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國際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4/29-05/05)

國際新聞選摘@歐+非洲(2019/04/29-05/05)

法國人冷眼看待歐洲議會選舉

5月26日將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很難說是法國人關注的課題,從4月4日參選政黨電視辯論會的收視率只有9%、相當於190萬人收視,僅排在該時段所有電視節目的第四名即可見一斑,另有民調顯示,願意出門去投票的選民,只有39%。

喧騰一時的黃背心運動著重的是法國內政議題,本身也欠缺有效的組織運作,使得這股能量不但無法在此次選舉中順利集結(支持度僅3%),連帶讓其他參選的左派政黨都欲振乏力,支持度普遍不到一成。

不過對法國現任總統馬克宏及極右派政黨領袖瑪琳勒龐而言,這場選舉就頗具象徵性意義了。在前次歐洲議會選舉中,瑪琳勒龐所屬政黨民族陣線(RN)成為法國選區的第一大黨,如果不能繼續維持亮眼的成績,其政黨主張勢必會遭受各界的強力批判。對法國總統而言,自己新成立的政黨共和前進(LREM)才在2017年以橫掃的態勢成為國會最大黨,但之後各項改革措施卻遭致民意的反彈,因此亟需透過這次勝選,確認當前施政方向的正當性。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3 France 24 Low-stakes European election in France – but not for Macron and Le Pen

奧地利總理對里斯本條約提出批評

從歐洲議會設在斯特拉斯堡,每個月只開一星期的會就要耗費一億多歐元的經費開始談起(其餘時間都在布魯塞爾),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對於歐盟的改革方向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目前維繫歐盟運作的里斯本條約,需要好好翻修了。

庫爾茨認為歐盟應該更專注於邊境管制等集體安全事務上,沒必要維持過於龐大的體系,同時認為法國總統馬克宏如以改革者自居,就不應該反對翻修里斯本條約的提案——提倡歐元區要「同步落實」改革的馬克宏,的確遇上歐盟內經濟較發達國家聯手對抗後進國家的麻煩。

庫爾茨希望新的歐盟條約應該要能制裁欠缺財政紀律的會員國,也要能懲罰坐視非法移民到處流竄的國家,以免其他會員國的民主法治基礎遭到侵害。這番說法顯然是針對義大利、希臘和匈牙利而來,但是歐盟條約的修改不但要先經會員國全體無異議通過後,送交各國議會進行審查,有些國家甚至還加設了公投這道關卡,使得修改歐盟條約的想法幾乎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3 euronews Defying Macron, Austria’s Kurz says axe European Parliament’s Strasbourg site

數位墓園——臉書與歷史話語權的辯證

臉書上由你、我提供豐富的資料,讓歷史詮釋權不再被當權者壟斷,達成真正的「民主化」,而根據牛津網路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調查,目前臉書約有20億個私人帳號,如果不再受理新帳號,等到2070年,臉書上往生者的數量就會超過在世者所擁有的帳號數,如改以目前帳號年增率13%估算,等到22世紀初也一樣會產生這個現象,而屆時往生者的帳號數將超過50億個——如果臉書能一直坐穩社群媒體第一把交椅的話。

在這兩種情境下,非洲和亞洲的往生者帳號都將成為顯著多數,如此一來,基於廣告因素而較受歐、美用戶影響的經營團隊,能否妥善處理其他民族看待死亡的風俗文化,將成為臉書的另一項挑戰。

利益導向的問題還不僅止於此。臉書握有存取資料的那把鑰匙,但是這些資料所承載的世代記憶,所有權該如何歸屬?以臉書扮演關鍵角色的阿拉伯之春為例,我們有權向臉書調閱相關史料嗎?我們對當下的認知都是建立在過去的史觀上,因此,世代記憶的私有化,必然會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4/26 France 24 Cimetière digital : quand Facebook contrôlera notre histoire

利比亞緊張局勢對油價的影響

油價已經攀升至2018年11月以來的新高,自今年4月算起,布蘭特原油報價都維持在每桶70美元以上,影響因素包括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行動,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減產協議,現在就連利比亞內戰的緊張局勢都來摻上一腳。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與目前受國際承認的利比亞政府相互對抗,並佔領了Al-Sharara和El-Feel兩座油田,使得該國石油產量又受到更大的衝擊。

利比亞在2017年的石油年產量是四千萬桶,相當於每日80多萬桶而已,相較之下,上世紀70年代日均超過300萬桶的產能早已成為昨日黃花,這一切都得歸咎於從2011年開始就動亂頻仍的政治局勢所導致。

地中海另一邊的歐盟雖然積極拓展多元的能源管道,也大力發展再生能源作為替代選項,但是再生能源在2018年仍只佔全歐盟初級能源8%的供應量而已,落後於石油的37%、天然氣的23%、燃煤的15%和10%的核能,只與佔7%的水力發電不相上下,短期之內並無法擺脫國際油價波動的影響。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3 euronews Oil prices, Libyan tensions and everyday petrol. How is the EU affected?

蘇丹人盼望平和的民主轉型

蘇丹追求民主的民眾從各地湧入首都喀土木(Khartoum),聚集在軍方總部大門口和平表達訴求。民眾從4月6日起開始在示威地點搭營露宿、埋鍋造飯,時間已經持續快一個月,這個場景不但令人回想起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也讓喀土木成為蘇丹能否順利民主轉型的重要觀測站。

2018年12月起,蘇丹各地抗議民不聊生的聲勢越演越烈,最終爆發軍事政變,導致前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退位下台,隨後更在2019年4月11日被軍方逮捕,結束他在蘇丹長達30年的獨裁統治。

政變後,接管政府的軍方勢力承諾會在四年的過渡期後舉辦選舉,不過蘇丹民眾不太能接受這麼長的過渡期,還是希望能夠立即在全國舉辦全面性的民主選舉,麻煩的是,這個願望能否實現,決定權似乎並不在露宿街頭的群眾手裡。

參考新聞來源:
2019/05/03 France 24 A Sudanese Spring? Protesters dream of peaceful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