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俄羅斯眼中的 G20:握手比會談更重要

俄羅斯眼中的 G20:握手比會談更重要

圖/俄國總統蒲亭與美國總統川普於 G20 大阪峰會的雙邊會議前握手致意。(REUTERS / Kevin Lamarque / 達志影像)

6 月 28 日,美國總統川普和俄羅斯總統蒲亭在 G20 大阪峰會上舉行會談,事後雙方都非常謹慎地總結此次會面的成果:白宮指出,川普和蒲亭討論了伊朗、烏克蘭、敘利亞和委內瑞拉等議題,雙方同意繼續在軍備控制議題上持續進行溝通。另一方面,在這場會談裡蒲亭也邀請了川普在 2020 年 5 月 9 日訪問莫斯科參加「勝利紀念日」75 週年慶祝活動。

俄羅斯民眾對外交議題厭倦,蒲亭面臨內政壓力

在 G20 峰會前一個星期(6 月 21 日),俄羅斯國內輿論基金會公佈了一項關於一般公民對外交政策是否感興趣的調查,結果顯示,自 2015 年以來,這是首次對外交政策議題不感興趣的人數比例超過了感興趣的人,且不感興趣的人數首次超過 50%;而感興趣的人數與 2016 年 1 月的創紀錄數字(69%)相比,2019 年 6 月的統計數字顯示:對國際事務感興趣的俄羅斯人數下降了 20 個百分點顯示俄羅斯民眾已對該國的外交議題感到厭倦。調查結果顯示俄羅斯民眾更希望蒲亭處理內政,以及國內輿論開始出現希望儘早恢復俄羅斯和西方關係正常化的聲音。與此同時,蒲亭個人支持度繼續持續下滑,俄國政府支持的全俄民意調查中心在上個月 25 日的民調結果顯示,蒲亭在民眾中的信任度已經跌到 31.7%,這是 2006 年以來的新低點。

G20 是與美國對話的工具

對於俄羅斯來說,G20 最重要的作用就在於和美國的對話可以得到一個相對不受到雙方政治阻礙且可以交流的平台,由於美俄關係長年緊張,G20 早已被俄羅斯當成是美俄雙邊對話的工具。在 G20 峰會上,除了美國,其他的國家對俄羅斯的重要性就沒有那麼重要,甚至是中國也是如此。此次大阪峰會俄羅斯國內媒體界全部一致把焦點放在川普上,對於俄中關係的報導篇幅明顯少很多。

俄羅斯不抱有期待

此次 G20 峰會與前幾年最大的不同在於俄羅斯國內各界對於此次峰會的興趣明顯較為冷淡,對於美俄會談能得到什麼成果也不抱有任何期待。一些俄羅斯政治觀察家表示:「我們對此次即將到來的會談細節一無所知,也許是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告訴世界的。」俄羅斯國內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原因在於在此峰會前,川普和蒲亭曾有過兩次會面的經驗,其中美俄雙方會對一些議題進行或多或少的討論。這兩次分別是 2017 年在漢堡和 2018 年在赫爾辛基舉行的會談,但從這兩次會談來看,即使美俄之間確實進行了一些實質的討論,但之後都沒有下文。除了在芬蘭赫爾辛基美俄曾討論「中程導彈條約」的問題之外,所討論的其他主題都沒有得到任何進展,然而中程導彈條約也沒有後續進展,這表示雙方會面討論對這些議題並沒有帶來影響。

美俄之間沒有議程和進展

尤其是和過去相比,現在的美俄關係幾乎可說是沒有什麼交集,雙方還是會繼續討論、對話,仍然有一套溝通機制,但沒有什麼核心內容。美俄現在討論的模式是單獨的主題進行:敘利亞、伊朗、朝鮮、烏克蘭,這些都是被列為單獨主題,而俄羅斯發現川普顯然對最後的烏克蘭最感興趣。因此俄羅斯國內政治界認為,美俄之間沒有議程,意味著任何下一次美俄會面的時間和內容都會越來越短。

但俄方認為雙邊會面仍然是必要的,因為在官方層面,俄羅斯與美國之間的溝通管道非常有限,這主要是由於美國的內部政治因素(美國政界反俄情節)。自 2019 年初以來,隨著中東敘利亞問題結束、朝鮮局勢緩解、烏克蘭沒有繼續爆發大規模衝突事件,美俄雙方關係開始趨於穩定 —— 特別是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穆勒對於俄羅斯和川普之間進行的「通俄門」調查報告,沒有證據顯示俄羅斯和川普之間有勾結。但即便如此,憑藉著這個報告也很難能夠解決一些美俄雙方根本性的分歧,這些分歧是長年累積下來、美俄在全球地緣戰略利益上的根本矛盾。雖然不是川普的「通俄門」調查所造就的,但「通俄門」調查更強化了這種分歧。儘管如此,俄方仍認為,至少溝通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因此美俄重啟雙邊對話是有意義的,儘管無需期待美俄關係會有什麼突破。

此次 G20 峰會上川普曾開玩笑的對蒲亭說不要干涉選舉,對此美國國內反對川普陣營已經開始利用這次 G20 峰會上川普的態度,來宣傳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該陣營認為川普在與蒲亭的會晤中不應該拿這個話題開玩笑。但川普的支持者對此並不在意,因此川普受到的輿論攻擊並不會很強,但這畢竟對美俄關係朝向解決分歧的方向是不利的。

圖/G20 大阪峰會上美俄兩國的雙邊會談。 (The White House)(Public Domain Mark 1.0)
圖/G20 大阪峰會上美俄兩國的雙邊會談。
(The White House)(Public Domain Mark 1.0)

美俄關係的目前狀態

如前面所述,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關係處於這樣一個分歧的冷和平狀態,而此次 G20 峰會的其他國家也都停止期待蒲亭和川普會面會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和突破。俄羅斯的政治觀察家認為這其實是不錯的結果,會議的「例行化」證明了美俄關係的正常化。同時,最近美俄雙邊接觸的次數一直明顯增加:國務卿蓬佩奧訪問俄羅斯、美國國安顧問波頓出訪俄羅斯。美俄關係中的這種「接觸」越多,就可越早討論美俄間有無可能達成新協議的前景和機會,然而美國大選期間已經到來,亦會限制新協議的可能。

美國仍是俄羅斯的外交優先選擇

和預期一樣,蒲亭和川普之間會談後沒有任何突破。但對於地緣政治大國和軍事大國的總統而言,重要的是有機會可以討論,並交換在國際關係中的政策立場 —— 從軍備問題到針對敘利亞、委內瑞拉、烏克蘭、伊朗和朝鮮局勢的態度。

其實蒲亭刻意選在和川普在會談之前釋放訊息 —— 接受英國《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 )專訪時,蒲亭表明他和川普一樣,對現代國際上的自由主義(歐盟的難民問題)是持懷疑態度的。然而,即使兩位總統的國際觀相似,也無法解決美俄之間的國家利益衝突,因此我們可以如此推論:這次蒲亭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向川普與其執政團隊釋出訊息:「我們是站在你這邊的。」

在 G20 峰會美俄會談前夕,這則專訪看起來像是「美俄領導人之間有共同價值觀」的宣傳,這樣的用意可以說是,蒲亭希望美國國內儘早消除對俄羅斯疑慮,且希望美俄關係正常化可以儘早重新開始。在 6 月 29 日 G20 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蒲亭談到了 G20 的成果:「在峰會前夕雙方的氛圍本來充滿質疑,但最終在大阪『雖然沒有突破性的進展關係,但仍顯示出了一定的成果』。」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