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基進聯合各黨派組「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普渡NCC

基進聯合各黨派組「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普渡NCC

香港反送中、台灣反旺中!

今中元節(15日)《台灣基進》聯合民進黨、社民黨、綠黨超過十餘位新世代議員及多個青年團體,在國家傳播委員會(NCC)前召開「中元普渡踩紅媒《NCC普渡 普渡NCC》」記者會,宣誓成立跨黨派、跨縣市、多團體的「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

由台灣基進、民進黨、社民黨及綠黨等跨黨派今早在 NCC 大樓前召開記者會,會中除了延續拒用旺旺食品普渡的呼籲外,也罕見以疏文形式稟告祈求諸眾神明,保佑台灣不再遭受惡質紅媒洗腦。與會者於現場共同簽署、發表「聯盟宣言」並要求 NCC「還給人民下架紅媒的權利!即刻停止餵養旺中!

台灣基進戰略企劃部主任顏銘緯痛批,我們連「選擇不購買紅媒的權利都沒有」,台灣目前有 500 萬有線電視收戶,在現行「吃到飽」統包所有頻道的方案下,卻只能繼續被迫以平均一個月 523 元的價格付費,消費者與閱聽人毫無權利選擇拒買,更遑論以消費者行動下架紅媒。

台灣基進戰略企劃部主任顏銘緯
台灣基進戰略企劃部主任顏銘緯

顏銘緯強調「這是 NCC 的食言與失職」,如果不解決問題台灣將永成「餵養紅媒洗腦大眾的溫床」。他指出,NCC 早在 2017 年即製定了「分級分租」機制或「消費者單頻購買」等方案,但卻一再延宕。無論是 NCC 出於怯懦,不敢得罪頻道代理商和系統台業者,或是出於無能,無力瓦解這個由龐大利益組成的分贓結構,都將讓紅媒可以夾帶龐大資本之勢,滲透分化台灣的言論市場。

顏銘緯直言,NCC重罰一百萬對紅媒「根本不痛不癢」,因為紅媒一台每月有線收費就可以分到五千萬以上。紅媒惡意操縱台灣輿論已是全民共識,國台辦收買紅媒、插手報導也已獲國際媒體認證,身為有線電視消費者和紅媒假新聞污染受害者的國民,必須聯合起來反抗。

踩紅媒社團發起人、高市議員高閔琳指出,為了不讓明年的台灣變成今年的香港,「踩紅媒」是最重要的第一步。中國之所以不計成本收買台灣媒體,無非是要塑造有利中國的輿論氛圍,讓中國屬意的總統候選人順利當選。去年選舉已證明只要有紅媒的宣傳,草包也能當市長、閒瑜也能選總統。若台灣再不遏止紅媒的誇張行徑,台灣將成為下一個一國兩制的受害者。

高市議員高閔琳
踩紅媒社團發起人、高市議員高閔琳

高閔琳最後宣示,「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體現台灣青年反紅媒、護民主的團結合作。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證明,一國兩制或和平協議都不可能是台灣未來的選項,同時也證明了「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的團結精神之強悍。當中國透過資訊戰散播對立,利用紅媒洗腦台灣之時,台灣人更要清楚意識到,唯有共同團結在「抗中保台」的大旗下,台灣才有戰勝中國的可能。

跨黨派、跨縣市綠營市議員和與會者於現場共同簽署、發表「聯盟宣言」(內容見下方)

「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共同宣言
—— 還給人民自己下架紅媒的權利!即刻停止餵食紅媒!

你/妳知道嗎?
我們每個月都在繳錢給紅媒。

最新一季統計,台灣全國約五百萬有線電視收視戶,平均一個月 523 元。

不論叫做吃到飽,或是台灣特有市場發展結果,或是就那麼少數人既頻道又系統的分贓。事實是,全部都一起看得到所有頻道的有線電視付費方式,已經成為紅媒直接一步就到你我家裡的捷徑,而且我們還要付費給它。

紅媒一個月分十塊,全國它每月拿五千萬。它只拿十塊嗎?更慘的是我們連紅媒拿我們多少錢我們都不知道。

滲透當然是要便宜,便宜才會不知不覺。

三四十年代,希特勒大將戈培爾的國民收音機,不是也以國民之名短期間全國從四百萬台增加到一千六百萬台。

便宜讓國民願意選擇,選擇爾後被洗腦。
但是我們現在連選擇不購買紅媒的權利都沒有。

是的,有線電視歷經類比建置到現在全面數位化,付費方式確實要有投資方與消費者以及台灣影音消費模式的三方考量。

當然,我們也知道有兩個必然恐怕是短期內無法改變。在台灣勢必對言論管制寬鬆的民主代價,以及資本市場中國內外資金自由對媒體的影響。

兩個必然其實就是我們民主自由多元的政經體制的代價,也就成為紅色資本見縫插針的機會。

然而,當有線電視全面數位化,各式各樣 OTT 進入市場,NCC 自己表定的 2017 分級分組機制卻吃一延再延,連原本即將上路的 2020,又延。

蘇院長講的好,NCC 誰都管不動,而他什麼都不管。

不論是分級分組付費機制,或是消費者單頻購買,不論名稱怎麼叫!
我們只想問,為什麼我們一定要購買紅媒才能看其他頻道!為什麼我們不能拒絕購買紅媒。

紙本紅媒,我們滅不了它,我們不買它,我們不訂它。它亂寫,它造謠,我們自力救濟打官司,雖然傷害已經造成。我們沒話說,因為我們知道不可能回到事前審查制度。

影音紅媒是內容的放大器。威力如同坦克機槍。但竟然我們連不買不訂的權利都沒有。

紅色資本以及紅媒,不可能消失,也不易管制。它們要的是紅色代言人,它們要進入政府,進一步控制政府。

它們笑看你民主選舉的秘密投票,代表著每一個選民獨立自主的選擇,它們就是要讓台灣人獨立自主的選擇紅媒市長、紅媒總統。

紅媒不會消失,因此我們要靠人民互相抵抗洗腦的力量。NCC 不願不敢撤照,但至少把下架紅媒的權利還給人民,至少停止餵食紅媒的有線電視付費制度。

我們是新世代,網路原生族群。
我們不會被洗腦,我們也相信支持我們的人民也不會被洗腦。因此我們站出來說出真相。

NCC 已死,但台灣抵抗紅媒的力量是活著。
最後,
引用侏羅紀公園的話
Life will find it’s way out.

不用修法
不用立法
還給人民自己下架紅媒的權利
即刻停止餵食紅媒

攝影/黃謙賢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