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剩下一把掃帚也得拚

剩下一把掃帚也得拚

本文不在對 2008 年與 2016 年兩次大選,做出「嚴謹」的選舉研究分析,事實上,這類研究分析已經太多了。在選制改革目前不可求的情況下,本土派,特別是執政的民進黨,恐怕需要面對比過去更艱困的處境:第一,守護台灣自由民主的論述,就其本身並沒有召喚游離選民的效力;第二,在沒有「非典型」候選人光環加持的狀況下,想重新爭取游離選民的支持,不免需要其他的選舉主軸;第三,陰謀論當道的時代,兩大陣營堅壁清野,將進一步造成選票轉移的困難,不消說,治理實績能召喚多少選票,完全是可疑的,否則民進黨不會在 2018 年選舉慘虧。

如果以 2018 年選舉的結果,去推估 2020 年的立委席次,即便不是重演 2008 年的滅頂戲碼,其結果也是令人怵目驚心。假設預測成真,國民黨將區域立委部分得到 50 席的席次,而民進黨將會萎縮到 20 席,若是 2018 年的選票分布沒有再大幅變動,那麼拿下近四成選票的民進黨,在國會中將只有不到三成的席次。兩黨將近七比三的席次落差看似巨大,實則選票差距只有將近 10%。

巨大的席次落差,對於本土派的挑戰也更甚於 2008 年,彼時的「中國因素」尚未顯著, 2016 年尚被視為票房毒藥的和平協議,如今國民黨的太陽們卻一個個趨之若鶩,加碼演出。儘管執政黨意圖對和平協議設下比修憲更高的門檻,但如果本土陣營無法在立法院守住最低限度的 20 席,未來恐怕無法阻擋和平協議提案交付公投,阻擋和平協議的防線若被逼退,而落在東奧正名公投所攢下的四百萬心懷本土的選民,台灣的命運將岌岌可危。

洞悉現代民主底蘊的托克維爾,很早就警告宿命論(fatalism)對民主政治的可能傷害。被動寄希望於對大部分事實上對「守護」民主相當冷漠的民眾,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恐怕將親眼見證民主的毀滅。誠懇接受守護民主論述事實上從來只能打動少數人這個冷酷事實,並嚴肅面對民粹與陰謀論對民主政治的挑戰,台灣人民沒有樂觀的空間,更沒有一切由命的本錢,但希望始終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台灣人民是世界史上,第一個同時迎來民主政體飽和後的民粹危機、掌握資本的中國科技極權威脅,以及本地民主政治困境永劫回歸的民族,因此,前方不會有任何指引,也不會有先人摸索過的路可以照著走,我們得要自己痛苦掙扎地探索,蘇貞昌院長曾經說剩下一把掃把也要拚下去,相當程度上反映了台灣人民的宿命:想要過上尊嚴的生活,就得要拚命。

COPYRIGHT 2019 pourquoi.tw.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