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國際新聞選摘@歐洲(2019/05/09-05/15)

國際新聞選摘@歐洲(2019/05/09-05/15)

歐洲議會選戰在即 專家警告網路已成資訊戰戰場

2016 年俄國藉著社群媒體影響美國大選只是前菜嗎?事實上,Facebook 在歐洲的用戶數已超過美國,當前歐洲各地觀察家與非政府組織所看到的現象是,在網際網路上,從新聞網站、論壇、聊天群組、新聞發佈者等,越來越多地方在分享假訊息、兩極化的新聞、簡易的謊言等。而追查這些平台背後數位足跡的身分往往是俄羅斯。

歐盟網路分析平台 EU vs Disinfo 說明,與俄羅斯相關的假訊息散播平台實踐了「宛如不說謊的藝術」,夾帶大量謊言。而德國、法國等歐盟大國,正是他們的目標。親俄網站散佈「反移民、反歐盟、反北約乃至反猶太主義」等意識形態。

如今歐洲也意識到該問題的嚴重性,許多極右翼與左翼團體皆與俄國有政治上的往來,歐盟官員接受紐時採訪也證實,越來越多的歐洲政治參與者,最後採用來自俄國的觀點與立場。

Facebook、Twitter 與 Google 已自願協助打擊假訊息。縱使社群媒體主動出擊,但在歐洲卻會面對一個艱困的挑戰:僅在歐盟 28 個國家,每天就有 20 億篇貼文,用 24 種官方語言所撰寫。然而誰來決定甚麼才是資訊?那些是錯誤的訊息?即使是專業的事實查核單位也無法應付大量的虛假訊息與報導。例如歐盟官方成立的 「Task Force StratCom East」事實查核單位。荷蘭的歐洲議會議員 Marietje Schaake 告訴紐約時報:「我們不應該留待造成問題的社群平台找尋解決方案。」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13 奧地利信使報(Kurier) Vor der EU-Wahl wetzen die Internet-Trolle schon die Messer

家在何處?歐洲議會會址爭議再起

表態參選歐盟執委會主席並獲得德國總理梅克爾支持的現任歐洲議會議員曼弗雷德.韋柏(Manfred Weber) 指出,有鑑於高昂的通勤費用,歐洲議會該做個選擇,到底是要繼續留在法國史特拉斯堡,還是回歸歐盟總部所在地的布魯塞爾?他同時強調人們無法理解,何以歐洲議會非得保留兩個不同的會議地點不可。

史特拉斯堡是歐洲議會會址所在,每個月會定期在史特拉斯堡召開會議(根據阿姆斯特丹條約的規範),但歐洲議會目前主要還是在布魯塞爾運作,包括召開會議和執行日常行政事務等等,使得目前歐洲議會議員一年光是在兩地間的通勤費用,就高達 1 億 1 千萬歐元之譜。

韋柏將這個情況比喻成「在德國的波昂與柏林之間往返一樣」,然而,想要做出改變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據現行歐盟條約的規定,所有變更都須經由會員國同意才有可能進行,而光是法國就不會樂見歐洲議會搬離史特拉斯堡——一直以來,行政單位設在布魯塞爾,司法及總秘書處設在盧森堡,歐洲議會設在史特拉斯堡的配置,一直是歐盟在地理區位取得三角平衡的一大特色。

韋柏所屬的歐洲人民黨(EPP)有望在改選後繼續維持歐洲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14 德國公共電視第二台(ZDF) EU-Parlament mit einem Standor. Weber will EU-Pendelei beenden

美國重新於中東佈署軍事力量

伊朗核計畫爭議再次加劇,在美國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滿一年之際(或稱「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2018年5月8日美國宣布退出該協議),伊朗領導階層也在 5 月 8 日(週三)暫停了部分協議的承諾。

美國國防部於 10 號表示,由於伊朗情勢影響所致,美國將重新安排海軍陸戰隊所屬的阿靈頓號(USS Arlington LPD-24)兩棲運輸艦,以及愛國者防空飛彈,重新佈署在中東地區。在此之前,美國已派遣林肯號航空母艦(USS Abraham Lincoln CVN-72)與 B-52 戰略轟炸機至中東地區,唯相關細節五角大廈並不願回應。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11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USA verlegen weiteres Kriegsschiff in den Nahen Osten
2019/05/11 德國每日鏡報(Taggesspiegel) USA schicken Kriegsschiff in Nahen Osten

歐盟元首高峰會 9 日於羅馬尼亞召開

在歐州議會大選前兩週,歐盟 27 國元首齊聚羅馬尼亞錫比烏(Sibiu),參與本次歐盟元首高峰會,就未來合作原則發表聲明,並訂立了核心價值目標,以及預定選出新的委員會主席。

本次元首峰會,27 國領袖共同簽署了一份聲明,呼籲「團結一致」。英國首相並未出席該次高峰會。該次會議主要目標是「在勞動市場、社會福利、經濟以及數位轉型上落實公平正義原則,弭平歐盟國家之間的差距、並照顧到最弱勢的族群」。同時,峰會上也提出「新 27 國聯盟與錫比烏精神」,因應英國即將退出的情勢。

梅克爾呼籲「世界從不停止運作,我們必須創新、堅強與團結一致,這是我們所要進行的」,並提出「應每兩個月即召開ㄧ次歐盟峰會」。奧地利總理庫爾茲則提出「在歐洲議會大選後的 5 月 28 日召開特別峰會,以便選出新的歐盟執委會主席」。

奧地利總理庫爾茲透露,歐盟領導人正計畫在 5 月 28 日舉行特別峰會,以便在歐洲大選後立即開始選舉歐盟委員會新主席。會議上很可能會初步明朗,誰將成為歐盟當局的首腦。當前各種跡象顯示歐洲議會議員,來自德國基督教社會聯盟的曼弗雷德.韋伯(Manfred Weber),以及其在歐洲議會所屬的歐洲人民黨(EPP),將有望繼續成為歐洲議會最大黨團。而韋伯則有機會接替即將卸任的盧森堡籍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成為 1967 年後,第一個歐盟執委會的德國籍主席。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9 德國時代周報(Die Zeit) EU-Staaten beschwören Geschlossenheit

土耳其貨幣危機

土耳其經濟近年來深受高通膨及被美國經濟制裁的影響,預估今年經濟將呈 1.1% 的負成長,惠譽國際信用評等機構給予土耳其 BB 級的信用評等,並強調其國內的政治紛擾與地緣政治的風險,將持續影響國際信評組織對土耳其的評價,不排除再次調降信用評等的可能。諸多利空因素罩頂之下,不但對土耳其的公債收益帶來負面影響,也連帶導致土耳其里拉的匯率走貶,在在牽動著土耳其日後的投資表現與金融市場的穩定。

另一方面,不斷貶值的土耳其里拉也墊高了國內的生活物價水準。為了因應國內不斷上揚的生鮮蔬果價格,土耳其政府在首都安卡拉與第一大城伊斯坦堡設立蔬菜販售點,以較低的售價對外販售蔬果產品。土耳其總統艾多安批評高漲的食物價格,宛如是一種「糧食恐怖主義」。

在經濟議題之外,伊斯坦堡市長重選引發爭議;想同時擁有 F-35 戰機及俄羅斯防空飛彈系統,讓擔憂被俄羅斯取得相關軍事機密的美國不滿,進一步使美、土雙方陷入爭執與僵局,這些也都是不利土耳其經濟的外在因素。

儘管土耳其四月份通膨率已從三月的 19.7% 下降至 19.5%,但幅度並不顯著,還不足以脫離高通膨的危機。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分析師 Tatha Ghose 即表示,如果土耳其里拉繼續貶值,不但不利於解決通膨問題,也會繼續推升外債累積的壓力。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7 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Die Türkei in der Lira-Krise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