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洲(2019/06/06-06/12)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洲(2019/06/06-06/12)

圖/香港警察對抗議群眾發射催淚彈。(REUTERS / Athit Perawongmetha)

德艦是否會通過台海?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德國一直在軍事政策上以避免衝突而著稱,現在德國正考慮改變這十幾年來的軍事「非對抗」主張,派遣軍艦通過台灣海峽,而這將使德國與美國、法國的政策一致 —— 挑戰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的主張。

若德國政府朝此方向轉變,那將是一個非比尋常的變化。中國一直主張與台灣之間的海峽為中國領域,因此在今年四月,一艘法國護衛艦穿越台灣海峽時,中國軍艦緊隨在後,並要求離開該水域。北京認為,已就該艘法國護衛艦非法穿越行為,向法國提出嚴厲指責。而根據美國國防部及美方的公開資訊,從去年 7 月迄今,美艦第 7 度航經台灣海峽。今年四月下旬,美國的兩艘作戰艦航經台灣海峽,為執行印太戰略任務的一環。

自歐巴馬時期以來,對抗中國軍事崛起一直是美國的當務之急。那德國為何會在此刻改變外交策略呢?有專家認為,美國正在考慮對進口汽車徵收最多 25% 的關稅,這些關稅總共將導致德國汽車出口損失 70 億歐元,因此德國想利用這機會改善對美關係。

在考量內部經濟疲軟的現況下,德國是否會挑戰此種外交戰略的轉變,目前跡象並不樂觀。現實上,德國政治情勢並不穩定,經濟發展前景烏雲密佈,梅克爾與社會民主黨的聯合政府並未成功帶起民調。縱然有德國官員想要扭轉德國是一個不負責的盟友形象,但目前德國海軍是否會通過台灣海峽,依舊是個未知數。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6/12 德國世界報(die welt) Die Marine-Mission

香港《逃犯條例》修法引發激烈抗爭

圖/香港「反送中」抗議者集結金鐘站立法會周圍主要道路。(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圖/香港「反送中」抗議者集結金鐘站立法會周圍主要道路。(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香港繼上周日有近百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法(統稱「反送中」)後,今天全港發起總罷工運動,希望阻擋香港立法會將送中條例進入二讀。此次抗爭是繼中國在 1989 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最大的一場抗爭與鎮壓。9 日香港警方強勢驅離了在立法會前聚集抗議的民眾,後於 11 日晚間至 12 日白天,許多響應自主罷工的民眾又回到香港金鐘的立法會前,發起示威抗議活動,12 日下午再度引發香港警方另一波的強勢驅離。

這回香港發起的總罷工,許多抗議者帶著「不引渡到中國」或「送往中國,永遠消失」等布條,主辦方公佈週日參與抗議遊行的人數為 100 萬人。而在今日下午,香港警方將抗議行動定調為暴亂行為,不但出動水砲車以強力水柱噴灑驅離示威民眾,更朝著抗議人群發射催淚彈、塑膠子彈和布袋彈,導致多人嚴重受傷。

圖/香港警察對抗議群眾發射催淚彈。(REUTERS / Athit Perawongmetha  /  達志影像)
圖/香港警察對抗議群眾發射催淚彈。(REUTERS / Athit Perawongmetha / 達志影像)

從雨傘革命、魚蛋革命到此次反送中運動,香港一波波的抗議,凸顯出中國亟欲收緊香港的自治權利,香港在政治、法律、教育和經濟等各層面,能更加聽命於中國。同時,此次抗爭也出現示威者大多帶著口罩與層層護具,反映出香港民眾對於之前香港司法加諸於被捕的港獨運動者和上街示威者加重刑罰的焦慮,進一步使反送中運動成為無領袖抗爭與集結的自主公民運動。

此次反送中運動,從上周日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罕見直播外,德語各大媒體均有大幅度的報導。德國從給予香港流亡者黃台仰與李東昇首度的政治庇護後,黃台仰也於上周在德國國會演講,談論香港的狀況時表示,香港的人權嚴重倒退,呼籲國際社會向香港政府施壓,停止修訂逃犯條例。這也是戰後德國首次如此對一個國家或地區這樣高曝光量的關注,是否代表德國對中政策有所改變,將是後續值得觀察的現象。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6/12 南德日報 Polizei setzt Tränengas gegen Demonstranten ein
2019/06/10 Der Spiegel Massenproteste in Hongkong,Die Angst vor dem Ende der Freiheit
2019/06/12 Taiwan in München

亞洲農牧業正苦於對抗一波波疫情

正當世界經濟焦點聚焦於美、中貿易衝突時,此時亞洲的農牧業正在對抗一波又一波的流行疾病:先是非洲豬瘟造成上萬的豬隻需要撲殺,同時秋行軍蟲(Herbst-Heerwurm)正蠶食鯨吞中國的田地。

目前疫情已擴散約一萬英畝的中國農田,這場疫情最初讓美國農民災情慘重,接著是非洲大陸,摧毀了 70% 的作物,損失超過 60 億美元。在中國,此波秋行軍蟲疫情已嚴重威脅著稻米、黃豆與玉米等作物的種植與採收。目前中國對從美國進口的黃豆課徵懲罰性關稅,在疫情影響下,加劇了糧食短缺與價格上漲的問題。

非洲豬瘟疫情同樣也重挫的越南豬隻養殖業,越南 63 個行政區有 48 個行政區已爆發疫情,兩百萬頭豬隻須被撲滅,占越南豬肉消費總量的四分之三。鄰近的柬埔寨、香港、北韓與蒙古也同樣爆發疫情,泰國則尚未有疫情發生。南韓正加強疫情的防護,台灣也從年初開始加強機場與港口的防疫工作,避免疫情的產生。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6/06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VERHEERENDE AUSWIRKUNGEN :Seuchen überrollen Asien
2019/06/11 報呱快報 ALERT!中國秋行軍蟲入侵中

影子總統:哈薩克總統大選出爐

哈薩克於 9 日舉行總統大選,該國選舉委員會在隔天宣布托卡葉夫(Қасым-Жомарт Кемелұлы Тоқаев)當選。投票當日哈薩克爆發民主示威,要求當局落實真正的民主。

在今年 3 月 19 日,執政 27 年的納扎爾巴耶夫(Нұрсұлтан Әбішұлы Назарбаев / Nursultan Ábishuly Nazarbaev)在全國抗爭浪潮中下台,由托卡葉夫(Қасым-Жомарт Кемелұлы Тоқаев)繼任,他也在本次總統大選中順利當選連任。

托卡葉夫在本次選舉中拿下壓倒性 70.8% 的選票,而第二高票,也是托卡葉夫主要競爭者柯沙諾維(Amirzhan Kosanov),僅獲得 16.2% 的選票。托卡葉夫在前總統突然辭職下台後,被認為是納扎爾巴耶夫的影子,強人統治的陰影依舊存在。

哈薩克在蘇聯垮台後獨立,而獨立後的歷史,同時也是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個人的獨裁史。2007 年 5 月,哈薩克斯坦議會批准了一項憲法修正案,允許納扎爾巴耶夫按自己的意願尋求多次連任。這項修正案僅適用於納扎爾巴耶夫,因為它規定該國的第一位總統競選公職的次數不限,但下一位總統的任期就被限制在五年內。儘管納扎爾巴耶夫在抗爭中選擇下台的決定出乎各界意料,但卸任後納扎爾巴耶夫仍是所屬政黨「祖國之光(Нұр Отан)」的黨主席,更在本周被任命為榮譽參議員。

而繼任臨時總統,同時也是本屆總統大選參選人的托卡葉夫,長期以來就是納扎爾巴耶夫的忠誠夥伴,更被喻為是「納扎爾巴耶夫的影子」。哈薩克長期在強人統治下,反對勢力可說幾乎被消滅,本次大選七位候選人中僅有一位是出身反對派,其他六位都是親近前總統或祖國之光的候選人,使得該場大選成為托卡葉夫一人的專屬舞台。

從前蘇聯獨立後,哈薩克試圖甩脫俄羅斯的影響力,以及從俄羅斯與中國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而近年雖然有金屬礦產與石油開採的利多,哈薩克仍舊無法擺脫經濟發展停滯緩慢,以及貧富差距的問題。連任成功的總統托卡葉夫雖喊出要在俄、中之間尋求平衡點,但未來如何在兩大強權之間找到方向,以及回應國內對民主化的要求聲浪,都將會是這位新總統內外夾擊的新挑戰。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6/09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Präsidentschaftswahl in Kasachstan,Kaum Opposition, kaum Wahl
2019/06/10 德國明鏡(Der Spiegel) Favorit Tokajew gewinnt Präsidentenwahl in Kasachstan

丹麥選後向左轉

丹麥於 5 日舉行國會大選,由在野的社會民主黨(Socialdemokratiet)取得 25.9% 的選票、48 席次,成為新一屆國會的最大黨。社民黨黨魁佛瑞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有望成為丹麥第二位女性總理,且今年才 41 歲的佛瑞德里克森將成為丹麥史上最年輕的總理。

丹麥社會民主黨與其領導的左翼聯盟在選舉中主推「關心氣候變遷、維持福利國家模式、限縮移民進入」等政策,搶下了原本執政的自由黨選票,使得自由黨僅取得 43 席次,右翼聯盟取得 75 席次;左翼聯盟在本屆大選獲得 49.1% 的得票率,於國會179席中,取得 91 席的過半席次。

這次社會民主黨勝選的主要原因在於,儘管身為左派聯盟之主要政黨,社會民主黨卻有較為謹慎嚴格的移民政策,並承諾改革多年來刪減教育和健康照護支出的政策,許多原本支持執政黨的選民因此轉向。佛瑞德里克森在選後表示,有別於之前的執政聯盟,她希望組成一個單一政黨的少數政府,然而,這也就表示她必須尋求其他政黨支持來推動她的政策,這也將成為她上任後第一個面臨的挑戰。

本次大選結果,使得丹麥繼芬蘭與瑞典後,成為第 3 個執政立場向左轉的北歐國家,右派民族主義勢力受挫。北歐五國將僅剩右翼執政的挪威為非左派政府。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6/06 德國明鏡(Der Spiegel) Knifflig, diese Mette-Aufgabe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