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東南亞(2019/07/23-07/29)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東南亞(2019/07/23-07/29)

越南版 Facebook:Gapo 上線了

越南信息傳媒部部長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在 2018 年 9 月呼籲國內科技公司打造 Facebook 和 Google 的替代品。終於,越南於 2019 年 7 月 23 日推出越南版的 Facebook :Gapo。儘管如此,越南政府仍試著保留嚴格的媒體審查制度。

Gapo 是一款手機上的 app,它可以像 Facebook 一樣讓用戶分享資訊。而 Gapo 也已經獲得科技公司 G-Group 約 2155 萬美元的資金。G-Group 的執行長 Ha Trung Kien 表示,因為越南沒有足夠多的社群媒體可供選擇,所以越南的用戶和企業都過度依賴 Facebook。

越南版的 Facebook :Gapo 的 APP 下載頁面

因此,Gapo 的目標是計劃在 2019 年達到 300 萬用戶,到 2021 年 1 月達到 2000 萬用戶。此外,Gapo 也與 SONY 音樂合作,在音樂內容結成戰略合作夥伴。但是在 Gapo 誕生之前,越南也有類似 Facebook 的 VietnamTa 和 Hahalolo,但是這兩個平台都無法吸引龐大的用戶群。

儘管經濟改革和社會變革使越南的開放程度越來越高,但執政的共產黨仍然在越南保留嚴格的媒體審查制度,且不容異議。有越來越多的異議者因爲網路的言論而被逮捕或審判。此外,越南 1 月才通過一項有爭議的網路安全法,也造成 Google 和 Facebook 等公司的壓力。此法案要求在越南設立辦事處並在越南儲存用戶資料,遭到跨國科技公司與人權團體的反對。而在 6 月時,越南政府也要求 YouTube 不可以讓「反國家」的宣傳影片投放廣告。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3 Reuters Facebook-style app launches in Vietnam amid tightening internet rules

暫停一年後 馬來西亞和中國重啟一帶一路鐵路計畫

馬來西亞和中國在馬來西亞北部的一帶一路東海岸鐵路計畫(ECRL)在歷經長達一年的停工後,於 7 月 25 日重新啟動,並簽署了一項協議,把成本降低近三分之一至 440 億令吉(約新台幣 3297 億元,107 億美元)左右。

重新議定的東海岸鐵路計畫(ECRL)
圖╱ BERNAMA

東海岸鐵路計畫長 640 公里,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作為主要承包商,將連接麻六甲海峽的巴生港(Port Klang)與馬來西亞東北部吉蘭丹州的哥打峇魯(Kota Baharu)。時任首相納吉(Najib Razak)於 2016 年 10 月批准,最初估計需 550 億令吉(約新台幣 4181 億元),經過融資貸款加上利息後,預料總費用達 1300 億令吉。但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上任後於 2018 年 8 月暫停此計劃,並承諾要重新談判或取消中國這項「不公平」的大型項目 。到了 2019 年 4 月中國同意從 655 億令吉降到 440 億令吉的價格。此外,在新的合作聲明提到,此工程的勞工將會有 70% 是當地人,而 40% 的土建工程是當地包商。

對債務沈重的馬來西亞來說,中國是她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白天說,恢復東海岸鐵路計畫會讓外國投資者對於在馬來西亞的投資信心大增。而到了 2026 年 12 月,ECRL 完工後會讓進入馬來西亞的中國遊客增加一倍以上。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Lim Guan Eng)7 月 22 日說,中國提供了許多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投資,如果價錢合理,馬來西亞會考慮的。不過,《CNA》曾在 4 月 15 日報導,馬來西亞打算利用東海岸鐵路(ECRL)的重啟來要求中國購買更多的馬來西亞棕櫚油。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5 Reuters China, Malaysia restart massive ‘Belt and Road’ project after hiccups
2019/07/23 Reuters Malaysia says it is keen for more ‘fair’ deals with China
2019/04/15 CNA Malaysia to ‘take advantage’ of ECRL deal to sell more palm oil to China: Mahathir

多重抗藥性瘧疾寄生蟲正蔓延東南亞 一線用藥失敗率極高

根據《路透社》7 月 23 日的報導,科學家警告說,有一種具多重抗藥性的瘧疾寄生蟲正蔓延東南亞,已從柬埔寨迅速蔓延,並已擴散至越南、寮國和泰國。若蔓延至多數瘧疾病例發生地的非洲,後果將會很可怕。

瘧疾是由瘧原蟲所引起的,瘧原蟲寄生在蚊子身上並透過蚊子叮咬吸血來傳播。目前科學家透過基因監測來追踪抗藥性瘧疾的傳播,發現這種名為 KEL1/PLA1 的寄生蟲菌株已進化且擁有新的基因突變,這可能使其更具抗藥性。曾和英國維康桑格研究院(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以及泰國的 Mahidol 團隊合作過的 Roberto Amato 說,我們發現此種帶有新菌株的寄生蟲已大肆擴散,取代了東南亞當地的瘧疾寄生蟲。而發表在《刺胳針傳染病期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的研究顯示,這種瘧疾菌株在 2007 年至 2013 年期間就已經在柬埔寨出現並跨越邊界散佈。

左圖為 2011 年之前瘧疾在東南亞各國分部狀況,深紅色為多重抗藥性瘧疾寄生蟲病株(KEL1/PLA1)所佔的比例,當時只在柬埔寨有病例通報;右圖為 2016 年之後,KEL1/PLA1 病株已擴散蔓延至周遭國家。
圖╱ZME Science

在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 )從事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米歐托(Olivo Miotto)說,這種抗藥性瘧疾寄生蟲的菌株能夠侵入新的領域,並從中獲得新的遺傳變異,進而增加了它傳播到非洲的機率,而若如此發展預料將有可怕後果,如同 1980 年代瘧原蟲對於氯奎寧(chloroquine)產生抗藥性造成了數百萬人的死亡

而在過去十年中,亞洲許多地區對於瘧疾的一線治療是雙氫青蒿素(Dihydroartemisinin)和哌喹(piperaquine)(也稱為DHA-PPQ)的聯合治療。但新的菌株已對這種聯合治療有了抗藥性,米歐托說現在還需要進一步的工作來確定新菌株的傳播程度,以及它是否已有進一步變異,最終要了解哪種藥物可以抵抗抗藥性瘧疾寄生蟲。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3 Reuters Multidrug-resistant malaria spreading in Southeast Asia: study

湄公河水位大減引起泰國對中國在上游築壩的疑慮

柬埔寨境內湄公河的第一座已建成大橋「絆橋」(Kizuna Bridge)近期的水位變化,照片拍攝於 2019 年 7 月 20 日。
圖╱Adam Jones (CC BY-SA 2.0)

根據《路透社》7 月 25 日的報導,每年 6 月到 10 月湄公河應該在季風降雨的情況下水位逐步上升,為漁民提供豐富肥美的漁獲。然而,今年泰國的湄公河水位大減,水裡的魚也很瘦小。科學家和居住在河邊的人們擔心上游的中國大壩使這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更為惡化,也可能對東南亞最重要的水稻種植水域造成不可逆轉的情況。

《曼谷郵報》也在 7 月 21 日報導,湄公河在泰國東北部那空帕儂(Nakhon Phanom)的區段水位是近百年來最低,最近一週測得的水深僅有 1.5 公尺,在過去同時期的平均水深是 8 公尺。當水量很低時,會使河中沒有大魚,也會對瀕臨滅絕的巨型鯰魚造成危機。水位大降的部分原因是今年降雨大幅減少,過去 60 天的降雨量比一年中的正常水準低了 40% 以上。

湄公河在 2015 年底築水壩的狀況。深黑色為已完成、紅色為當時建築中、黃色為預計築大壩地點。
非政府組織【湄公河之眼(Mekong Eye)】形容此為「All dammed up」(全壩住了!

此外,位於湄公河上游(中國稱為瀾滄江)的中國景洪發電站在七月初表示,瀾滄江因電網維護的原因,流量會減半。目前中國在湄公河上游有 11 座大壩,發電能力超過 21,300 兆瓦,遠遠超過其鄰國。寮國的水壩雖要小得多,且發電能力只有不到 5,700 兆瓦,但是有 63 座正在建設中,並預計要增加 300 多座,使得未來寮國在湄公河流域的發電量將會超過中國。泰國已要求寮國開放札雅布里(Xayaburi)水壩的水。泰國外交部也邀請中國大使商討解決氣候變化與湄公河乾旱危機的方法。中國和寮國已同意釋放水更多資源以解決眼前的缺水問題。但仍引發湄公河的自然週期與世代依其生活的社群已被徹底干擾受制的憂慮。而泰國則告訴農民停止種植水稻,使得 2019 年的稻米出口量預估從 950 萬公噸下修為 900 萬公噸。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5 Reuters Missing Mekong waters rouse suspicions of China
2019/07/24 Reuters Thai rice exporters cut 2019 target for annual exports
2019/07/21 Bangkok Post Mekong river in Nakhon Phanom ‘lowest in almost 100 years’

傳柬埔寨簽密約允許中國進駐基地  柬埔寨嚴正否認

根據《華爾街日報》7 月 22 日的報導,中國與柬埔寨簽署了一項秘密協議,允許中國的武裝部隊使用柬埔寨海軍基地,提升了中國在全球投射軍事力量的能力。但中國和柬埔寨的官員否認這項軍事基地密約。柬埔寨政府發言人派西潘(Phay Siphan)7 月 26 日表示,沒有這個密約,這是假新聞。

圖╱中國《中鐵十一局集團》新聞稿

報導提到這是今年春天簽訂的密約,允許中國使用柬埔寨西南方位於泰國灣雲壤(Ream)部分的海軍設施。雲壤海軍設施佔地約 190 英畝,包括兩個由美國資助建造的柬埔寨海軍基地,以及一個巡邏船用的突堤碼頭。而中國將建造兩個新的碼頭,各為中國與柬埔寨使用,在西北方約 40 英里處正由中國《優聯集團》正在興建大型機場 —— 七星海國際機場航站,並擁有 99 年的租約。此外,協議允許中國使用該基地 30 年,之後每 10 年自動續期一次,期間中國能駐軍、儲存武器和停泊戰艦。這個協議將會大大提高中國在南中國海執行領土主張和經濟利益的能力,威脅美國在東南亞的盟國,並擴大對麻六甲海峽的影響力

這是中國在東南亞第一個海外的海軍設施,也是全球第二個。第一個是中國於 2017 年在東非國家吉布地(Djibouti)建設的海外軍事前哨基地,用以控制印度洋和非洲。一位美國國防部官員說,美國希望柬埔寨成為「首選安全夥伴」,但柬埔寨似乎轉向了中國。

根據負責打造柬埔寨「七星海國際機場航站」的中國《中鐵十一局集團》今年 5 月 13 日在其網站所登載:「為貫徹中國鐵建”海外優先“戰略…七星海長灣工程是中國-柬埔寨”互聯互通互融”全方位戰略合作投資發展平台,將成為”一帶一路”中國連接歐亞非的標竿工程…」中國目的就是要打造中國企業「走出去 / 海外優先」戰略,並將其成為在東南亞地區的重要產業基地,成為中國國際產能合作及技術管理服務輸出於東南亞的一個重要戰略平台。

柬埔寨七星海國際機場航站完成示意圖
圖╱中國《中鐵十一局集團》新聞稿

美國和盟國也關切柬埔寨讓雲壤西北方七星海(Dara Sakor)建造的大型機場成為中國軍用機場的可能性。根據衛星圖顯示,該站點現在有一條 2 英里長的跑道,足以容納波音 747 和空中巴士 A380,以及中國的遠程轟炸機和軍用運輸機,照片還顯示了戰鬥機快速起飛和著陸所需轉彎跑道的預備工程,而從七星海起飛的戰機攻擊範圍能達到泰國、越南、新加坡等國

報呱小教室:
中鐵十一局集團有限公司
是國有獨資的特大型施工企業,其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一師,創建於 1948 年 7 月 5 日。1984 年 1 月 1 日根據國務院、中央軍委的命令集體轉業,改編為鐵道部第十一工程局,1999 年 12 月 1 日更名為中鐵第十一工程局。2001 年 8 月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改制為中鐵十一局集團有限公司。2008 年 3 月隨中國鐵建整體上市。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7/22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eal for Naval Outpost in Cambodia Furthers China’s Quest for Military Network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