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香港元朗事件映照出台灣政客醜態

香港元朗事件映照出台灣政客醜態

本月稍早,《德國之聲》專訪國民黨副主席周錫瑋,訪談影片七月十九日一上架便引起譁然。在這支影片中,周錫瑋不待主持人發問,自顧自的講起香港:「看到最近香港發生很多改變。為什麼中國沒有使用武力鎮壓抗議行動?他們為何做出妥協?為什麼?因為他們希望找到機會來證明,他們(中國)可以有所改變。他們(中國)可以進步。」

周錫瑋的良心構造若與我們的相同,現在應該對自己的莽撞發言悔不當初。因為,就在訪談刊出不到三天後,香港就發生了被部分網友稱為宛若「港版二二八」的「元朗事件」。

七月二十一日晚間,香港「反送中」支持者以及無辜市民在元朗遭到無差別攻擊,與「反送中」支持者的黑衣相反,有數百名身著白衣的人士現身新界西鐵元朗站,以木棍、鐵棒、籐條襲擊「反送中」示威者及多名只是剛好路過的市民。白衣人先集結於車站通道,見到身穿黑衣的民眾便無差別攻擊。

「元朗事件」暴力受害者 Calvin So 背上的斑斑血痕
圖/ REUTERS / Tyrone Siu / 達志影像

根據受害者回憶,他們衝進車廂中不由分說暴打乘客,也不管乘客究竟是或不是來參加「反送中」抗議。過程十分血腥,一名香港前主播被打到滿臉是血,許多人背上留下皮開肉綻的斑斑血痕。知名獨立媒體《立場新聞》女記者也遭到攻擊,從多人提供的手機錄影畫面皆顯示,暱稱為「立場姊姊」的女記者受到暴力攻擊時一再求饒,並且表明自己身分是記者,請對方停手,但完全未受到理會。此外,至少一名孕婦遭到暴打,終至橫躺在地,就連推著娃娃車的小爸爸也遭到攻擊。

遭到波及的民眾撥打緊急電話請求地鐵站方馳援,但無人理會,報警亦不受處理。在一片混亂中,受害港人只能透過手機上網把慘狀傳出去。有消防員見狀在網路上留言請他們回報發生火警,如此一來消防弟兄才能出動保護他們。但白衣人毆打民眾整整三十分鐘之後,忽然就撤退了。此時,警察卻也異常巧合,彷彿心有靈犀般的姍姍來遲。

這場明顯是由警方放任(甚或邀請)黑道所為的騷亂造成四十多人受傷,一人性命垂危。

對於香港人來說,「元朗之夜」是一個全新的歷史分界點,在那之前,他們沒有經歷過政府與黑道共謀抹殺民主的具體流血事件,但台灣人卻早有經驗。許多台灣人只需稍稍看一眼這些流出來的訊息,就能從過往歷史經驗中推知,香港(與中國)政府跟當年國民政府玩的是一模一樣的把戲 ── 如果直接開軍隊過來輾壓示威群眾,會顯得顏面無光,恐怕遭到國際社會唾棄,可能引發更多民眾的不滿,說不定還會引起革命。那麼最好是把黑道混進示威群眾裡,造成「是你們自己打自己哦跟我無關」的假象。目的是讓其他觀望的民眾「搞不清楚怎麼了」、「感覺很亂很危險」,雖然事實上是政府找人痛打了示威民眾一頓,但是他們卻能大大方方的假裝自己才是正義的那方。

太陽底下果然沒有新鮮事,不是嗎?

新鮮的卻是台灣政客對於香港的反應。自稱白色力量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這次終於不得不正面回應香港的問題,但卻回應得莫名其妙。讓我們先回顧一下六月十三號柯文哲被國台辦贊許為「台灣榜樣」的時候,柯文哲對香港反送中表達了什麼意見:「是否支持香港反送中?柯文哲說,應該要節制,他覺得暴力是不好的,香港方面是要節制。至於要對中國講什麼?柯文哲則說『慎思』,要好好想一下。」

究竟柯文哲是要抗議的民眾節制還是射橡膠彈跟催淚瓦斯的港府節制,從上下文其實判斷不出來,這種迴避正是近兩年來柯文哲對中國問題的標準反應:退縮、迴避、模稜兩可。對中國要講什麼,他則是一改「自稱患有亞斯柏格症」的個性,變得相當節制:「要好好想一下。」

(擷取自 PTT 八卦版)

想了一個月之後,柯文哲還是想不出答案,但更嚴重的香港暴力事件卻又堵到他面前,權力慾望薰心的他不得不發表看法,這次他說的是:「我常說『免疫力好就不怕細菌』,香港社會一定是有個不滿的地方,不過看看香港,再回來看我們台灣,我們何嘗不是這樣子。」

這次他的回答不僅依然沒有任何譴責香港政府跟中國的意思,竟然還拖台灣下水,彷彿我們多年來取得的民主進展都不存在。那麼最近忙於「治水、選戰難兩全」的高雄市長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說了什麼呢?「譴責暴力」。非常巧的,疑似就是這場暴動主使者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講的也是「譴責暴力」。儘管暴力是中國/香港政府促成的,但他們絕不承認,也絕不可能譴責自己。

奇怪的是,分明主張兩岸一家親的人是國民黨跟柯文哲,但遇到他們論述脈絡中的「家人」(香港人)被打成這樣,他們對此的關心程度卻遠遠低於堅持一邊一國的民進黨政府,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在元朗事件發生不到十二小時,就在以英語使用者為主的社群媒體推特(Twitter)發表聲明,表達痛心香港法治喪失,並支持香港落實真普選。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憂心、遺憾,引以為鑑守護台灣」,蔡英文總統也「不顧中國反對」指示人道庇護逃難到台灣的香港人。

如果「兩岸一家親」的結果,是如同兄弟的香港人被打成這樣都不幫他們說幾句話,殊難想像如果台灣遭到中國一國兩制的統治,我們會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災難且無人聲援。

世界上有些人使用的詞彙聽來很美好,但意味的事情都是相反的。譬如,把「和平」掛在嘴邊的人,用鐵棒在別人背上刻下血痕;把「譴責暴力」當做訴求的人,放著市民被黑道暴打三十分鐘故意不救他們;把「安定」當做名號的人,在台大校園外棒打路過學生;把「白色」當做自己色彩的人,其實比臭水溝裡的污泥更黑。

元朗事件對台灣最大的啟示,就是提防那些用光明的詞彙做骯髒事情的人 ── 他們正在為了自己的野心玩一盤棋,棋子就是你。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