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香港送中抗爭中的網路攻防戰:使用小米手機的 Telegram 版主被捕

香港送中抗爭中的網路攻防戰:使用小米手機的 Telegram 版主被捕

2019 年 6 月上旬香港因港府強推《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正案(簡稱「送中條例」)而爆發大規模抗爭,上百萬名香港人上街頭抗議。然而如此的規模是如何組織的呢?是如何傳送消息的呢?答案用小腦想也知道 ——「網路」。因此,本篇將和大家分享《紐約時報》一篇關於關於香港送中抗爭中網路攻防,以及《立場新聞》針對此事的報導。

網路攻防這方面的討論角度較少受到討論,但對香港的抗爭群眾以及港(ㄍㄨㄥ) 警(ㄢ)確是至關重要的。本篇的兩大重點:
.港警威脅要入侵他的小米手機…
.抗爭期間 Telegram 遭大量來自中國的 DDoS 攻擊,什麼是 DDoS?

港警威脅要入侵他的小米手機…

通訊軟體 Telegram 群組「【公海總谷】611 二讀求助、討論、情報交流區」的管理員 Ivan Ip 說:「我從未想過只是在網路上發言,只是分享資訊,就可以被視為犯罪。」

6 月 11 日晚間 8 點左右,超過 10 名警察帶著逮捕令抵達葉姓學生 Ivan Ip 家門口,說他們正在調查他管理的聊天群組中的極端分子,並要求他解開電話,起初 Ip 拒絕,但是警察威脅要用一台設備入侵他的小米 6 智慧手機時,他就放棄堅持了並輸入了密碼,然後警察下載了他的聊天記錄。Ip 也被警方以「串謀公眾妨擾」罪名拘捕,在凌晨 1 時許被帶往上水分區警署,並被進一步盤問 Telegram 群組的詳情。近凌晨 4 時,獲准保釋離開。Ip 說:「我在保釋後只睡了四個小時,我很害怕他們會再次出現並再次逮捕我。我內心藏著這種恐怖的感覺。我父母和 70 歲的奶奶也很害怕。」

在抗爭期間,示威者即是使用網路工具來集合隊伍、分享安全資訊,並組織食物和水,而有 2~3 萬成員的【公海總谷】就是其中一個群組。香港當局當時判斷是抗爭的組織頭目是聊天室管理者,因此港警透過電話號碼找到了 Ip,因為 Telegram 需要以電話號碼註冊。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Lokman Tsui 表示,雖然 Telegram 的對話可以加密,但並沒有針對全組進行點對點的加密。所以在 Ip 被捕後,群組發出警告,要成員使用新的 pay-as-you-go SIM 卡,或以國外的電話號碼註冊重新加入群組。

此外,雖然很難有公開且直接的證據可以說中國品牌的手機藏有後門,不過在這次 Ip 被逮捕的過程中可以隱約感覺出可能煞有其事。Ip 在聽到港警威脅他要入侵他的小米手機後,就放棄掙扎把自己的手機解鎖了。雖然這還是很難直接說,Ip 的手機被埋了後門,但他也許知道他的手機很容易被破解。當然,我們也很難知道是不是中國警察特別會破解中國品牌的手機 —— 但這至少告訴我們買新手機時,還有其他可能比較安全的選擇。

抗爭期間 Telegram 遭大量來自中國的 DDoS 攻擊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人們用通訊軟體來組織社會運動,獨裁專制政體當然也跟得上時代,以入侵、攻擊、分析這些工具來破壞運動,甚至逮捕所謂的帶頭人。

Telegram 執行長度洛夫(Pavel Durov)6 月 13 日表示,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遭遇重大網路攻擊,這次的網攻看起來是源自於中國,並認為這起攻擊與香港的反送中遊行有關。Telegram 遭遇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 attack),也就是駭客透過大量垃圾請求來癱瘓 Telegram 的伺服器。Telegram 在推特解釋這種攻擊,「這就好像一大批腦殘的人跑去麥當勞,不但插你隊,還都下單點漢堡王的華堡。」「伺服器忙著告訴這群無腦華堡客他們跑錯地方,但他們人數太多,伺服器甚至看不到你,無法幫你點餐。」也就是說,這樣的攻擊目的不是要竊取資料,而是要讓人們因為主機資訊塞車而無法分享資訊。執行長度洛夫也說,這種國家等級的 DDoS 進攻,在我們所經歷過的事件中全都與香港示威重疊,這次也不例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否認這些網路攻擊並表示,中國經常是駭客入侵的受害者。

而在 2014 年的雨傘革命時,其中一個通訊軟體 WhatsApp 的群組中被傳入了惡意軟體,偽裝成一個普通的應用程式,它的似乎是為了竊聽抗爭的組織者。研究人員表示,這個惡意軟體最有可能來自中國政府。Tsui 教授說,我們都知道政府正在利用各種數據和途徑在監控人們,而大家也盡可能地減少自己的網路足跡,這次送中條例抗爭跟 5 年前不一樣,抗議民眾對此更有意識且更精明 —— 盡力避免被拍照或在網路上被追踪、在往返抗議活動路上,許多人排隊買單程地鐵票,而不是使用可被辨識身份的捷運卡、有一些人面對警察時用帽子和面具遮住臉,除了作為防止催淚瓦斯攻擊外,也有匿名的作用。

除了想當待宰順羊的人之外,多數人可能會想,市井小民怎麼可能抵抗得了這種國家級的攻勢?個人在技術和資源上乃至於人身安全都避不開這樣的攻擊。但在台灣的我們似乎還有機會可以從政治選擇來避開這樣無奈的處境,然而面對中國各層面的滲透,甚至有人悲觀的認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如果我們做了錯誤的政治選擇,香港今天面對的困境很可能在明日台灣就上演。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