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洲(2019/05/23-05/29)

報呱世界新聞選摘@歐洲(2019/05/23-05/29)

歐盟新一批首長誰出線?

歐洲議會大選甫落幕,歐盟執委會主席大選接續登場。現任歐盟主席榮克將於十月卸任,5 月 28 日歐盟各國領袖舉行非正式會議,商討歐盟執委會主席人選,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宏也舉行了雙邊會晤,會後兩人也分別表示對雙方可能人選的意見與看法。

當前歐盟理事會主席選舉方式並未明載於歐盟的條約規範中,然而 2009 年生效的里斯本條約第 17 條第 7 款中,關於歐盟執委會主席產生條文中載明「歐盟理事會提名歐盟執委會人選時,需考慮、評估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以歐洲議會所提名且多數議員同意之人選」也就是所謂的「條件多數決」(Qualified Majority Voting)委任。

依當前歐洲議會選舉結果,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 group,簡稱 EPP)為最大黨團,德國所欲推出的人選韋伯(Manfred Weber)為該黨議員。而第二大黨團歐洲社會民主聯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簡稱 S&D)則欲推出荷蘭支持的人選提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法國則希望能推出一位法語人選,同時法國總統馬克宏所屬的共和前進黨,在歐洲議會乃隸屬歐洲自由暨民主聯盟(ALDE),為本次歐洲議會大選後第三大黨團。

圖/2019/05/24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為歐洲人民黨(EPP)歐洲議會議員候選人韋伯(Manfred Weber)選戰站台(AP/達志影像)
圖/2019/05/24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為歐洲人民黨(EPP)歐洲議會議員候選人韋伯(Manfred Weber)選戰站台(AP/達志影像)

歐盟執委會主席選舉爭霸戰方開跑,緊接著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義大利籍),以及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High Representative of the Union for Foreign Affairs and Security Policy)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義大利籍),雙雙都將在 10 月底卸任。而另一歐盟重要執行機構首長,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Donald Tusk,波蘭籍),也將於今年 11 月底卸任。本回歐盟各國領袖非正式會晤後,各國勢必將提出更多可能的候選人,競逐今年陸續任職期滿的歐盟各機構首長職位,作為 6 月 20 號登場的歐盟高峰會上,與各方領袖博弈的籌碼,以符合自身國家利益的考量,同時也意味著歐盟內部勢力,將在今年下半年陸續洗牌。

參考資料:
《歐盟里斯本條約》第17條 (Art. 17) 全文 簡要介紹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29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EU sucht Kommissionschef Weber muss bangen
2019/05/28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Nach der Europawahl Personalpoker in Brüssel

向左走、向右走 – 歐洲議會大選結果出爐

共約四億選民要選出 751 席歐洲議會議員。歐洲人最後是如何抉擇的?本屆歐洲議會大選各國皆出現朝左、右兩端移動的現象。綠黨堪稱成長最多,在各國得票率皆創新高,將在歐洲議會席次上拿下共 9.3% 得票率,從上一屆的 51 席升高到 70 席。而在難民與移民議題持續發酵上,極右派在各國也拿到創新高的得票率。極右派在歐洲議會組成兩大陣營,「自由與直接民主的歐洲(Europe for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簡稱 EFDD 或 EFD)」黨團得票率由 5.6% 上升到 7.5%,增加了 15 席次來到 56 席。另一極右派黨團「民族與自由的歐洲(Europe of Nations and Freedom ,英語簡稱 ENF,法語簡稱 ENL)」,得票率由 2014 年的 4.8% 到本屆的 7.7%,從 37 席提升了 18 席到 55 席次。

與此同時,歐洲各國中間偏右政黨組成的「歐洲人民黨黨團(European People’s Party group,簡稱 EPP)」則衰退約 5%,共少 37 席,拿下 180 席席次,中間偏左的「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簡稱S&D)」衰退與歐洲人民黨團差不多,下滑42席,拿到152席。因極右與疑歐勢力崛起,各國中間力量得票皆有相當程度下滑,也在諸多國家首次出現得票率未過半的現象,使得中間力量在歐洲議會所代表的兩大中間黨團,未來勢必更須深化雙方合作,才能形成穩定的力量,以對抗崛起的疑歐派與極右民粹主義勢力。

在極右竄升下,雖兩大中間黨團守土有成,但也意味著歐盟未來五年在面對移民、就業、民主深化等議題上,將面對更大的挑戰與內部勢力對抗。而各國綠黨的崛起,更代表著民眾在社會福利、氣候變遷、移民接納、教育等問題上,也並非鐵板一塊,因而侵蝕了原有各國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等票源。同時也發出一個明確的警訊:「極端主義並非人人買帳,而中間偏左的各政黨卻未回應選民的聲音」。

荷蘭極右派內戰

2017 年,「民主論壇黨(Forum voor Democratie)」成立,主張人民至上與反歐盟。本次歐洲議會大選中,他們吸收了原本荷蘭另一主張相近的極右派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簡稱PVV)的得票,拿到 3個 席次,原自由黨則全軍覆沒。而荷蘭親歐盟的執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簡稱 VVD)則守住中間偏右勢力,獲得 14.6% 得票率,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也得到 18.9% 的票率。

德國內部極右派與綠黨成長

擁有歐洲議會最多席次的德國(共97席),從投票結果可觀察到三個現象:將德國在地理上劃分成德東、德西與都會區。極右派另類選擇黨(AfD)在原德東地區大有斬獲,得票率成長 3.9%,達到 11%。綠黨(Die Grünen)則在全德各大都市攻城掠地,拿下柏林、漢堡、法蘭克福、慕尼黑等重要都會,總得票率成長近乎一倍,一舉拿到 20.5%。中間偏右的保守陣營基民黨,雖在全德各地拿下最多勝選選區,但總得票率依然衰退 6.4%,下滑到 28.9%。中間偏左,同屬執政聯盟的社會民主黨(SPD),則因環保、移民等議題上曖昧不明,遭同為左翼的綠黨侵蝕選票,總得票率較上回相比大幅衰退 11.5%,僅拿下 15.8% 得票率。

奧地利極右執政聯盟醜聞纏身小幅衰退

選前爆發出收賄醜聞的奧地利自由黨(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簡稱 FPO),得票率下降 2.5%,拿到 17.2%,總理庫爾茨所屬的人民黨(Österreichische Volkspartei,ÖVP)仍維得票率最高的,拿到 34.9%,而奧地利綠黨則異軍突起,拿到 14% 的選票,中間偏左的在野社會民主黨(SocialDemocrats)23.4%。然歐洲議會大選後,執政的庫爾茲將面臨國會的不信任案,以及九月的國會改選,極右勢力在奧地利是否會再度執政,將是各方所關切的議題。

極右崛起的法國、義大利、波蘭、匈牙利

法國執政黨所屬的中間偏右陣營得票率與極右派的國民聯盟(RN)不分軒輊。執政的「共和前進(LREM)」與獨立民主聯盟(Union des démocrates et indépendants,簡稱 UDI )共組的中右翼陣營拿到 25%,極右派陣營則拿下 23.5% 得票率。義大利也是相同情形,極右政黨「聯盟黨(La Lega Nord ,簡稱 LN)」拿到 33.6% 得票率,遙遙領先以 23.5% 得票率居次,中間偏左的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簡稱PD)。

另一方面,波蘭執政的極保守右派「法律與公正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簡稱 PiS)」,在訴諸反移民、反難民、反歐洲下,以及高舉「反同、反墮胎、堅守傳統婚姻價值,維護傳統基督教家庭價值」的訴求,於本次歐洲議會大選中取得波蘭境內最高得票率,高達43.1%。這類訴求也在匈牙利出現,匈牙利現任執政的「青年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黨執政聯盟(Fidesz – Magyar Polgári Szövetség)」在本次大選採取類似的選舉訴求,也得到過半票數,共計 52.3% 的得票率。

對歐盟而言,波蘭與匈牙利執政黨近年箝制言論自由、打壓異議人士等作法,與歐盟倡議民主與自由的目標大相逕庭,此回歐洲議會大選結果,全面右轉的兩國與歐盟之間的關係,將顯得更為微妙。

西班牙、葡萄牙仍為社會民主黨地盤,北歐向右靠

在歐洲各國向右的同時,這幾國仍為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佔優勢,極右派的「聲音黨(Vox)」則僅拿下 6.2% 的得票率。葡萄牙則在左右兩大黨社會黨與社會民主黨囊括過半選票,邊緣化了極右勢力的擴張。

而在北歐國家則出現全面向右靠攏現象,從丹麥、瑞典到芬蘭,中間偏右的勢力仍較占優勢,但與時各國綠黨得票也呈現上升,分食了原本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得票,呈現北歐各國中間偏左勢力衰退,綠黨得票上揚現象。

歐盟小知識:

Q:歐洲議會多久改選一次?
A:5 年 。

Q:歐州議會本次要選出多少議員?
A:本次大選要選出 751 席議員 。

Q:哪個國家擁有最多席次議員?哪個國家最少?
A:德國共八千一百萬人口,歐盟人口最多國家,也擁有最多席次的歐洲議員,共有  96 席。人口最少的盧森堡與馬爾他,則是議員最少的國家,兩國各有 6 席議員代表。

Q:歐洲議會是歐盟立法機構嗎?
A:歐洲議會是歐盟立法機構,地位類似兩院制國家的下議院。歐盟理事會則是歐盟另一個立法機構,所有歐盟立法需要歐洲議會與歐盟理事會接通過才算通過。

補充:
「自由與直接民主的歐洲(Europe for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簡稱 EFDD 或 EFD)」是由義大利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與英國脫歐黨(Brexit Party)所組成的 ;
「民族與自由的歐洲(Europe of Nations and Freedom ,英語簡稱ENF,法語簡稱 ENL )」則由法國國民聯盟(RN)、奧地利自由黨(FPÖ)與義大利北方聯盟(Lega Nord)所組成。

參考新聞來源:
歐洲議會大選官方網站
2019/05/27 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 Union und SPD attestieren sich selbst Defizite beim Klimaschutz
2019/05/27 德國世界報(Die Welt) Alle Länder, alle Sieger der Europawahl 2019
2019/05/27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Interaktive Karte zur EU-Wahl Wer hat wo seine Hochburgen?
2019/05/27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Europa hat gewählt – Analysen und Hintergründe zur Europawahl 2019

奧地利國會通過不信任案,內閣全面改選

歐洲議會大選甫結束,鬧出醜聞爭議的奧地利自由黨(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簡稱FPO),與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所屬人民黨(Österreichische Volkspartei,ÖVP)所組成的執政聯盟隨即瓦解。27 日奧地利國會提出不信任動議,除自由黨外,全數投下贊成票,通過對內閣不信任案,解散現行執政聯盟內閣。奧地利總統 Van der Bellen 則指派現任副總理 Hartwig Löger 暫代總理職務、組成看守內閣,直到九月改選為止。

這也是 1945 年戰後至今共 185 次不信任案中,首次得到如此多支持不信任案的票數,以及首次因不信任案下台的奧地利總理。目前奧地利國民議會中,執政的庫爾茨所屬的人民黨有61席,爆出收賄醜聞的自由黨則有51席,最大在野黨社會民主黨則有52席。但從上周末甫結束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來看,庫爾茨領導的人民黨拿下 34.9%  的得票,而社會民主黨則是 23.4% ,自由黨 17.2%。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27 德國之聲 Aus für Österreichs Kanzler Sebastian Kurz
2019/05/28 奧地利標準報(Der Standard) Nationalrat beendet Regierung Kurz
2019/05/27 奧地利新聞報(Die Presse) Kabinett Kurz abgesetzt: Nationalrat versagt Regierung das Vertrauen
2019/05/27 奧地利新聞報(Die Presse) FPÖ wird SPÖ-Misstrauensantrag gegen Regierung zustimmen

德國首宗香港人政治庇護引發德、中外交關係緊張

兩位獲德國政治庇護的香港政治活動示威人士案件,正引發中國與德國雙方關係的緊張化。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於 23 日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對此案嚴重關切,指責德方縱容違法犯罪分子,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德國聯邦政府迄今則尚未對該案件做出任何回復,

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 (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GPPI)Katrin Kinzelbach 則表示,很顯然香港的人權正在惡化,預計未來德國將面臨更多來自香港的申請者。

另金融時報報導引述德國外交部與德國聯邦難民與移民署(Bundesamt für Migration und Flüchtlinge,BAMF)雙方往來的電子郵件,內容指出中國外交官員曾介入該起政治庇護案件申請,並要求德國不得向兩人批准資格申請。

該起案件也在香港引起關注,香港前保安局局長兼現任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表示,德國可能是被誤導而向兩人批准申請,但同時許多人也擔憂計畫中的《逃犯條例》修法一旦成真,將有更多香港政治活動示威人士,將會被驅逐回中國,並遭到懲罰。多年來中國對香港的政經影響與日俱增,批評人士指出,香港正逐漸失去法治、言論自由到新聞自由,中國曾經的承諾逐漸消失。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23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China wirft Deutschland Einmischung vor
2019/05/24 英國金融時報 I guess Hong Kong ‘has lost special status’, say activists turned refugees
2019/05/23 德國明鏡周刊 Deutschland schützt zwei Aktivisten aus Hongkong – China ist empört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