其嚇阻效應就會放緩並減弱。

以加強淨化、防衛或者耐受等方式的抵制,對於嚇阻非國家層級的行動者,成效會比國家級的行動者來的大,後者的情報部門可以擬定進化版本的長期威脅,投入時間與精力,一支軍情特工就能滲透到大部分的防衛中,可是結合懲罰的威脅,以及有效的懲罰,還是能夠影響對手的損益算計,而這就是「持續接戰」新理論的用武之地,其目標不只是阻斷攻擊,也在於透過提高對手的成本,來強化嚇阻。

常見的混合戰攻擊來自於各種層面和態樣
圖/European Parliamentary Research Service

所以政策操盤者在評估網路空間中的嚇阻與制止時,萬不可自限於核武嚇阻的古典手法:懲罰與抵制。還應該多留意糾纏到底以及規範的機制,像是中國這種對手,糾纏到底會改變它的損益算計,但這招對於北韓這種與世界經濟連結薄弱的國家就沒什麼效。

而「持續接戰」可以在這些這些困難的狀況下,幫手嚇阻。當然,雖然進入對手的網域,並做破壞性攻擊,會有升高衝突的風險,不過與其只靠默契討價還價,就像「持續接戰」的擁護者反覆強調,說清楚講明白的「溝通」可能會更有幫助。

因為科技創新之故,網路空間日新月異,難以預測,還快過核子領域。如果有朝一日,辨位取證可以更好,懲罰所能扮演的角色,就會更吃重,而通過加密或者機器的學習,來做更好的防衛,則會提升抵制與防衛的角色。

網路學習的相當重要。各國跟相關組織如果可以開始理解到網路攻擊的限制與不確定性,以及網際網路對他們經濟福祉日漸增長的重要性,網路戰爭的損益算計與效用,就會發生變化。不是所有的網路攻擊都同等重要,不是所有網路攻擊都能被嚇阻,也不是所有的攻擊都要升級到重大國家安全的層級。

政策的制訂者,要學的課題是聚焦在最重要的攻擊,盤點手上能用的種種機制,然後弄清楚在哪些脈絡下是可以預防對手攻擊的。在網路時代,有效嚇阻的關鍵是必須認知到不能再一招打天下,從這個角度來看,「持續接戰」或許可以是庫房中,會頗具效用的新武器。


* 「為台灣而翻」小隊是一支來自各地,深信文字的力量能夠改變世界的男男女女,目前以攸關台灣命運的論文或報告為主要翻譯標的。

原文出處:
2019/06/03 Project Syndicate – Joseph S. Nye, Jr. Deterrence in Cyberspace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